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共對付港、藏、疆 盡往死裡打 學者:迫害換不來同化 只是壓抑反抗者一時一瞬

  • 時間:2020-12-01 18:33
  • 新聞引據:採訪、寒冬、商業內幕、紐約時報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對付港、藏、疆 盡往死裡打 學者:迫害換不來同化 只是壓抑反抗者一時一瞬
香港新的民主運動或許規模不大,但至關重要,也充滿生命力和創造力,即使有中國的大炮對準它,也會生存下來。(Joseph Chan/Unsplash)

先從香港反對一國兩制抗爭來看,中共為了撲滅港人的抗爭意志,不讓港人有絲毫得勝希望,中共人民代表大會於6月30日推出港區國家安全法,並於當天火速立馬生效,引發國際社會錯諤不已,港人也罵聲不斷,指其威脅自由人權,削剝奪香港自治權。中共強行引進國安法,甚至遭抗議者視為暴政,一些抗爭者被迫須入獄,甚或流亡;還有人要遭送達中國審判。中共使出國安法殺手鑭,讓香港抗爭者在精神上先被擊潰,維吾爾歷史學家卡哈爾·巴拉提(Qahar Barat)稱這種施暴手段為精神擊潰 spirit beaking)。像是先射出大炮轟炸,叫眾人別再嚷下去,否則下場將是粉身碎骨。結果,中共極權政體這類鎮壓大動作帶來宏大效果,港人抗爭人氣,難以像先前一樣,一波波持續堆疊凝聚,反而日愈呈現衰退走勢。

另外,今年內蒙古國中小學秋季新學期,為了挽救蒙古母語免於遭漢語取代的教學語言保衛抗爭,據自由亞洲電臺(rfa)報導指出,該場反雙語的母語教學保衛戰,引發內蒙古約30萬學生與家長對新教學政策發動杯葛,希望中共暫緩實施,當局卻全然不予理會,繼續一意孤行甚至強力鎮壓,逮捕數千名抗議者(罷課者),維穩警力甚且進到蒙古民眾家屋內,把學生揪出來,強行送他們拖到學校上課。期間,中共還出動特種武器與戰術部隊(SWAT teams),以及便衣安全警力嚴峻執法,結果,這場內蒙古母語保衛戰,以流血收場。

中共對付蒙古跟對付香港如出一轍

位於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MHRIC)公布的資料顯示,這場蒙古語保衛戰,從8月底到9月中旬為止,共有9位內蒙古民眾因參與抗爭身亡,4-5千人被捕。中共手段跟對付香港如出一轍,不讓抗爭者,繼續保有抗爭精神,是其慣用鐵腕治理手法,中共要在精神上完全打垮他們,瓦解其抗爭意志。不只將其行動力完全摧毀,甚至人民內在精神的冀望寄託,都要一併鏟除,手段恐怖至極。

網路上以英文發行的精神打垮期刊(spirit breaking journal)2019年刊登一篇文章,名為「資本主義與恐怖之下的中國西北部(新疆)」,透過訪談內容指述,中共打從2014年5月以來對新疆人民所發動,美其名為「嚴打恐怖主義」戰爭,導致許多新疆民眾陷入沮喪、無助。一位在南疆和田市(Khotan)長大,名叫阿林(Alim)的維吾爾青年提到,若不是伊斯蘭信仰禁止自殺行為,許多維吾爾人將會透過自我了斷來做解脫。這種以死明志表達救贖的渴盼,係與維吾爾人現今心灰意泠的悲涼心境相呼應。

維族青年阿林還提到,他參加新疆清真寺的祈禱活動時,曾親眼目睹許多維吾爾男性,臉龐埋進同伴的臂膀裡彼此號啕痛哭。阿林也提到一位男性親戚,曾在故鄉和田市監獄,擔任看守工作,這位親戚告訴他,許多年輕維吾爾女性,曾因穿著伊斯蘭改革派服裝(即穿戴全罩頭巾),而遭逮捕,判刑5-8年不等,罪名不外乎宗教極端份子,懷抱恐怖主義意識型態。


從2014年新疆當局開始強迫維吾爾人接受中國文化洗禮,穿戴全罩頭巾也遭禁止。(Nicola Zolin/Spirit Breaking)

