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湧入 楊雅喆:台灣影視界應做好基本功別重蹈覆轍

  • 時間:2021-02-28 13: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資金湧入 楊雅喆:台灣影視界應做好基本功別重蹈覆轍
楊雅喆拍攝「天橋上的魔術師」創下好口碑。(傳影互動提供)

上映中的公視旗艦大戲「天橋上的魔術師」引發高度評價,被視為又一次拉高台劇新里程碑。楊雅喆接受央廣專訪強調,一切歸功團隊儘可能將前置作業做好,而這也是他希望與影視界人分享的心得,因為隨著OTT影音串流平台興起,一波波資金湧入影視界,若大家仍顧著搶錢貪快,不願做足事前準備,很可能又會毀了一次台灣影視產業迎來的榮景。

「天橋」非懷舊片  想與不同世代溝通

由楊雅喆執導,耗資新台幣2億拍攝,改編自知名作家吳明益同名小說的公視旗艦大戲「天橋上的魔術師」,打從先前斥資 8千萬重新復刻80年代台北中華商場場景起,就引發各界熱烈討論。

「天橋上的魔術師」描述1980年代中華商場裡9個小孩和魔術師相遇經歷,講述台灣人的成長故事,看似回憶五、六年級生一段精彩歲月,但在劇集中,楊雅喆放入了不同族群、家庭,甚至是跨性別以及與白色恐怖有關議題,也巧妙設計劇中角色因訂閱黨外詩集引發意外等橋段,隱晦卻鋪陳出台灣如何從威權環境走到自由民主的現在。


「天橋上的魔術師」看似描述1980年代發生在台灣的故事,但其實是藉由戲劇,與不同世代溝通,理解台灣如何從威權走到民主。(公視、myVideo提供)

因此打從一開始,楊雅喆與監製劉蔚然就很清楚定調,「天橋上的魔術師」絕對不是一部懷舊劇集。楊雅喆:『(原音)我們從投案的時候就跟監製很確定說,其實懷舊面向的觀眾就是我們這些人,對年輕人來講是無效的。我也希望這個劇集不是懷舊,而是會有一些討論,我們現在為什麼這樣,我們現在這樣夠了嗎?或者是有一些你覺得劇裡他⋯因為小說蠻黑暗的,所有人都已經消失了,但我很想跟觀眾講説,那些消失的那些人,他不是不存在,有些人還是好好的。同一個議題到現在,它改變沒?為什麼改變?自由不是⋯當然他們生出來的時候就很自由,但我們那個時代不是啊。』

楊雅喆透露,開拍時,他確實被同事要求要看熱門韓劇「請回答1988」等系列,不過他沒看太多,怕被影響,但原本想要在每一集最後帶入一個真實人物親自說生命故事的念頭,卻是和韓劇不謀而合,但最後他沒執行,只是在戲中點到為止,而是利用宣傳訪問時延伸討論,也避免讓外界覺得好樣他在幫政府說話。

楊雅喆強調,和「請回答」系列一樣,他拍「天橋上的魔術師」,最終目標都是希望和不同年齡、不同世代的人進行情感的溝通,也唯有如此,劇才能夠感動人。

李安種下經驗種子   技術團隊獲益功力再突破

「天橋上的魔術師」上映後,外界認為將台劇品質又推向新里程碑,這其中,技術團隊可說扮演一大功臣。

「天橋上的魔術師」找來美術指導王誌成、攝影陳克勤、造型設計王佳惠等台灣堅強陣容,更力邀奧斯卡最佳電影「寄生上流」韓國導演奉俊昊御用特效團隊助陣,將80年代的台北著名地標中華商場與當時時代氛圍「神還原」。


「天橋上的魔術師」神還原1980年代的中華商場,讓台灣技術團隊功力被看見。(公視、myVideo提供)

楊雅喆透露,開拍之前,他就一再提醒劇組人員,他們不是要拍「哈利波特」,而是從寫實中帶有魔幻的一齣劇;另外,劇組各技術團隊負責人也刻意找曾經歷80年代的人,才能帶領一群年輕工作團隊「找回」中華商場的味道。

最讓楊雅喆開心的是,因為「天橋上的魔術師」動用大量的演員、臨演、實體造景,確實滿足了所有幕後團隊的創作慾望,也讓大家學習到如何運作執行這麼大的案子。例如一場在天橋上跳舞的戲,動員三百人,現場要如何拍攝以及音樂的搭配要如何有效率進行?服裝、梳化、髮型怎麼處理?都必須事先就討論好,到了現場才不會亂了套,每天開工就有上百位臨演,1、2個人換裝可能就得花掉五分鐘,還有便當要怎麼領,背後其實都要有一套邏輯方法。

