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國會性別比失衡 女性在政壇舉步維艱

  • 時間:2021-11-03 21:30
  • 新聞引據:採訪、共同社、衛報
  • 撰稿編輯:張雅涵
日本國會性別比失衡 女性在政壇舉步維艱
在剛結束的日本眾議院大選中,只有45名女性議員當選,佔總席次不到10%,甚至比上屆選舉還少。 (AFP)

在剛結束的日本眾議院大選中,只有45名女性議員當選,佔總席次不到10%,甚至比上屆選舉還少。此外,日相岸田文雄日前公布的新內閣名單,20名成員中只有3名女性,顯示女性在日本政治領域的參與度令人憂心的低落; 女性政治人物更面臨層出不窮的性騷擾問題,讓她們的從政之路充滿荊棘。

眾院大選結果揭曉 女性席次不進反退

10月31日落幕的日本眾議院選舉,是「政治領域的男女共同參與推進法」實施後的首場眾院選舉,然而當選的女性議員僅45人,不但和上屆2017年大選一樣未能突破一成的總席次,更比上屆席次減少2人。

共同社報導,日本落後於全球的女性政治參與度,現在更進一步後退。此外,外媒報導,長期以來,日本女性政治人物面臨性別不友善的問政環境,性騷擾和性別歧視更是層出不窮。

日本政壇女性參與度低已經是一項老問題。從上一屆的眾議院性別組成來看,女性議員只佔9.9%,根據國際組織「各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Union)今年9月更新的全球國會女性參與度排名,這項比例在190個國家中敬陪末座,為165名。

男性天下 候選人性別比例嚴重失衡

日本國會中女性參與度無法提高,從各主流政黨推出的候選人性別比例就可預測。在這次大選,所有候選人中女性比例為17.7%;儘管日本政府先前設定,要在2025年前讓國會選舉女性候選人比例提高至35%,但距離實現這項目標顯然相當遙遠。

事實上,針對政治領域女性參與低的問題,日本在2018年通過「政治領域的男女共同參與推進法」,敦促各政黨推出的男女候選人比例要相近。然而,執政黨本身卻消極以對,只有少數在野黨在競選承諾中強調該黨推出的女性候選人比例,以及未來的目標。

這次大選拿下465席中的259席,再度保持最大黨地位的自民黨,推出的336名候選人中,只有33名女性,不到一成。

男性政二、三代多 女性出頭難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從提名候選人的性別比例來看,就可預見國會殿堂被男性占據,而包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的許多男性政治人物,都是政二代、政三代出身。第一大反對黨立憲民主黨的兵庫縣(Hyogo)女性參選人安田真理(Mari Yasuda)說,「這幾乎就像男人天生就能成為國會議員一樣。」

安田真理也指出,許多日本民眾認為政治距離日常生活很遙遠,「政治就像是為『特別』的人量身定做的.....以日本的例子來說,就是中年男人和老男人。」

東京上智大學政治關係教授三浦麻里(Mari Miura)批評,參與本屆眾議院競選的女性候選人數量之低,證明日本在改善結構性問題,讓更多女性參與公職選舉上失敗了。

地方議會更保守 霸凌、性騷擾層出不窮

此外,日本政壇對女性的歧視和頻傳的性騷擾問題,也讓許多有意願投入政治的女性心生遲疑。

根據今年稍早日本官方公布的數據,女性候選人和政治人物面臨「猖狂」的性騷擾,包括不當的肢體接觸,以及男性選民的語言騷擾。在接受調查的1,247名女性地方議員中,57.6%的人表示她們曾受到選民、支持者或其他議員的性騷擾。許多人說,她們成為了露骨的性語言,或基於性別的侮辱所攻擊的目標。

日本地方議會更加保守的政治生態,對女性來說更加險惡,尤其地方議會只有少數女性議員,甚至只有1名女性議員,這樣的問政氛圍很容易令人生畏。

女性議員批「這就是霸凌」 

衛報報導,自2015年起擔任東京都西部議員的前田佳子(Yoshiko Maeda)指出,她過去曾收到許多全國各地女性政治人物的投訴,指她們受到男同事的騷擾,包括在質詢中被嘲弄,到不斷對她們施壓,迫使她們辭職。

前田說,「這很純粹、簡單,就是霸凌。」

前田表示,地方議會的氛圍,加上許多可以查證,針對女性政治家和候選人的性騷擾事件,肯定讓許多女性對於投入競選感到遲疑。她補充說,「即使是那些想參與政治的人,也經常因為家人的反對而放棄這個想法。」「女性要成為政治人物,仍然有很多障礙。」

日相岸田上任一個多月後帶領自民黨贏得大選,在岸田稍早公布的內閣名單中,20名內閣中卻只有3名是女性,引發各界批評。專家指出,在經濟上推出「新資本主義」構想,以解決貧富不均問題的岸田政府,也必須跟上時代,從體制內進行改革,創造友善女性參政的環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