當阿林轉述這段從獄卒親戚聽聞來的故事時候,嘴唇還顫抖著不安地說道:在和田市監獄工作的維吾爾人與一些漢人男性獄卒守衛,這些加害者,一再對獄中較為年輕的維吾爾女性施加性暴力,這些人提到強暴快感時還賦予正當化理由說道:透過性釋放可以緩解他們思念家中太太的需求情感。一些男守衛不但津津樂道,還公開宣揚這類「強暴惡行」。

惡整維族人 被迫連看72小時影片

外媒寒冬(bitterwinter)報導,另外提到,一則中共在獄中恐怖惡整維吾爾人的內幕,內容引述作家達倫·拜勒(Darren Byler)在其2020年2月間發表的一篇,回顧關於被失蹤的著名維吾爾作家帕爾哈提·吐爾遜(Perhat Tursun),一篇極具衝擊力道的文章裡面,記述了吐爾遜和另一位未具名維吾爾文學家的一段對話。那位(未具名)文學家曾以生動形象,敘述如下情節:

約在2009年之後,我有一些維吾爾朋友被關進監獄,有一次,他們問獄警可否觀看維吾爾歌舞視頻?獄警回答說可以。於是,大約有30名獄友聚集在一間監室一同看視頻。他們很高興,幾個小時後打算返回各自的監室,但是獄警說,「不行,你們既然要求看這些影片,就請繼續看。」所以他們最後總共看了24小時維吾爾歌舞影片。之後,他們再一次詢問是否可以離開?因為他們當時已經感到非常不舒服了,但獄警說,「不行,這是你們要求的,請繼續看影片。」最後,他們總共觀看72小時;那時房間裡面瀰漫著30個男人大小便異味,最後那些維吾爾人說他們再也不要求看影片了,直到這時,獄警才讓他們回到各自獄室。幸運的是,這些男人非常堅強,他們仍然頭腦清醒,沒有精神錯亂。”

類似的慣常性羞辱,曾系統化、制度化出現於二戰納粹集中營,也曾出現在將剝光衣服的囚犯塞進「狗籠」,以獲致最大程度羞辱的蘇聯古拉格勞改營(Soviet gulag)。

另一篇寒冬報導,內容引述曾目睹教育轉化營暴力、酷刑和虐待的維吾爾女性凱麗比努爾·西迪克(Qelbinur Sidik)的親眼經歷,她如今成為流亡歐洲的難民。她提到無論維吾爾人無論去到哪裡?都受到數百萬個監控攝像影鏡頭瞄準,新疆到處都有人臉識別、語音識別,還包括步態識別系統,甚至也包括身分證查驗。手機也被強行安裝監視應用程式。維吾爾人在這種環境底下,被嚇得俯首唯命是從。不論老幼,心靈都被深度恐懼感佔據。對中國而言,維吾爾人文化、語言,其作用只是藉以吸引數以百萬計漢族遊客前來的「異國風情」,成了十足西北地區度假的一道風景線而已。

從2014年新疆開始把上百萬維吾爾人送進政治教育拘押營(習近平卻在今年9月間的中共內部會議,公開發表談話,讚揚治疆很成功,新疆人民的幸福感大大提高)。

西藏也有再教育營 已洗腦55萬藏人

中共近來將新疆改造營擴大運用在西藏地區,商業內幕(businessinsider)報導指出,約有55萬藏區農牧民,被迫離開自己賴以維生的傳統鄉村土地;藏人的農牧民身份,也被轉換為勞動力勞工;藏人遭強迫勞動的地點,遍及中國各地。

自由西藏組織(free tibet)引述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與美國詹姆斯城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聯合發表的一份報告書,標顯名稱:「新疆的軍事化職訓系統,抵達西藏」(Xinjiang's Militarized Vocational Training System Comes to Tibet),該報告的撰稿人為中國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他引用中國超過上百份官方文件,內容揭露藏人遭遇被中共強迫勞動的真相。

報告書指出,住在教育營的藏人迫遷移工,經常以團體行動面貌出現,也集體住宿。類似出現於藏區的勞工訓練中心,最早可追溯至2005年,只是規模不如現在這麼龐大,遭強迫訓練人數光今年就有約55萬人。

