上妝之後/ 無懼疫情阻礙 紅鼻子醫生視訊傳愛

  • 時間:2020-07-20 12:2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蕭照平
「紅鼻子醫生」小丑醫生波波(右)與史瑞克(左) (蕭照平 攝)

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紅鼻子醫生」也無法到醫院直接在病童前表演。為此,「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自己搭建攝影棚,用線上視訊方式來跟病童互動,不僅是為了溫暖需要被療癒的心,更是為了讓台灣的兒童友善醫療之路可以走得更遠。

排練場變攝影棚 小丑醫生改用視訊問診

滑稽動作再加上搶眼的紅鼻子。他們是台灣專精兒童友善醫療的服務團隊-紅鼻子醫生。


「紅鼻子醫生」小丑醫生視訊演出前的定位確認 (蕭照平 攝)

拉好屏風再掛上小花,空蕩蕩的排練室,一下子就變成小小攝影棚,小丑醫生粉墨登場。如果不是疫情影響,應該是在兒童病房裡歡笑問診,但為了配合防疫安全,小丑醫生們就只好靠視訊電話持續這項不能中斷笑聲的治療任務。

走入視訊框 小丑醫生演出更賣力

從現場真人大小,縮小到手機螢幕,表演就要更賣力。因為在鏡頭前,少了對病房環境的掌握,只能更用力才能帶給小朋友歡樂氣氛。紅鼻子醫生史瑞克吳思瑞說:『(原音) 因為我們只看得到他的臉,身體什麼我們都看不到。我們可以接受的資訊只有來自他的表情,而且還可能會有時間差,所以我們需要更多時間讓小朋友去反應,因為我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時間差而沒有回應我們,我們不能急著就要講下一段了。』


「紅鼻子醫生」小丑醫生視訊演出前的定位確認 (蕭照平 攝)

雖然視訊演出會LAG一下,但好處是因為不在醫院,道具不必重複消毒清洗,而且所有的道具都可以到處亂飛。紅鼻子醫生波波陳敬萱說:『(原音) 我們之前在醫院都會很擔心道具掉在地上,只要一掉地上,我們就要馬上消毒,如果小朋友碰到,我們也要馬上消毒,這東西我們會非常謹慎,但在視訊排練場我們就非常自由,東西都可以亂飛,在醫院這有點難。』

先與醫護團隊溝通 再決定演出內容

『(原音)早安,護理長,我們現在要打第一個是第8床。』

先跟病房護理長確認病童病況,接著上好妝、換好戲服,愛唱歌的小丑醫生「波波」與活潑好動的小丑醫生「史瑞克」,兩人都為了視訊問診做最後準備。

而所謂的準備,不光是表演內容,更要瞭解病童的喜怒哀樂,才能討論出「客製化」表演,看是要誇張一點還是溫柔一點。吳思瑞說:『(原音)除了病情本身的紀錄之外,其實還有關於心情上,就是最近可能新發病情緒怎麼樣,可能很容易哭或是怎麼樣,這對我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資訊。』

這些細膩的前置準備工作,不是為了凸顯自己的演技出眾,而是為了提供病童當下所需要的安撫,即便有時候只是唱一首歌而已。陳敬萱說:『(原音) 我們在那邊(加護病房)甚至就是彈音樂給他聽,唱有那孩子名字的歌曲給他聽,你可以感受到唯一的回應就是機器的心跳聲,它的速度變了,可能變快,很快的時候會變慢,我們就知道他聽到了。連這麼這麼細微的回應,對我們來講都是很棒很棒的回饋。』


「紅鼻子醫生」小丑醫生演員,在視訊演出前與醫院護理團隊確認病童當天治療進度與心情狀況。 (蕭照平 攝)

看見友善醫療 台灣紅鼻子醫生的第一人

『(原音)爆炸頭,給他爆炸下去。』『(原音)老大,那我要戴哪一個。』

紅鼻子醫生的演出,安撫了住院病童與家屬的情緒。在台灣,這一切的起點就是「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的創辦人馬照琪。


「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創辦人馬照琪。 (蕭照平 攝)

大學念經濟系,因為喜歡戲劇,人生也因此轉了個彎。在「法國微笑醫生協會」進修小丑醫生課程,讓她確信小丑的紅鼻子是有魔力的,因為看到的小朋友都會哈哈大笑。

不過回國後,才知道台灣根本沒有這樣的表演,於是她決定吹了第一把號。馬照琪說:『(原音) 當我回到台灣,當我第一次要在台大兒童醫院要執行小丑醫生的時候,前一天晚上我是焦躁、睡不著的,因為我不知道台灣的小朋友、家長、醫護團隊是怎樣看待小丑?會不會接受小丑?但是我那一天演出,從我們離開化妝間到走廊遊行,所有小朋友都從病房走出來列隊歡迎,護理長帶著我們去表演,我得到回應是十分熱烈又正面,那天開始我就知道,小丑醫生是可以在台灣落地生根的。』

住院病童的時間,幾乎都被醫療決定所佔據,但是就算是住在醫院,這些孩子也都有快樂跟遊戲的權利,即便只有短短十分鐘也要讓他們開心,或許也可以讓家長少點遺憾。馬照琪說:『(原音) 那我也曾經接到來自爸媽的訊息,就是小朋友已經去當小天使了,爸媽隔了很長一段時間後跟我們聯絡。爸媽是說非常感謝我們小丑醫生,因為小丑醫生,所以她知道她小朋友在生命最後這幾個禮拜的時間內是開心的,她腦子裏面小朋友最後開開心心走的,對媽媽來說是她一輩子感恩的事情。』

服務再延伸 願歡笑治癒每顆心

『(原音)史瑞克,什麼時候要來榮總。』

『(原音)你說我嗎,我……,嗚嗚嗚。』

一句什麼時候要回來,讓小丑醫生的心裡都跟著揪了一下。因為從陌生到信任甚至被需要是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孩子跟家長們的笑容也化為前進的力量。

雖然因為疫情影響,無法實際到院陪伴卻也意外發現,視訊可以服務不在醫院但也需要歡笑的大小朋友。小丑醫生無法治療疾病但笑容卻能療癒每一顆心,好讓他們能走過人生最難的關卡。


「紅鼻子醫生」小丑醫生視訊演出前的定位確認 (蕭照平 攝)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