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出來的假民主 只能靠黑別的國家來突出中國的好

  • 時間:2021-02-07 15: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包裝出來的假民主  只能靠黑別的國家來突出中國的好
民主其實是一種生活方式,不僅僅是人民有一紙選票而已,對政治、生活、文化、思想都會產生影響。 (示意圖/Zhiyue Xu)

自從來到台灣,國內的公安一直沒有放棄誘惑我們回去,在我們家人、朋友面前造謠,說我們非法滯留,生活十分艱難。公安還說,目前我們回國將會從輕發落。不明真相的家人也覺得我們沒有健保、沒有國籍,在台灣生活也不會有未來,很可能遭到遣返,勸我們回去,就算被判刑也就是兩三年的時間,知錯就改才能換來一個美好的未來。

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我都一笑而過,因為我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中國公安對我「從輕發落」根本無從說起。按照專制國家的意思,我在境外曝光了中國政府和警察對基督徒的暴行,就成了犯罪,少關我的幾年,我就應該千恩萬謝,感謝共產黨給我重新做人的機會。

這樣的觀點過於可笑。共產黨剝奪了我自由言論的權力,剝奪我的信仰自由,多次非法傳喚、跟蹤我們全家以後,還要「關我幾年」,以示他們寬宏大量,難道人民是他們的私有產物?所以言行必須受到他們規範,最基本的人權也屢被侵犯,還要謝謝他們這次侵犯得比較少。況且共產黨向來是撒謊大家,所謂的「從輕發落」,不過是對我的洗腦,但凡曝光共產黨的人,例如陳秋實、張展等人,誰真的「從輕發落」了呢?張展還在獄中絕食,共產黨若有良知,她就不會從一個精英律師淪為階下囚。

官媒只宣傳正能量卻放任警察比黑社會還誇張

以前只知道民主國家好,到了台灣,生活了一年多以後才知道民主國家具體好在哪裡。第一點,自由是真的自由。不僅僅是罵總統罵政府的自由,因為沒有大一統的觀念,社會可以存在很多多元的想法。在中國,只能說國家好,不僅要說國家好,還要黑別的國家來突出中國的好,連影視劇必須宣揚正能量,政府機構不能是反派,這根本不是事實,很多警察暴力執法手段比黑社會還誇張。但是在台灣,有人會支持某個政治人物,也有人一直反感,不管支持還是反感,不同的觀點都可以組織遊行抗議,每個人的聲音都可以被聽見。網路上也有人針對不同觀點展開辯論,看起來台灣會因為各種大小問題吵吵鬧鬧,但是總好過中國,全體人員看官媒,官方一錘定音,就是社會主旋律,上下一條喉嚨。


台灣注重食安問題,民眾關心,店家也鮮少販賣黑心食品。(沈聰榮 攝)

第二個喜歡台灣的原因,是食品很安全。初到台灣的時候長胖了很多,因為台灣的大米、肉類都很好吃。後來才了解到,台灣的農戶很高科技,很多市場常見食物水果,都是改良出來的好品質,加上綠色安全的生長環境,才能有這麼天然好吃的食物。例如鯛魚就是原來的吳郭魚改良的品種,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讓我連連驚歎。去年因為進口萊豬的問題台灣社會又開始議論紛紛,對於我這個吃毒饅頭、回收油長大的大陸人來說,沒想到大家這麼關注食品安全問題,中國的瘦肉精、注水肉、激素養雞、人造雞蛋、膠水牛排、僵尸雞爪等等食品問題其實曝光過很多次,有點防不勝防的感覺,總之好像中國的每一樣東西都有一些問題,又不可能全部不吃,只能每一樣都少吃。

在台灣很多超市或商店買食物的時候,都可以看見表明了來源和產地,而且台灣做出來的食物會有食物的特點。舉例來說,四川的水果也非常多,但是在農藥、甜蜜素的摧殘之下,水果失去了原本的水果味,橘子、西瓜甜味非常不自然。但是在台灣買的水果,不同品種都有水果自帶的氣息,偶爾遇到帶酸味的水果,也不會不好吃,只會覺得很天然,品質、賣相也非常好。在台灣買的美國牛肉也很棒,牛肋條輕鬆就能燉軟爛,在中國的時候,家裡燉牛肉都需要高壓鍋長時間煮,因為中國很多牛肉不是肉牛,而是退役的耕地牛,為了好賣錢,屠戶還會在牛死前朝它們體內注水,手段十分殘忍,所以這些牛肉水分重、肉質老。

民主就是一種自在且無懼的生活方式

除此以外,台灣的偷竊犯罪問題也很少,中國有很多人以拐賣婦女兒童為生,這些惡人之所以屢禁不絕,第一是因為中國基本工資很低,工作能力低的人生活很辛苦,通過拐賣賺錢很快,他們無法拒絕金錢的誘惑。其次也是公安不作為,說來奇怪,中國警察對付良心犯、基督徒手段之多,但是要抓人販子、小偷的時候就無能為力了。中國的失蹤人口要失蹤24小時才能立案,公安才會開始介入,如果拐賣真的屬實,24小時才立案已經錯過最佳營救時間,況且中國警察都是轄區製,也就是說本轄區的警察只負責本轄區的事,他們通常只在自己的轄區找人,沒有權利去別的轄區,轄區之間沒有配合的義務,這麼大的中國,無數轄區,很多警察都抱著「人不是在我的轄區丟的,不關我事」的心態,人口失蹤幾乎很難靠警察找回來。連人口拐賣尚且如此,丟自行車、丟電動車就只能怪自己沒有保管好,根本不可能抱希望報案尋回。

而我在台灣,偶爾騎自行車出門,有時候偷懶不想要鎖車,放一段時間車也不會丟。路邊有很多人停放摩托車,有時候沒有熄火,鑰匙還在車上,也不會有人偷走。這是因為,在台灣從事最簡單的工作,以最低薪資也能養活自己,維持生活比較容易,不需要以偷竊為生,況且偷竊的代價也很高。

民主其實是一種生活方式,不僅僅是人民有一紙選票而已,對政治、生活、文化、思想都會產生影響。因為民主所以多元,就會衍生包容,一旦幸福感上升,犯罪就會減少。我很喜歡台灣這個地方,語言文化都與中國酷似,但又完全不一樣,民主社會的積極和專制主義的恐怖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儘管台灣也會有不完美的地方,大部分台灣人還是喜歡罵政府,可以罵政府是一件好事,關心則罵,罵是一種權力也是負責任的表現。只能歌頌國家和領導人的地方才是最可怕的國家。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