〈自由西藏組織〉指出,中共長期在政策上,意圖根除藏人農牧鄉居的生活型態,並常常拿「脫貧」做為合理化藉口。這項強迫勞動計畫,本質上跟先前的大迫遷,以及強制沒收農牧民土地等手段,如出一轍。

商業內幕報導引述路透社(Reuters)的調查採訪資料指出,藏區軍事化訓練中心的移工,跟新疆再教育營的受關押者一樣,被教導「工作紀律」、「要感謝(共產黨)」、「要懂得反省」;唯一的差異處,藏區的強迫勞動情況,不像新疆地區那麼嚴厲。


出現在新疆、西藏的軍事化訓練轉化營,都涉及思想改造、愛國及學習中文等。圖為布達拉宮(Zachary Zhang/Pixabay)

早前,2005年西藏就曾出現勞動教育營,到了2016年則開始轉為常態化進行,到了2020年則加速行進,約有55萬藏人(佔藏人總人口15%)接受該項移工培訓。

美國詹姆斯城基金會中國問題研究員鄭國恩向路透社發表評論指出,藏區移工培訓目標,如今透過數據形式標記出來,明明白白顯示,藏人傳統所依賴的農牧生計生活來源,已經成了中共亟欲攻擊目標(這是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以來的第二波計畫性大攻擊)。

壓抑維族出生率 違者罰款殺嬰都敢幹

鄭國恩還指出,西藏近來出現的軍事化強迫勞動訓練營,是新疆模式翻版。在新疆至少有上百萬穆斯林信仰的維吾爾人以及當地少數族裔,曾被關進500多處的政治再教育營,居住在封閉不自由的政治洗腦環規,強迫在生產線勞動,只獲得微薄收入,而且還要學習並接受中國文化洗禮。

另一方面,中共也大力壓抑維吾爾人的出生率,手法包括有強迫結紮、墮胎,以及諸多控制生育手段如罰款、殺嬰(上個胎兒出生後的3年內不能再有身孕,一旦懷孕即施予強制流產)。結果導致新疆的出生率在2018年,大幅遽降到只剩前一年的1/3。另外,2015-2018年之間兩個最大的維吾爾人聚集區(喀什,和田)人口出生率則大幅下降了84%。

鄭國恩指出,北京日愈增強的同化少數民族手段,長期而言將對其語言、文化,以及精神資產保留,造成削弱後果。他還強調,出現在新疆、西藏的軍事化訓練轉化營,都涉及思想改造,愛國以及法律教育,學習中文等訓練內容,其伎倆一樣是削弱族群的差異元素,強行同化。

推展同化政策 企圖邊緣化藏人

學者鄭國思也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大膽指出中國在西藏推展同化制度必將失敗(譯註:除非中共有辦法把一個民族完全殲滅)。他的論述列舉了中共琳瑯滿目的同化政策與措施,結果皆證明,無法畢其全功收攏藏人民心。

該內容提到,跟新疆一樣,西藏名義上都是自治區,但在2019年,西藏政府要求所有牧民和農民接受政府所謂的軍旅式職業技能培訓,然後將藏人分配到低技術的製造業或服務業。

一些報告,包括西藏民族事務委員會的一份報告,都聲稱藏族宗教培養出“落後思想”。昌都市聲稱已經“開展了農牧區的富餘勞動力轉移”,以克服藏人“組織紀律性不強”問題。

根據西藏地方政府的一份重要政策文件《2019-20年農牧民培訓和轉移就業行動方案》,軍事演習式的技能培訓,加上政府推動的「思想教育」,據信將迫使藏人自願參加國家規定的扶貧工作。

截至今年,西藏的就業計畫已明確將西藏勞動力轉移到中國其他地區,並為各地設定了目標任務。未達標的藏區地方官員將受到處罰。

該行動方案還指出,應鼓勵藏人將土地和畜群移交給大型國有合作組織,讓藏人成為「國企合夥人」。

逼迫藏人放棄放牧耕種 脫離傳統與神聖土地

人民日報,7月下旬報導了中國扶貧工作進展,並稱該計畫旨在讓藏人,「放下鞭子、走出牧場、進入市場,成為雇傭勞力」,這意味著,藏人要放棄放牧與耕種,脫離他們古老的傳統,以及神聖土地。而這是正是中共政策目標之所在。其次、該計畫的許多主要特點和目標與新疆方案,有著驚人相似之處。其主旨在於,將西藏文化邊緣化,其措施也跟新疆很類似。

