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祭隔離 孤立感誘發酒精依賴 美網購酒售暴漲2.6倍 飲酒量多了14%

  • 時間:2020-12-29 12:22
  • 新聞引據:採訪、Business Insider、Time、NPR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在世界因疫情而失序的情況下,可能會有更多的負面情緒,對酒精的依賴也可能更深。(vlisidis/Unsplash)

三月中,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在美國大爆發,各州陸續進入緊急狀態,執行居家令,除了「重要商業活動」 (essential businesses) 和員工可以在家上班的公司,餐廳、咖啡廳、酒吧、健身房、學校、圖書館、公園等等,都是禁止營業或開放。然而,讓許多人感到驚訝的是,幾乎每一州都將酒精飲料專賣店標為「重要商業活動」 ,可以繼續營業,背後的考量因素其實也與疫情有關,醫學專家們則相當擔心疫情會造成人們飲酒過量的問題。究竟疫情有沒有引發酗酒問題呢?九月底,一份刊登在《美國醫學會雜誌 》 (JAMA) 的研究報告,提供了參考答案。

疫情爆發後,連餐廳都只能有外送服務的限制情況下,究竟為什麼全美各州幾乎都允許販賣酒精飲料的商店繼續營業呢?根據《商業內幕》 (Business Insider) 報導,有幾個原因。


全美各州幾乎都允許販賣酒精飲料的商店繼續營業。(Kyle Wagner/Unsplash)

祭出禁酒令 反而刺激酒客流動 

首先,如果買不到酒精飲料後,有酒精使用疾患 (alcohol use disorder, AUD) 或酒精依賴症候群 (alcohol dependence syndrome) 的人,是可能陷入生命危險的,而為應戰新冠肺炎,醫院的醫護人力已經不足,要如何再提供服務給有酒精戒斷問題的病人呢?

第二,買不到酒精飲料的時候,一些人可能會尋找替代品,像是消毒用酒精、含有酒精成分的消毒洗手液、汽車的引擎冷卻液等等,造成的後果是更嚴重。

第三,賓州是唯一的州要求所有販賣酒精飲料的商店停止營業,本意是要民眾待在家裡,減少病毒的傳播,結果,民眾紛紛跑到隔壁州去買酒。

最後,居家令要人們待在家裡,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需要一點娛樂和放鬆自己的方法。基本上,民眾支持防疫,但如果政府過於嚴厲,會造成民眾的不滿。

根據《健康線上》 (Healthline Media) 的報導,瀏覽社交媒體會發現,自疫情發生後,許多人的確視飲酒為一種放鬆的方法,並找到許多藉口來喝酒,比如:居家隔離、視訊酒吧歡樂時光 (Zoom Happy Hours) 。而且,視訊酒吧歡樂時光是越來越早開始,甚至從下午就開始,於是,調酒「隔離丁尼」(quarantini) 也在疫情下正式誕生。


調酒「隔離丁尼」在疫情下正式誕生。 (jbollweg/Unsplash)

面對未知、孤立 人變得異常脆弱 飲酒就是應對之道

賓州的「卡隆治療中心」 (Caron Treatment Center) 的醫學主任迪安‧德羅內斯 (Dean Drosnes) 博士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和過去發生的災難,譬如911恐怖攻擊後所面對的大量傷患處置的狀況很不一樣,這次要隔離檢疫,尤其是面對情況失序,又被要求孤立,也沒有找回健康的方法,確實是會讓人在面對壓力時,變得非常脆弱。

德羅內斯博士再補充,因為學校關閉改採遠距學習,孩子們整天待在家裡,一種既是媽媽又是老師的壓力,就可能讓一些女性想藉酒消壓。於是,疫情爆發之後,因酗酒而住院的人數遽增,他預計未來會有更多來尋求幫助的人。

對許多人而言,當整個世界失序混亂的時候,飲酒就是他們的應對之道。

疫情焦慮 買酒又方便 更助長酒精依賴

紐約長島的「家庭兒童協會」 (Family & Children’s Association) 的主席兼執行長傑弗里‧雷諾茲 (Jeffrey L. Reynolds) 博士表示,這種面對疫情的焦慮、憂鬱、不確定感,和不到一小時就能收到網購的酒之方便,全部結合在一起,就會提高人們的飲酒量,甚至形成對酒精的依賴。