楊雅喆透露,他們劇組的人有一些過去曾跟著李安的好萊塢團隊在台灣拍攝「少年Pi的奇幻漂流」,學到一些工作技巧,這些寶貴經驗,對他們這次面對「天橋上的魔術師」如此龐大的製作拍攝,有不小的幫助。但他坦言,台灣許多幕後工作環節其實都還缺乏一套真正制度化的做法,是台灣影視產業一大問題。

至於楊雅喆自己,也從韓國特效團隊身上,學到如何和台灣特效工作者溝通,收穫相當大。楊雅喆:『(原音)台灣的特效公司,我以前接觸到的是,你這一場,喔,要爆炸,好,爆炸有幾種做法,我Demo給你看,就這樣,可是韓國人是這場戲要爆炸,我想問一下,那場戲主角的心情,整個戲的那個,我們再來談爆炸要炸多大。(台灣)特效以前是不管戲,但這次的特效他必須要懂戲,因為台灣特效公司大部分都做廣告居多,或是他們在技術上鑽研,可是他們不太鑽研戲的感情。』

資金湧入當珍惜  勿重蹈昔日覆轍

「天橋上的魔術師」全劇僅10集,但經費高達2億,相當於一集製作費就要2千萬,不只是是台劇史上最貴,且從籌備到上映,前後花了長達三年才完成,也創下台劇紀錄。

楊雅喆表示,他和攝影、造型設計、美術設計的負責人很早就開始投入研究調查和討論,包括年輕的工作人員和演員,也都要求他們必須事先先看一些80年代的影視作品、照片等,感受當時時代的氛圍,甚至連中華商場還沒蓋好前的時代背景都必須有基本認識。

因為做足較多的準備,無論工作人員或是演員一進入拍攝時,熱情自然會被點燃,越多人熱情被點燃,大家就越會齊心想把戲拍好。

楊雅喆強調,前置作業其實是花最少成本的基礎功,前置作業越完整,現場拍戲就會越有效率,工作人員也才不會經常嚴重超時工作,台灣影視界就是因為每個環節的前置作業很少落實,到後來反而要花更多錢,得不償失。他認為即使是拍「天橋上的魔術師」,他們也只能説自己稍微準備好而已。

此外,楊雅喆也認為,台灣監製人才的素質恐怕也得提升,他強調監製絕對不是只會找錢而已,他推崇這次與他合作「天橋上的魔術師」的監製劉蔚然,根本就像「魔法師」,憑著多年經驗,不只幫他找來韓國一流特效公司助陣,而且從他寫劇本一開始到最後的剪接,都給予寶貴意見,也是整齣劇靈魂人物。

楊雅喆也提醒,這幾年因為愛奇藝、Netflix,還有國內各OTT影音平台崛起,大量資金湧入影視界,就他所知,「天橋上的魔術師」一集2千萬的紀錄,後面很快就會被超越,他希望台灣影視界不要只想著搶錢貪快,應該要做的前置作業都沒做好,劇本沒寫好就趕著開拍,如果不認真對待每一部戲,台灣影視界恐重蹈昔日覆轍。

楊雅喆:『(原音)有資金流進來的時候,大家就應該好好把握這個好的機會,真的認真做,真的不要再複製⋯80、90年代最不堪的就是香港跟台灣,因為影視太強,香港電影尤其是,那個年代好萊塢演了一個什麼喜劇,他馬上就用港版copy演一遍,照抄,所有梗都照抄,台劇也一樣,台灣電影也一樣,那就是台灣電影會輸的一個重要原因,不是侯孝賢他們拍的太無聊,是複製不花腦袋的人太多,現在資金又要來,所以同業不要再重蹈覆轍!』

「天橋上的魔術師」讓台劇質感再一次拉高新標準,證明台灣劇組人員絕對做得到,但唯有一波接一波好劇接棒,才能真正掀起所謂台劇新浪潮。


拍攝「天橋上的魔術師」動員大量目前幕後人力,還要實體造景,其背後關鍵在於劇組人員儘可能將前置作業做足,才能讓拍攝效率高,又能確保品質保障。(公視、myVideo提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