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在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時—— 在獨裁面前 我們都是飽歷風雨的同路人

  • 時間:2021-07-09 14: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寫在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時——  在獨裁面前 我們都是飽歷風雨的同路人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受盡官方逼壓,雖在今日(9日)凌晨宣佈撤回哀悼梁健輝先生議案,並向大學和社會說了對不起,但本文作者認為,學生雖然說對不起,但他們並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圖:香港大學 取自港大官網)

2021年2月,時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候任內閣「朔夜」在學內全民投票中以四千多票高票勝選,勝出過後旋即被中文大學校方以「謀殺」學生會功能為要脅而自行宣佈退選。

半年後的7月,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在前天(7日)通過悼念「7.1 刺警案」涉案人士梁健輝的議案(議案:「評議會對梁健輝先生逝世深表悲痛; 向他的家人和朋友表示同情和慰問; 感激他為香港所作出的犧牲」),引來政府及親中組織狙擊。香港特別行政區保安局昨天(8日)警告,歌頌和鼓吹悼念「恐怖襲擊」等於支持和助長「恐怖主義」,宣揚有關活動或會觸犯《港區國安法》;按香港南華早報的報導指出,在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政府資助大學的最高行政機關,由香港特首委任)主動邀請香港警察介入是次學生會通過悼念議案一事,並聲稱會終止學生會成員之學籍。

昨晚(8日)港大學生會評議會主席張敬生曾回應支持評議會根據憲章和香港法律,正直且憑良心作出的任何決定,但受盡香港政府與親中派的全方位施壓,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在今日(9日)凌晨宣佈撤回哀悼梁健輝先生議案,並向大學和社會作出道歉。而事件發展至港大學生會中央幹事會全閣四人及部份評議會成員宣佈集體辭職,並向所有港大選民、學生會前人及廣大市民再次作出致歉而暫時告終。

繼中大學會與港大學會之會是誰

中大與港大之後,可以是任何人。香港的不同大學也有類似台灣「頂大」的概念存在,通常會稱之為「三大」分別是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但如果論及大學學生會的影響力就有點不同,香港大學學生會與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的影響力比其他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大,主要是兩大因素。第一,港大學生會坐擁最大的優勢,是其地位在香港法例第1053章《香港大學條例》內曾有條文明文提及,除非修改法例本身否則學生會仍有理據「存活」,加上其深厚歷史底蘊,資源與制度上都比其他學生會完備,而且是唯一一個能把所有學生組織(包括宿生會、學系會、興趣屬會、校隊)全部納入學生會架構的大學學生會,其動員能力必定比其他學生會優秀。而香港中文大學人文氣息濃厚,其學生會亦在不同年代中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學運與知識份子,加上會員人數眾多,因此仍具備強大的動員能力,在2019年的「中大保衛戰」中就能看出中大的動員力量深厚。

反送中後的香港很多事物都變了樣,中大港大學生會被親共政權重創後在學界的「工作」可謂大致完成;中共與親共派發動的「撥亂反正」政治清洗運動針對所謂「三座大山」(即司法界、教育界和社福界)亦步步進迫,先後藉詞批鬥敢言老師,特首林鄭月娥更在公開場合鼓勵家長、校長、老師,甚至牧者舉報「年輕人」,政治清洗與互相舉報的風氣愈演愈烈,有良知的人置身其中定必不好受。

最艱的妥與堅

港大的事會不會就此落幕我們尚不得而知,但最艱難的時候,往往看到人性的一面。我們仍然會看到某些人的堅持,但同時也會看到人被迫妥協,

或許之後會看到很多同路人向大家鞠躬致歉,但其實他們都已鞠躬盡瘁;

或許之後會看到很多同路人向大家認錯,但其實他們都能認清對錯。

那些說「對不起」的同路人,又怎會對不起大家。

在獨裁面前,我們都是飽歷風雨的同路人。

那避不了的,我們一同承受、一同堅持。

珍重。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