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哀緬甸人民!國際警告不痛不癢 中國介入 目的只關心破解拜登多邊主義

  • 時間:2021-03-11 16: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哀緬甸人民!國際警告不痛不癢 中國介入 目的只關心破解拜登多邊主義
短時間內緬甸的政局動盪仍難以平息,真正深受其害的是緬甸人民。圖為緬甸軍隊發射催淚瓦斯與震撼彈驅散民眾。(圖取自推特)

緬甸情勢越演越烈,軍方下令進行武力鎮壓示威民眾,就連當地警察也被要求採取血腥掃蕩,迄今已導致50多喪生,以及逮捕上千人。不久前,聯合國緬甸事務特使柏其納(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向緬甸軍方警告,國際社會和聯合國將會對緬甸軍方採取強硬的制裁動作,而且會孤立緬甸於國際社會之外;不過,緬甸軍方態度強硬不予理會,甚至還大言不慚地說「已經習慣國際制裁,學著和少數朋友同行」,顯然緬甸軍方對於政變與暴行完全沒有悔悟,未來恐怕還會持續採取殘暴的手段。

東協不干涉共識決 難起有效作用

讓人擔憂的是,緬甸社會反抗氛圍並沒有因為軍方的強力鎮壓而有所趨緩,反而不滿情緒更為高漲,甚至展開大範圍的罷工行動,整體情勢一發不可收拾,外界對此都擔憂無比,認為緬甸軍民之間的對峙情勢若沒有終止,而國際社會的援助與施壓又相當有限,若再沒有任何力量的介入,軍方的手段勢必會更強硬,政府與社會之間的敵對螺旋持續攀升,沒有任何對話的渠道,國內陷入動盪難解的情況,可能也會對周邊國家帶來壓力,許多東南亞國家為了緩解方案傷透了腦筋。


東協成員國 (圖取自ASEAN官網

只是,同為東協成員的東南亞各國,對於緬甸情勢的態度卻顯得曖昧不明,多數國家除了同聯合國及主要西方國家一起呼籲緬甸軍方釋放被逮捕人士之外,對於和平解決方案卻仍毫無共識,幾乎是毫無具體作為,各說各話難以提出有力的共同聲明。不過,最讓人訝異的是,當緬甸軍方開始鎮壓後,東南亞多數國家少有發表譴責之意,頂多東協主席國呼籲各方自制,問題是緬甸軍方仍持續武力壓制手無寸鐵的示威群眾,就算本月3日召開的東協外長會議,各國外長的呼籲各吹各調,提出尋求和平解決方案都只聽樓梯響,聯合行動連個影都沒有,令人不勝唏噓。

當然,東協自成立以來一直保有運作的傳統原則,對於他國內政遵循「不干涉」立場,如果要採取東協的聯合行動也必須採取「共識決」方式,這或許解釋了東協各國沒有立即有效動作的原因。持平來看,東協各國的政情差異甚大,要採取一致的行動本來就不容易,而且如果對緬甸軍方施以強力的反制措施,部分國家也擔心因此「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引火上身讓自己國內也因此深陷不利的風險。此外,緬甸國內情勢相當複雜,除了有民主改革與選舉的爭議,軍人干政及多民族聯邦等更讓情況盤根錯節;與其主動還不如被動等待大國和國際社會的意象與態度再說。

美中兩國權力角逐 現實國家主義


中國外長王毅(右)、前美國國務卿首席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 (合成圖/網路圖片)

其實,這次緬甸的政變風波也反映出國際權力複雜的一面。就在中國召開全國兩會之際,外交部長王毅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國願意在緬甸情勢中扮演居中調停的角色,相對於2月初中國特別低調的態度來看,這是中國最為積極的一次表態。值得留意的是,王毅說出中國斡旋調停的模式,是以東協模式來進行,也就是說中國並不是以單一國家姿態從中調解,其真正的目的是要運作「東協加一」的途徑,一方面避免因此陷入與緬甸政府和社會的糾紛之中,這相當重要,畢竟在軍事政變爆發之時,緬甸社會質疑中國政府支持軍方,致使國內反中情緒高漲,「反中」成了「反政變」的意外插曲。

另一方面,中國要強化「東協加一」的政治作用,假若因而形成東協共識,那麼這會有利於中國在東南亞地區發揮大國影響力,尤以近年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也在東南亞投入一定程度的經濟戰略資源,緬甸情勢正好提供了一個最佳機會來測試中國對外政策的成效。不過,有趣的是,日前,緬甸內部卻傳出不想成為「中國的傀儡」,且有意加強與西方國家的關係;顯然緬甸軍方面對國內外的不利情境,也希望能取得平衡,過度依賴及過度對抗都會讓緬甸陷入不利的局面,而且中國過去也和翁山蘇姬政府的關係不差,難保中國最後會見風轉舵反咬一口。

從中國對緬甸情勢的態度來看,除了有區域政經利益的考量之外,更有深層的國際戰略思考,今年全國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國特別提到「建構新型國際關係」的概念,端看當前國際社會對中國仍存有疑慮的狀況,在以美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外另起爐灶的舉動顯得相當突兀,這反映出中國對當前國際情勢的判斷,尤其是拜登政府上台後力主回到多邊主義路線,中國必須思考全球治理戰略思維如何避開美國的阻礙。

呼籲對話不痛不癢 強反制等不得

說白了,緬甸目前的處境猶如美中兩大國競逐的縮影,或許各國都鼓吹緬甸應當建立建設性的對話,但事實上,國際社會的工具相當有限,就連中國都呼應聯合國安理會的立場要求釋放翁山蘇姬。但實際上,中國不希望聯合國採取具體的一致行動,尤其是在美國領導下的國際反制;同樣的,美國雖然高舉著民主人權的道德標準,但內心裡也擔心中國破壞了區域權力平衡。總的來說,大國及區域各國都各有所圖,短時間內緬甸的政局動盪仍難以平息,真正深受其害的還是緬甸人民。

追根究底,罪魁禍首還是緬甸軍方的政治私慾,政變與鎮壓導致當地民眾陷入了無止境的政治風暴,無奈國際社會的呼籲卻是不痛不癢、雷聲大雨點小,真正的民主人權卻是高掛在嘴上,別忘了,緬甸軍方也以維護民主、維護憲法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基於此,如果要讓緬甸情勢得以和緩,國際社會及地區各國除了同聲遏止任何政治暴力之外,聯合展現具體且有力的反制動作更要加快速度,否則緬甸民眾的哀歌不但不會休止,全球性的民主衰退猶如病毒般擴散,恐怕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延伸閱讀 

緬甸與中國高舉反民主旗幟 一場民主與極權的全球性對抗
緬甸將重回軍事獨裁?多民族的聯邦現實與孱弱的民主改革
緬甸政變後最血腥一天 聯合國:至少38人死亡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