隔離、面對疫情的不確定感,人們的身心健康受到很大的衝擊。(engin akyurt/Unsplash)

只是,酗酒會造成潛在的健康問題,包括:心臟病和呼吸系統疾病,若感染了新冠肺炎,情況會很不妙,所以,戒酒或謹慎飲酒是上策。然而,這並不容易。

雷諾茲博士還提到,現在有許多人意識到,在過去幾個月裡,自己消耗掉酒的速度有多快,他們的身心健康受到很大的衝擊,要回到辦公室正常上班就變得有適應上的困難。就算想要讓生活回歸正軌而決定要上酒精藥物勒戒所,卻也因為疫情而暫停或減少服務,至於在紐約,則有不少醫院也已將酒精排毒中心都改為新冠肺炎病房了。

戒酒者因疫情走不出去 更陷入惡性迴圈

參加「戒酒者匿名會」 (Alcoholics Anonymous, AA) 的傑瑞德 (Jared A.) 告訴《健康線上》,他因為疫情而產生的社交孤立,對於在處理酗酒問題的人們而言,是分外的困難。「戒酒者匿名會」的「十二步項目」 (Twelve-step programs) 鼓勵他們去服務他人,彌補所造成的傷害,承認自己錯了,與他人承認自己的缺點。但是,因為疫情,必須隔離,於是,大部分的這些事都無法實行。

傑瑞德還說,社交距離也阻礙了人們參加聚會。新加入的會員都是經由聚會來認識「十二步項目」和互助者 (sponsors) ,以藉此獲得彼此的支持。因為大部分的地方都取消聚會,於是大家最仰賴的重要方法就沒了。即使後來有視訊聚會,但是,這與面對面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看來,在疫情下,想戒酒的人,能去求助的地方變少了,而且連受助品質也不如過往。可是,疫情真的讓酗酒的人遽增嗎?


疫情期間的飲酒和酒精對身心的影響,該有更多的研究。(Timothy Dykes/Unsplash)

綜合《時代雜誌》 (Time) 《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報導資料,AC尼爾森公司 (ACNielsen) 的調查顯示,今年三月底 (即疫情大爆發後) 的酒精飲料販售店的業績與去年同一時間相比,成長了54%,網路上的銷售量更是暴漲,高達262%。一些州,比如:紐約州、佛羅里達州、德州,還放寬法律限制,允許擴大酒精飲料的運送。

從以上的數據看來,疫情似乎讓人狂飲起來。不過,若看看《美國醫學會雜誌 》 (JAMA) 於9月29日在網路上公布的一份由智庫「蘭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American Life Panel) 所做的研究報告,恐怕是沒有。

疫情以來 酒類銷量激增 飲酒量也明顯成長

參與研究者的年齡為30至80歲之間,共1540人,因此,此研究並沒有包括年輕人。參與者自陳報告,將自己在今年和去年春天的飲酒量作比較,今年的飲酒量多了14%。其中,飲酒量增加最明顯的,是30~59歲的人多了19%,以及女性增加了17%。

的確是該重視這個問題,畢竟,成人平均飲酒量增加了14%,就不是好現象,必須關注。除此之外,原本就有酗酒問題的人,在世界因疫情而失序大亂的情況下,可能會有更多的負面情緒,對酒精的依賴也可能更深,所以,也一定要關心這群人的飲酒情況,否則,其他因酗酒而可能產生的問題,如:家暴、兒童虐待、性侵,都可能隨之增多。

所以,即使新冠肺炎嚴重侵害的是人類的呼吸系統,但是,被它傷得最深的,卻可能是人的心。

 延伸閱讀 
120人遠距課只有10人上 老師體諒:飯錢和房租都沒有,哪來錢買電腦
疫情肆虐關在家 真的聖誕樹銷售卻爆量 美國人從挑樹到裝飾都在尋找幸福感
疫情下減少人際疏離 社交泡泡教人們怎麼過節、怎麼「愛你又能保持距離」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