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揚言制裁白俄 雷聲大雨點小

  • 時間:2020-09-10 19:49
  • 新聞引據:採訪、CNN
  • 撰稿編輯:黃啟霖
白俄羅斯總統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AFP)

白俄羅斯8月初的總統大選引發重大爭議,引發美國和歐盟的譴責,宣布不承認大選結果,並揚言對白俄實施制裁。不過,分析指出,歐美宣稱的制裁是「雷聲大雨點小」,可能無法對白俄羅斯的情況造成實質影響。

大選爭議引示威 當局暴力鎮壓

白俄羅斯在8月9日舉行總統大選,選舉委員會雖然已經宣布,在位長達26年的現代總統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獲得第六個任期;不過,反對派認為計票過程有舞弊情事,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引發一個月來的萬人大規模示威。

這是魯卡申柯執政26年來面臨的最大挑戰,不但下令加強邊境管制,並對示威展開暴力鎮壓,逮捕了將近7千人,雖然事後都獲得釋放,郤傳出他們普遍遭受刑求,而反對派領袖也陸續遭到逮捕,不是關押就是強制驅逐出境。

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魯卡申柯正試圖透過逮捕或驅逐所有發動示威人士的手法,以中斷反對派持續大規模示威的能力。

歐美都揚言制裁 但鮮少具體行動

美國和歐洲因此都蘊釀對白俄羅斯領導階層實施某種形式的制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8日發表聲明,譴責白俄反對派領袖遭到拘留和驅逐,並說,「美國正與盟邦協調,考慮對必須為相關事件負責的白俄羅斯官員,實施針對性的制裁。」歐盟國家也直言批評白俄意圖扼殺反對派,並揚言制裁。

但是,截至目前,僅有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在8月31日率先對魯卡申柯及其他29位白俄官員祭出旅行禁令。

路透社雖然指出,歐盟也打算制裁31名白俄羅斯相關官員,但截至目前尚未宣布。

旅行制裁 只具象徵意義

不過,CNN資深記者李斯特(Tim Lister)分析,此種制裁根本無法撼動白俄政權,魯卡申柯政府20多年來,早已鞏固對不同見解的控制和消滅;而針對魯卡申柯及其內圈人士的資產凍結或旅行制裁,也只具象徵意義並沒有實質性。白俄的統治群體對外在世界的依賴並沒有那麼深。

至於對白俄的更進一步制裁,比方制裁出口商,則並不實際,從經濟上來看,白俄並沒有受到西歐的恩惠。在白俄羅斯的貿易中,歐盟佔的比重不到20%,倒是俄羅斯佔了49%。歐盟已經暫停與白俄拉近經濟關係,直到政治和民間的條件改善為止。

李斯特認為,無論如何,美國和歐盟都不可能採取更廣泛的制裁機制,因為這將傷害到白俄人民,並可能坐實魯卡申柯指稱,這是西方要推翻他的陰謀。

此外,魯卡申柯也可能報復,立陶宛可能因此受害,因為商品在白俄與外在世界流動的過程中,立陶宛就賺取了可觀的過境收入。許多歐洲貨品出口到俄羅斯,都要經過白俄。

制裁白俄 可能進一步將白俄推向俄國

此外,1名歐洲外交官員表示,歐盟各國政府也擔心,制裁會將魯卡申柯進一步推向莫斯科懷抱,儘管最近幾年來,魯卡申柯極力避免讓白俄受到俄羅斯影響。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8月底誓言,如果白俄的示威轉為暴力,他要在白俄部署一支警察後備部隊。蒲亭還說,這支部隊是魯卡申柯以前要求他成立的,但承諾除非危機失控,否則不會動用。

戰爭研究所也指出,魯卡申柯最近提議要修改白俄憲法,莫斯科對此表達了歡迎,因為這為克里姆林宮提供了契機,以確保新憲法中納入某些條款,允許俄羅斯擁有在白俄設立戰略基地的額外權利。

紓困白俄 或許有助改善情況

在另一方面,白俄的經濟情況不佳,自從大選以來,外匯存底減少到大約40億美元,貨幣也大幅貶值。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艾斯倫德(Anders Aslund)表示,國際貨幣基金(IMF)可以對白俄羅斯紓困;不然,俄羅斯也會去紓困白俄,他們過去早已這樣做過,而這將讓白俄淪為俄羅斯的囊中物。

艾斯倫德認為,白俄羅斯動盪仍有可能和平過渡,儘管希望不大,因為魯卡申柯曾在8日承認,「也許我在總統的位子上坐得有點太久了」。不過,他仍然堅稱,只有他能保護白俄羅斯人民。

歐俄問題一籮筐 加深問題複雜度

除此之外,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目前的糾葛似乎增加了問題的複雜性。一方面,歐盟尤其是德國,正在考量如何回應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y Navalny)遭人下毒的事件。

而這個事件又讓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國內受到壓力,要求取消俄羅斯與德國之間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Nord Steam II)。這項工程已經接近完成,白俄羅斯也將因此連帶受惠,因為這條管線一旦開始輸送天然氣,白俄羅斯將收到實質的過境費。

目前,魯卡申柯似乎相信,他在位的時間會比示威還要長久,因為示威運動缺乏結構,帶頭的領導人也都已經「消失」。同時,西方也還沒有做好準備,要對魯卡申柯和他的內圏人士採取重大行動,想要撼動魯卡申柯的統治地位,似乎有相當的難度。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