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曉敏:做客中南海─我給溫家寶總理遞交申請的前後秘聞(上)

  • 時間:2020-08-13 18:0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黃曉敏:做客中南海─我給溫家寶總理遞交申請的前後秘聞(上)
小心翼翼的游走了兩個郵局,黃曉敏終於投遞了做客中南海的申請書,但另一種焦躁不安又隨之而起。 (圖:百度)

我有二十年收看每年一次中共「兩會」總理答記者的習慣,2012年3月14日溫家寶先生答記者自然不也例外。

當我在直播中聽到溫家寶總理有板有眼的說道,「我甚至考慮,把一些經常批評政府的代表人士請到中南海,面對面地聽取他們意見」時,立刻感到這不只是一個大新聞,也關係到溫家寶先生會用什麼方式結束自己的政治生涯,最後一次向外透露心聲,更是執政十年最有份量的聲音。

做客中南海 天方夜譚?

下午,我約了一位熟悉的同事喝茶聊天。不經意給他說了這個想法,他立刻驚訝的說,「不可能,你可能是產幻了(聽錯了)」!等到官方媒體報導相關文字和視頻畫面後,我再通過QQ聊天送給他圖文並茂的準確資訊。看了之後,他也深感此番話語意義不同以往,高興的說,「這是一個突破,這是一個進步!」等我們再有機會見面的時候,他說得更加神秘,判斷這是內部權力鬥爭的一種方式。接著,我也神秘兮兮的問,「如果我申請以批評者身份做客中南海,你認為會發生什麼事?」他再一次帶著嘲笑的口吻說,「你是吃飽了,咋可能輪到你嘛?」此後,我又多次在圈子內外,試探性的向朋友們徵詢遞交申請的意義和後果,大多數人的回應都是認為沒意義、不可能、完全不當一回事…

4月初,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寫了一份草稿。帶著列印稿和一個經常上訪的朋友共同商談如何修訂文字,以及正式公函的格式,還有如何準確有效的投遞出去。

申請書下達最後通牒

朋友提出兩個問題和一個建議。第一,「頂層設計」這個詞彙來自何處?閱讀者能否明白理解?第二是個人簡歷的篇幅太長,有畫蛇添足的意味。他還建議,不管通過網路郵箱還是透過郵政投遞,國務院郵政局有沒有收到,都應該有個驗證方式。除了掛號、要求簽收人回覆,還應該在函中明確說,「此函如果收到,請給申請人用電話或者文字公函告知。」他還主張,要求在一定期限之內回覆,「不管政府是否收到,在一個月後只要沒有來電或者是公函,本人將親自去北京中南海當面遞交!」有這樣的文字信息,不僅讓監控部門感到壓力,也會讓收信人較為重視,最後還給自己去北京找了一個正當的理由與機會。

我認為這個建議很有必要,也很有建設性,於是決定照辦,在信中補了一段文字:「如果在收到的一個月後,不給我任何資訊,我就親自去北京國務院辦公地面呈申請函」。

4月17日,我自認為準備得非常充裕和完美了,便在這天上午,小心翼翼的游走了兩個郵政局,然後,恭敬認真的將三頁A4打印信,委託EMS正式向國務院寄出「申請做客中南海」的文字報告。在焦躁不安的等待中,兩天後,也就是19日中午,通過互聯網查詢和短信提示,我知道快件已有國務院信訪總局簽字簽收。一顆懸吊的心總算落定,但另一種焦躁不安又隨之而起。

每天我會念叨著收閱已經幾天了,如果不來電話,也應該要有信件…每天都在期望和失望之間嘆惜。等的我越來越沒有信心後,開始尋思著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申請行動和申請信函公佈到海外網站上。半個月後,終於按捺不住寂寞的等待,我把申請信件的電子文檔首發到《博訊》自由投稿區。果然在海外的網上瞬間引起關注和熱議。有人懷疑,有人關心,有人嘲笑,有人好評,有人鼓勵,當然也有媒體對我進行了熱情洋溢的跟蹤式採訪報導,其中就包括台灣《中央電台》節目主持人楊憲宏先生。另外,《大紀元》專欄時評人周曉輝,通過電郵向我祝賀,說是勇氣可嘉行為很棒。而且還非常肯定地說,「我們的資訊管道準確的獲悉,溫家寶先生的秘書已經收到你的申請,也許他們正在處理之中。一切後續我們一起靜候等待。」

此後,有體制內的人員半真半假的非正式問過我,真的給中央領導遞交了一份申請嗎?都說了什麼問題與話題?你又是怎麼想的?你想要什麼樣的結果?我不假思索的直言直說,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反正又不是正規的問話,或者是官方的行動。至於結果,我還是非常真誠的說,「希望能夠進入中南海成為溫家寶先生的座上賓」!

親赴北京 一探究竟

到了一個月的時候,我沒有等到北京那邊給我的任何文字、音訊或者電話,估摸應該是內部出現分歧。但是一位總理面對世界公開說的話,不應該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慢慢消沉,最後連一點漣漪也沒有。我認為有必要啟動親自去北京的計畫,再不行動等到「六四」嚴管期,恐怕想動也非常困難。就在這種情況下,我約了幾個有北京上訪訴求的難友,一起出發。

不再猶豫,不多思考,來一場說走就走的人生路途。這也是我以一個上訪喊冤者的身份,第一次踏上北京的體驗之旅。從成都火車站到北京站,一路順利,也一路開心,毫無被阻撓、被跟蹤、被特殊處理的絲毫痕跡。一行數人就這樣自由愉快的抵達首都北京,一場對我又是一次豐富人生閱歷、提升社會活動經驗的機會正在悄然開始。欲知後事且看下一篇。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