鄭國恩在紐時的撰文指出,早在1989年,中國著名的人類學家費孝通就撰文指出,經過長期的“大混雜、大融合”,中國的多數民族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最終會融為一個單一實體:中華民族。在費孝通看來,漢族是這場融合的中心點,因為他們是優勢文化,而所謂落後的少數民族將不可避免被其同化。

中國政府採納費孝通的看法,並一度試圖通過自上而下的經濟發展來説明實現這一目標。例如2000年間,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啟動西部大開發,為中國西部地區帶進基礎設施,以及大量漢人。當地少數民族只要願意在文化和語言上接受同化,就能從新的經濟活動和就業機會的利誘之下獲益。結果卻遭到相當多抵制。

2019年秋天的一次談話,習近平主席重申費孝通的民族融合願景。但北京實現這一目標的方式,如今鉅細靡遺,多方搜集突破藏人心防方案。每個藏人都有一份詳細的檔案,顯示他們的收入、就業狀況,以及經國家批准的針對性解決方案。現在被送到工作場所強迫勞動的藏人往往遠離自己的家庭、宗教場所,更容易控制。他們留下的孩子則被安置在官方的寄宿學校長大(新疆亦興建了許多孤兒院,收養妻離子散的維吾爾孤兒)。

鄭國恩指出,這些政策目的很明確,利害關係很明確,卻一再遭遇目標群體的試圖反擊。中國今年秋季新學期在內蒙古用漢語取代蒙語作為學校的主要教學語言,就在當地引發強烈抗議。


蒙古族家長、學生反對獨尊漢語的教學政策。(RFA/Twitter)


由蒙古樂手組成的杭蓋樂隊也反對用漢語取代蒙語作為主要教學語言。(網路圖片)

迫害不會帶來同化 只能壓抑反抗者於一時一瞬

鄭國恩指出,在費孝通看來,民族融合將會緩慢而自然地發生。結果卻已經失敗了。在習近平看來,少數民族的同化必須由國家強制推行。這也將會失敗,其中最關鍵原因是,迫害式的族群統治,無法獲致同化果效,只會激化更多對立。透過提供經濟誘因哄騙,也無法實現文化同化。目前藏人自焚事件,在中共推進的融合同化大旗幟底下,始終不絕如縷;而且中共警方在藏區的鎮暴標準配備,包括必須攜帶滅火器。這就證明中共施加的精神擊打酷治,只能滅火於一時一瞬,無法消弭反抗的火苗隨時重新點燃。

香港經濟學教授練乙錚最近在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一篇「香港民主運動未死」專文,內容語重心長指出,中共殘酷無情鎮壓香港已經司空見慣,導致人們認為香港民主運動實際上半死不活,或者說死了一半。他則強調,另一半仍將長期存在。練乙錚說,未來的香港民主運動形式,將難以識別;因為它太不穩定了(李小龍提到“Be Water”「像水一樣」是它的口號之一)。它沒有領袖,也沒有名字。但它有韌性和鬥志,年輕但卻堅強,而且已經經歷戰鬥的考驗。這支民主先鋒隊未來將會做些什麼呢?它可能看起來會像是其他威權國家的各種反對運動,比如1939年至1990年的波蘭(先是反對法西斯主義,然後是反對共產主義),或者是國民黨統治下的臺灣(1945-87):香港的地下分支會靜靜地等待時機,同時壯大力量;而海外的分支則會大聲疾呼,爭取國際支持。香港新的民主運動或許規模不大,但至關重要,它站在第一線對抗積極擴張的中國。它也充滿生命力和創造力:即使有中國的大炮對準它,也會生存下來。

新聞引據:RFA, spirit breaking journal, free tibet, RT, 寒冬, 商業內幕, 紐約時報

 延伸閱讀 
新疆被毀 蒙古還會遠嗎?境內漢人91%、教材漢語化 內蒙人忍無可忍炸鍋了
中共「暴政」趁武漢肺炎深入藏區 藏寺院點油燈呼應李文亮
中國滅絕式鏟毀維吾爾文化傳統 新疆的母親怎能不淚崩?
 

作者》許銘洲  資深編譯、專欄作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