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南非暴動因素複雜 舊勢力是最大亂源

  • 時間:2021-07-15 21:43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Financial Times;The Economist
  • 撰稿編輯:黃啟霖
南非暴動因素複雜 舊勢力是最大亂源
朱瑪入獄引發抗議暴動,南非總統派部隊維持秩序。 (AFP)

南非前總統朱瑪(Jacob Zuma)因為涉貪,卻無視法庭命令拒絕接受調查,被判刑入獄,引發支持者發動示威卻演變為大規模暴動,讓部分省市陷入無政府狀態。分析指出,南非經濟早已降至谷底,失業問題嚴重,在疫情封鎖下更形惡化,為暴動製造了機會,而貪腐的前政府集團至今依然擁有影響政局的力量,為未來的安全與發展蒙上了陰影。

前總統遭判刑入獄 支持者示威變暴動

南非前總統、79歲的朱瑪被控在2009-2018年任内涉及貪腐,因違抗法院命令未前往調查委員會作證,在6月29日遭憲法法庭以藐視法庭罪判刑15個月,成為南非自1994年取消種族隔離政策以來第一位被判刑的總統,並在7日入監服刑。

朱瑪入獄引發支持群眾抗議,尤其在他的老家瓜祖魯那他省(Kwazulu-Natal),9日晚上起,透過社群媒體發動示威,要求釋放朱瑪;但示威失控,變成大規模暴動,成千上萬暴徒封鎖交通、四處縱火、劫掠商店、洗劫大型購物中心,攻擊車輛。

報導指出,過去一星期的暴力已經造成最少72人死亡,1,234人被捕。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表示,南非正面臨歷史上罕見連續數天的公共暴力、財產破壞與掠奪。南非國防部長在7月14日宣稱,將部署2萬5千名部隊,這是自從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動員。

疫情加失業 南非經濟問題已在谷底

然而,這次暴動的發生並不單純,而是多種因素交織的結果。英國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南非受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衝擊,實施了幾個月的嚴格封鎖措施,而目前又面臨嚴峻的第三波疫情,正是疫情最惡劣的時期,累計最少已造成6萬5,595人死亡,疫情的緊張情勢早已來到沸騰的地步。

早在疫情爆發的兩年之前,南非已經因為經濟問題,出現進入民主時代以來最多的示威。在疫情助威下,造成更多南非人民陷入赤貧。

倫敦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南非特派員柯特利(Joseph Cotterill)指出,在今年初,南非失業人口達到三分之一,其中以年輕人佔多數。而在疫情之前,南非經濟已降到谷底,許多人缺少糧食、電力和自來水。

南非安全事務分析家、作家史杜爾曼(Ziyanda Stuurman)向金融時報表示,南非財政部在4月間決定,停止對失業者提供每月350南非幣(24美元)的緊急補助,讓情況雪上加霜。現在絕非實行撙節政策的時候。

離任總統影響力大 刻意讓現任無法治理

社會與政治問題可能是南非更難解決的問題。朱瑪是南非人口佔多數的祖魯人(Zulus),又曾致力反對種族隔離政策,並因而入獄;因此,即使朱瑪因為貪污指控而請辭,依然擁有一定的支持者。在他們眼中,攻擊朱瑪等同攻擊祖魯人。

經濟學人指出,過去一星期來蔓延全國的暴力,並非出於對疫情不滿的自發性抗議,而是受到鼓動,有些更是被朱瑪的親信煽動的。這些人的小目標是要讓朱瑪獲釋,廣泛的目標則是要讓拉瑪佛沙無法治理。

經濟學人指出,朱瑪代表了執政的非洲民族議會(ANC)醜陋的一面。他面臨任內16項腐敗、敲詐勒索和洗錢罪名,而他的支持者不是縱容貪污,就是貪婪成性。拉瑪佛沙的當選就是要清理朱瑪留下的爛污,其中包括有系統的奪取超過5千億南非幣(345億美元)的國家資產,相當於南非1年GDP的10%。朱瑪的親信掠奪國家預算,還中傷為調查他們行徑而成立的小組,包括警方和檢察官。

暴動加劇經濟困境 如何應對困局是挑戰

暴動發生後,位於瓜祖魯那他省的南非最大煉油廠關閉了,好幾百家企業遭到摧毀,當地民眾短缺糧食、醫藥;連距離瓜省數百公里、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所在的經濟心臟豪登省(Gauteng),商店也都遭到劫掠。這將惡化南非的經濟困境。

暴動發生地點的民眾都緊張得拿起槍枝,或是跟鄰居聯手,要保護他們的家園和商店。他們都對當局是否能夠勝任保家衛民的任務感到懷疑。史杜爾曼表示,「像警察犯罪情報單位這樣的機構,在朱瑪主政時代就已經被他的黨羽接管,並用來追捕政治對手。」

另有分析家說,在朱瑪統治下,警方和情報單位已經衰敗了10年,導致拉瑪佛沙難以迅速對暴動作出回應。

南非政府已經承認,暴動可能受到效忠朱瑪的前安全幹員煽動。

綜合以上分析,南非這次暴動並非偶然而發,社會對立、失業、物資缺乏,分配不平均等因素,在疫情催化下,再受到舊勢力的有心鼓動,演變為難以收拾的大規模暴動。如何應對困局、長治久安,是目前南非政府非常棘手的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