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無懼不民主的政權迫害 也要笑給下一代看!向我湖南異議兄弟歐彪峰致敬

  • 時間:2020-12-21 14:06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無懼不民主的政權迫害 也要笑給下一代看!向我湖南異議兄弟歐彪峰致敬
歐彪峰以敢言見稱,既堅持在中國爭取民主自由,為港發聲也勇往直前。(圖:維權網)

2020年12月3日,四個株洲市的「國保公安」將小彪帶走了。小彪是歐彪峰,他是我寧鄉老家的中國「公民運動」踐行者、異議人士。被帶走的第二天,株洲市公安局蘆淞分局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他十五天。沒有被「刑事拘留」,當時我還為小彪感到有一點「小慶幸」,以為他「逃過一劫」。12月18日,在小彪行政拘留期滿的前一天,十幾個公安將小彪的家抄了一個「底朝天」,並口頭告知小彪的妻子,歐彪峰因「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從「行政拘留」升級為「指定監視居住」了。

消息傳來,儘管「這三十年中,卻使我目睹許多青年的血,層層淤積起來,將我埋得不能呼吸」,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的心」,所以,我想為被「指定監視居住」的小彪寫一點文字了。我相信,小彪的傳奇故事,「縱使時光流逝,洗成緋紅,也會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藹的舊影」。

在我的心中有一個遺憾,沒能去參加小彪2016年的婚禮,並且在婚宴上將他「灌醉」,以此證明他雖然什麼都比我強,「酒量」卻不如我。當得知小彪和「新公民運動」創始人許志永先生的得力助手歡歡女士喜結連理之時,已經逃離中國身處台灣的我,是為小彪和歡歡這一對志同道合的朋友由衷地感到「漫卷詩書喜欲狂」的。

中共打壓異己愈熾 叮囑小彪暫時低調自保

婚後幾年的時間,小彪成為了兩個孩子的父親,而中國對「異議」的鎮壓,已經愈來愈有「文革2.0版」的趨勢,這使身處台灣的我,在和小彪的網路電話聊天時,不止一次勸說他「低調一點」,「蟄伏」起來,以保重自身安全為上了。

每一次,他總是滿口答應我,過不了幾天,依然還是可以在網路上看到他親身參與上傳的各種紀念「六四」和中國「公民運動」、「維權運動」的文章和照片。

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後,小彪又發佈了大量的「中國公民」聲援香港「反送中」的消息。特別是8月11 日,歐彪峰上傳以 iPad 寫「致敬黎智英,撐蘋果日報」的照片,表示「對不起,我在湖南買不到蘋果日報,只好在 iPad 上手寫幾個字」,並轉發「香港蘋果日報」的官方推特。

不只得受黨國明槍 也要忍得同志暗箭

第一時間在台灣的媒體上看到這些消息,在感到小彪為「楚雖三戶必亡秦」的「湖南人」爭了臉的同時,我更多的是為身處中國的小彪的安危擔憂。因為小彪不止一次告訴我,他早就做好了在中國坐牢的思想準備。國保公安已經收集了半人多高的關於他的黑材料,所以,小彪現在是正在行走在前往監獄的路上,而且一隻腳已經踏入監獄的大門了。


「國保公安」已經收集了「半人多高」的關於他的「黑材料」。 (Unsplash)

所幸,那一次,小彪躲過了黨國的「明槍」,後背卻是中了不少同志的「暗箭」。歐彪峰是「共特」,這個謠言開始在「民運圈」流傳了。他們用的證據居然是:小彪屢次踩了黨國的紅線,卻沒有被關起來,判個七年十年的徒刑,一定是「特務」無疑。當時,我聽到這個傳言的時候,感覺是這種論調太熟悉了,年初疫情導致武漢封城,前往武漢拍攝疫情畫面並且對外傳播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也曾中過同樣的暗箭……。

曾經,我和小彪聊過「民運如同江湖」這個話題。小彪覺得,十多年的經歷讓他感到「民運」這個「江湖」比現實的社會更復雜。

畢竟這個「江湖」既有修練了「葵花寶典」的「岳不群」,還有更多希望成為「韋小寶」的人~既是聖上的拜把子兄弟,又是反清復明的天地會堂主,還能夠娶七個老婆...。所以,理解了以上這一層,那就對偶爾著了一些「同志」發射的「暗箭」,基本上也是不會太在意的。

如果不反共 小彪絕對是五好市民

2013年,我有一位在株洲當公務員的從國小到國中的同學,帶著夫人回益陽探親,他的夫人是一位株洲公安,在得知了我屬於她的益陽同事「維穩」的對象後,居然和我聊起了「貴圈真亂」。在這位公安女士的口中,「反共圈子」其實是「一地雞毛」,人前「反共」,人後「當線人領賞金」的大有人在。

反而是歐彪峰,卻是政府「最頭痛的人物」,因為他「乾淨得像一張白紙」,讓公安找不到「突破口」。株洲的「國保」甚至針對小彪既開車又喜歡喝酒的愛好,暗地裏跟蹤監控過小彪一段時間,希望抓個「酒駕」的「現行」,用「酒駕入刑」法辦他,最後也是無功而返。「如果他不反共,評個五好市民都夠格」,這位公安女士如是說。而「五好」,說的就是:學習好、思想好、工作好、纪律好、作風好。

是的,作為曾經在中國政府部門工作,吃著國庫皇糧的體制內人士,如果小彪不投身「公民運動」,成為黨國眼中的異議份子,他應該比一大半的中國人都要活得「滋潤」。

在台灣電影《返校》中,台灣的「警總」和「教官」,告訴「返校」的孩子們:「顛覆國家,唯一死刑」。但老師和學生們,沒有一個人想「顛覆」這個「中華民國」,他們只想自由閱讀,自由思考。而不是在憲兵的警棍下,讓這個「黨國」告訴你:停止思考,「國家感謝你」。


《返校》以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為背景。(影集劇照/公視提供)

你們是忘記了?還是不敢想起來?

所以,當我在台灣開始懷疑,為了這個病入膏肓的中國,為了這些沉淪於「奴隸」生活卻沾沾自喜的中國人,我們的付出和犧牲是否值得之時,小彪斬釘截鐵地告訴我:「當然值得」!因為我們所抗爭的,所希望的,是在中國、在新疆、在西藏、在香港,我們的下一代出生,就能夠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一生一世免於恐懼,有自己的思想,過著「民主和自由永不朽」的生活,而不是等到他們長大後,會皺著眉頭質問我們:面對這樣的不自由,你們當年為什麼不反抗?「你們是忘記了?還是不敢想起來?」

生於「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共產中國,有一種責任,名曰「反抗」。在暴政面前,只有「奴才」,才會說「歲月靜好」,所有敢於反抗暴政的人們,其實一直都在「負重前行」。誰敢說這個世界已沒落腐朽?沒有願意為反抗暴政而為你擋子彈的勇士們?那麼,請看一看被港共用鐵鏈纏身的香港黎智英,以及被中共「指定監視居住」的湖南歐彪峰吧!

延伸閱讀
從一個遣返回中國的案例談起...留台陸人很有感:台灣有民主有法治不是中共
從中國的十一國慶過到台灣的雙十節 一個大陸人從極權到民主的感嘆
黎智英被依違反國家安全法起訴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