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以巴暫熄火 和平路迢迢

  • 時間:2021-05-28 16: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以巴暫熄火  和平路迢迢
以巴停火,兩邊都認為是己方勝利了,並大事慶祝。(圖片:張翠容 提供)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組織哈瑪斯暫時結束戰事,大家都各自表示勝利了。無論如何,國際社會算是能鬆一口氣。不過,大家或者會好奇,哈瑪斯,何許組織也?透過媒體,一般人對它的認知為伊斯蘭激進組織丶恐怖組織丶巴人抵抗組織,而它的全名是「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大多西方國家包括歐盟和美國視之為恐怖組織,只有挪威和瑞士嚴守中立,是少有的西方國家與之保持外交關係,由於哈瑪斯在2006年民主大選中勝出,自此「合法」管轄加薩走廊,與管治西岸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分庭抗禮。

以色列默許下  哈瑪斯躍上歷史舞台

可是,這次以巴衝突,哈瑪斯卻成了主角。從中斡旋的國家視哈瑪斯為斡旋對象,作為正統的巴人自治政府「巴解組織」反而靠邊站,沒有什麼角色。為什麼?事實上,了解哈瑪斯的一頁歷史,可以讓我們窺見政治伊斯蘭思想的演變和以巴問題的發展,以及整個中東地區的風雲變幻。

哈瑪斯成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發跡於加薩地帶。成立初期,哈瑪斯主要從事宗教宣傳和社會福利活動,避免與巴解組織直接對抗。不過也有歷史學家指哈瑪斯的出現,乃回應巴解的無能,要與之抗衡。哈瑪斯不承認以色列的合法性,認為整個巴勒斯坦領土都應歸於巴人所有,他們的思想相當於激進的猶太復國主義者,在領土上,各走極端,各不相讓。

儘管如此,以色列當局出於「制衡」巴解的考慮,對哈瑪斯的初期發展採取默許的態度。這使得哈瑪斯有機可乘,在一九八七年巴人的起義行動中,脫穎而出,自此成為一支頗具影響的伊斯蘭激進勢力。

由於巴解對以色列的步步進逼,無所作為,哈瑪斯獲得了更多巴人的支持,地位得到提升,特別在加薩,甚至可以在民主大選中勝出,讓西方大跌眼鏡,這同時也對以巴和談發出了警號,巴解就利用哈瑪斯的激進,作為手中的一張牌,迫使以色列與之談判。

這個小小的以巴地區,存在這麼一個複雜的三角關係:以色列丶巴解和哈瑪斯,互相拉扯,互相利用,進而刷自己的存在感。

以巴兩個民族的鬥爭,至死方休。(圖片:張翠容 提供)

中國是以巴衝突幕後操盤手?

哈瑪斯是政治伊斯蘭思想在阿拉伯世界的一個果實。伊斯蘭思想政治化和激進化乃是回應二戰時西方殖民主義浪潮,放在以巴的脈絡上,就是回應以色列佔領行動。因此,哈瑪斯不是獨立存在,早期從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分支出來,至今仍受兄弟會直接金援。穆斯林兄弟會在全球如蜘蛛網絡,成為不少伊斯蘭組織的金主。加薩瀕臨地中海,唯一接壤的地方就是埃及,那條由加薩伸展到埃及的秘密地道,就是金錢和武器的主要運輸管道。

有陰謀論者指這次以巴衝突,中國乃是哈瑪斯幕後操盤者。根據我在該地區採訪多年,這似乎不大可能,更不能單憑一些刻有中文字的武器來作判斷。以巴地區十分複雜,埃及、黎巴嫩真主黨、敘利亞和伊朗等都與哈瑪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排隊也輪不到中國插手。西方媒體早就指出,那些哈瑪斯火箭砲乃是來自於盟友,哈瑪斯也有自製武器。至於盟友的火箭砲,則有抄襲中國設計之嫌。

我曾在加薩採訪過哈瑪斯發言人,訪問中他對中國並不友善,而中國一直只承認由巴解組織執掌的巴人自治政府,後者在北京設有大使館。雖然中國過去以第三世界大阿哥姿態,來支持巴人解放運動,但這個情況在二十年前已在默默起變化,中國和以色列越走越近,前者更成為後者軍工產品最大買家之一,因為美國對此抗議,以色列對中國軍售才有所節制,但骨子裡兩國的關係,是蠻不錯的,儘管偶有矛盾。況且中國對巴人的支持,也只是停留在口號上而已。

哈瑪斯,利用每次衝突來提升影響力,今次在加薩又爭取不少年輕巴人的支持。(圖片:張翠容 提供)

一帶一路拉近以中關係

事實上,以色列一直想要拓展海外貿易市場,湊巧碰上中國要發展「一帶一路」,以色列正好在其中扮演一個重要角色,於是兩國一拍即合。除了向以色列軍購外,現在,中國在以色列也有不少投資項目,早在多年前,中國社會就掀起了「以色列熱」。每逢以巴發生衝突,華人比歐美人更親以色列。在如此親密的關係下,中國為何要暗中援助哈瑪斯?何況北京對激進伊斯蘭組織甚有戒心!

不過,觀乎這次衝突,中國的確比前發言多了,也可看出北京想爭取話語權。這可能與近年中美關係惡化有關,大家都在搶地盤,但說來說去北京只能重申「兩國論」。

無效的論述  以巴和平路迢迢

可是,「兩國論」早已經被宣判死刑了,連扮演重要斡旋角色的美國,近年亦鮮少提出「兩國論」,何況美國已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又不反對以色列興建猶太殖民區,這兩點就等同堵塞巴人建國之路,也排除了兩國並存的可能性。

由於以色列不理聯合國反對,在過去多年以來,深入巴人自治土地擴建猶太屯墾區,早就竊取巴人大部分土地。現在,以色列在「聖地」上已奪走百分之九十二的土地, 巴人只佔百分之八,而且所佔的土地支離破碎,那麼,又如何建國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以巴兩個民族只會繼續鬥爭下去,至死方有和平。什麼停火協議都只是暫時性的,當風再起時,野火便又燃燒起來。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