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革命,完了嗎?

  • 時間:2021-10-13 23:08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革命,完了嗎?
香港民主運動的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死心吧香港人,輸了就是輸了。」

「你們真可憐,每天困在一個什麼革命抗爭的小盒子裡面,永遠不懂得走出來,不斷輪迴。」

這是我在數天前收到的一個訊息,來自某名我曾經幫助過的抗爭者的友人。看到這句話以後,我靜默良久後依然無法給出回覆。不是沒有能反駁回去的話句,而是我好像因為這句話而明白了更多人的倦怠,以及他們對我們這群流亡者、甚至整場運動的看法。

「完了吧,如無意外」。此句歌詞出自香港歌手方力申及鄧麗欣的合唱歌《好好戀愛》,香港人談及「完結」這個話題時,經常會用到這句歌詞,包括從2019年開始爆發的香港反送中社會運動。經歷了兩年多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香港人經歷了情緒高漲的爆發期、使人無力的傷亡期、秋後算帳的清算期、現正在經歷的離散期。如此看來,社運的確已經進入低潮期,亦是因為如此,所以許多香港人都把這場運動看成是「完結了」、「輸了」。香港看似逐漸回復原狀,遁回本來的「秩序」。

然而,儘管我某程度上同意這場「運動」已經完結,但對於一場「革命」來說,我會說離劃下句點,還需要很長的一段距離。世上對抗極權的革命比比皆是,能夠靠一次運動便換來民主的革命,可謂少之又少。一場運動的成果,並不只實制上、政策上的成果,亦是在那期間埋在民眾心中的成果。

而論及這種成果,我會再提及在文章之首提及到的訊息:「你們真可憐,每天困在一個什麼革命抗爭的小盒子裡面,永遠不懂得走出來,不斷輪迴」。正因提及到「小盒子」,我會想到與其相關的希臘神話《潘朵拉的盒子》。根據神話,宙斯雖然要求潘朵拉不可打開魔盒,但潘朵拉還是敵不過好奇,釋放出人世間的邪惡及不幸的事物,包括疾病及災害等。原本寧靜的世界,因為潘朵拉這一開,頓時變得動蕩起來。而這個被視作萬惡的盒子當中,存在著唯一的「好」,便是希望。

再論及我在收到那訊息時,之所以感到如此唏噓,正是因為我知道對方正是一名抗爭者的友人,那是我曾經幫助過的抗爭者。即使已經過去兩年,我仍然記得非常清楚,當晚那名抗爭者的眼神縱使存有無助及恐懼,但更多的是堅定。他很清楚自己當刻正在為何奮鬥、為何傷得血流。當晚其中一名抗爭者的話讓我尤其深刻,他說他留意到我的眼中像是在發光一般,儘管他與我只有一面之緣,我們卻都認可了對方對自由及公義的堅持。

或許事實可能真的如那所謂友人所說,我們這一群昔日的抗爭者,都被困在一個革命抗爭的小盒子之內,正如我在闔眼時仍會看見手上的火光;在聽見巨響時仍會憶起當日在街頭的畫面;仍然無法直視運動記錄片的片段。我們的生活,仍然與革命抗爭脫不了關係。然而,就如潘朵拉的盒子一般,在這個小盒子中,我們獲得的並不全是邪惡與不幸,我們獲得的,是信念、是希望、是與自己「齊上齊落」的戰友。運動或許已經完結,但革命的路上,我們都還要走很遠的路。香港人請加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作者》彼岸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