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拜登宣示「美國回來了」 歐洲難免疑慮

  • 時間:2021-06-11 21:58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 撰稿編輯:黃啟霖
拜登宣示「美國回來了」 歐洲難免疑慮
美國總統拜登展開上任後的首度出訪,前往歐洲展開長達一週的訪問,宣告「美國回來了」。(資料照/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展開上任後的首度出訪,前往歐洲展開長達一週的訪問,宣告「美國回來了」;然而,經歷4年川普亂流的歐洲,雖歡迎拜登重返傳統路線,心中卻難免疑慮。拜登有必要在這次訪問中,做岀更多具體的承諾。

拜登首度出訪 要重建美歐關係

美國總統拜登在經歷4個半月的國內喧擾之後,正要極力補足在國際外交上錯失的時間,9日展開上任以來的首度密集海外之行,前往英國出席七大工業國集團(G7)高峰會,接著前往比利時,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及歐盟(EU)夥伴舉行峰會,再到日內瓦(Geneva)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面對面會談。

拜登抵達英國後,就向世界宣告「美國回來了」,並公布要在未來2年,對全世界貧窮國家捐贈5億劑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

歐洲對終於渡過川普時代,並見到美國重返傳統外交政策,極感高興。歐盟峰會主席、歐洲理事會(Euopean Council)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表示,拜登這次歐洲之行,象徵多邊主義在歷經川普年代後依然健在,並為跨大西洋合作,共同應對從中國和俄羅斯到氣候變遷等議題,創造了條件。

米歇爾並且複述了拜登的宣告「美國回來了」,「這意謂著我們擁有一位非常堅強的夥伴,以推動多邊交往,這與川普政府有天壤之別。」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歐洲分會(Carnegie Europe)主任巴爾福(Rosa Balfour)向基督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表示,在經歷川普4年來「美國優先」的緊張之後,歐洲人再度聽到拜登說岀跨大西洋兩岸團結的熟悉話語,會覺得放心。而拜登承諾要重建關係並擔任領導的角色,不只令歐洲人鬆了一口氣,更表達熱烈歡迎。沒有親密的美國朋友,他們在捍衛國際體系上備感孤單。

經歷川普亂流 歐洲有戒心

然而,跨大西洋兩岸的分析家與一些外交官員都指出,領頭羊丟下他們後,有一天忽然返回就要重拾領導地位,歐洲應該相信他嗎?這樣的情況未來是否歷史重演?拜登是否已經做出任何改變?

巴爾福指出,「我們並未看到川普和川普主義已經告終,美國共和黨似乎仍被川普主義者把持,美國的全球視野可能在幾年後再度改變。」「歐洲人現在想要看到的是某些決定、某種具體的作為,能夠確認美國真有決心要與歐洲合作。」

布魯塞爾艾格蒙皇家國際關係研究院(Egmont Royal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歐洲在世界計劃(Europe in the World Program)」主任畢斯寇(Sven Biscop)表示,「或許歐洲強烈渴求與美國團結,但我會希望我們不只是得到好消息,展現『我們全都團結一致』的主題,卻掩蓋了彼此面對重大問題時存在的歧見。」

對中立場 美歐有歧見

白宮已經指出,拜登此行的重點是3個C,也就是COVID-19、中國以及氣候變遷。

美國印地安那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國際安全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Security Center)主任戴希(Michael Desch)表示,「在氣候變遷和疫情造成的全球不平等問題上,拜登與西方盟邦可能有廣泛的共識;但在中國崛起以及民主治理受到的威脅方面,美國和西方盟邦的看法就很少一致。」

巴爾福也指出,「對美國而言,其中國政策關乎捍衛美國的超級地位,以及遏阻中國的崛起。但歐洲並沒有這樣的需求。」

何況歐洲對中國感到兩難,中國現在是歐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卻又侵犯新疆人權、在香港有反民主的舉措,並對澳洲和其他國家實施貿易恫嚇,導致歐洲議會和民眾對中態度惡化。

巴爾福指出,有越來越多跡象顯示,歐洲在中國政策上逐漸向美國靠攏。由於中國侵犯新疆人權的問題,已經導致歐盟暫停對歐中投資貿易協定的審查。

重建美歐關係 拜登應有更多具體承諾

然而,只是拉近彼此反對中國的立場,還不足以對歐洲人民和全世界,展現美國和歐洲盟邦友誼的持久相關性。

有些大西洋分析家提醒,重建盟邦關係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重新結盟的前景。美國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國際安全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Security Center)主任戴希(Michael Desch)指出,「拜登此行發表的言論,尚未展現許多證據,顯示他已經掌握世界已經改變的事實。他有很多老想法,很少新想法。」

歐洲希望看到,拜登在這次歐洲訪問中,能夠對雙邊關係做岀更多具體的承諾。當然,經歷4年的川普亂流之後,要求歐洲走自己道路的呼聲已經升高,拜登在這次訪問中,或許也會發現,目前的歐洲可能已和4年前不同,美國是否能夠調適此種變化,也將關係著美國在未來的世界舞台上,如何扮演好領導者的角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