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以脫貧之名行掠奪之實!西藏邊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擴張

  • 時間:2021-04-28 18:0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以脫貧之名行掠奪之實!西藏邊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擴張
在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建立村莊不是安民,而是以維穩的方式剝奪藏人在自己土地上自由遷徙和居住的權利。(示意圖/Amy Zhang)

在2017年夏秋中印兩國在洞朗軍事對峙期間,中共聲稱將依照《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小康村建設規劃(2017-2020年)》在西藏自治區與鄰國之間的地域建立邊界村莊。根據2021年《西藏自治區的政府工作報告》,「十三五」期間共建成了604個此類村莊。那麼中共建立這些定居村莊的企圖何在?

西藏邊境地區的維穩和屯兵

2021年《西藏自治區政府政府工作報告》聲稱,這些位於邊境的「小康村」是「屯兵和安民、固邊和興邊並重」。根據《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小康村建設規劃(2017-2020年)》後續公佈的部分內容,這類「小康村」每村規模不少於20戶,六百多個村莊共移入24萬人。每個村配備現代化設施,架設電網和通訊網絡,推廣4G和5G。新鋪設的公路與西藏自治區的主要公路相聯,成為青藏和川藏高速公路和鐵路系統的延伸。中共在西藏邊境地區同時增加了隆子、定日、普蘭三個機場,與中國內陸主要城市通航。這些基礎設施具備軍民兩用的功能,為加強邊境地區的軍事供給提供了保障,以便快速從各地調動兵員和軍需,在日喀則、林芝、山南、阿里等地區原有大量軍隊的基礎上,更強化了中共對西藏的軍事化佔領,同時也對鄰國造成戰略威懾。

在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建立的這些村莊不是安民,而是以網格化維穩的方式剝奪藏人在自己土地上自由遷徙和居住的權利。西藏自治區邊境與緬甸、印度、不丹、尼泊爾、克什米爾等國相鄰,邊境地區面積達34.35萬平方公里,大約相當於德國國土面積。這些邊境村的建立迫使傳統上的游牧藏人定居,同時也更有效地管控從事商業和朝聖的藏人在邊境的活動。此外,新建的邊境村不少位於過去藏人逃往印度、尼泊爾、不丹等國的通道上,入住邊境村的村民都經過了嚴格的政審,在村黨支部和駐村隊員指導下嚴密監視藏人,在這個地區從事商業運輸會遇到更頻繁的查處。西藏自治區4500多公里邊境線上的邊境村是以新疆建設兵團在邊境控制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的方式作為樣板,一方面快速增加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的城鎮密度,另一方面強化對藏人的維穩控制。

以解放、發展和脫貧為名的軍事佔領和掠奪

邊境村也在掠取西藏自治區的生態資源。中共國家機關和18個省市對口機構可以直接控制這一邊境地區的政治、文化、宗教和經濟,包括以建立西藏邊境貿易區更有效牟取本地能源、天然飲用水等自然資源,並以探險、生態和文化旅遊吸引漢人和其他國家遊客。這些邊境經濟也增加了對尼泊爾等南亞國家的影響,影響這些國家政府收緊對流亡藏人的控制。

中共在西藏自治區邊境屯兵築城的同時也在對原本的自然生態環境進行改造,其目的是提高漢人對高海拔地區生活的適應能力。中共一直試圖在西藏自治區以各種優惠政策吸引漢人定居,但是由於這個地區空氣稀薄缺氧,漢人一直不能像藏人一樣在這種環境下長時間定居,試圖以漢人移民定居西藏自治區稀釋藏人的人口政策不像在新疆(東突厥斯坦)一樣奏效。西藏自治區的漢族人口比例在1950年幾乎為零,現在接近6-8%,邊境「小康村」的興建有可能大幅度地改變這個地區的人口構成。

中共以「解放」的名義佔領藏人家園,以「發展」和「脫貧」的名義掠奪藏區資源和藏人賴以生存的土地。現在建立以漢人為主導的邊境「小康村」是繼續以軍事佔領為後盾的殖民擴張。

 延伸閱讀 

西藏為紅掌!中共五指伸向邊界小國 喜馬拉雅地區淪禁臠
藏區的圈地運動!把農牧民強制安遷 原來中共看上的是豐富的礦藏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