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加強不動產授信管控 央行需以選擇性信用管制與財政部、金管會密切合作

  • 時間:2021-12-16 13:2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加強不動產授信管控  央行需以選擇性信用管制與財政部、金管會密切合作
學者認為,主管不動產授信最直接的政策機構,包括央行、財政部與金管會必須密切配合,才能達到管控不動產授信避免助長炒房的效果。沈聰榮攝

在財政部公開宣示對於公股行庫的土建融授信採取積極管理後,金管會也將採取如下措施,第一為拉高不動產授信風險權數來增加銀行從事不動產授信的資本成本;第二為對整個金融機構集團子公司的不動產授信進行控管;第三為金融檢查的範圍與規模將由銀行與票券業擴大到信用合作社等金融機構,上述金管會對於不動產授信的監理政策對於矯正資源配置的扭曲將會有很大的助益。

不動產的授信會成為所有金融機構競相承做的業務之主因仍在於授信利率較一般的製造業授信高出許多,特別是在土地融資的業務,在土地有足夠擔保的情況下,金融機構會認為風險可控而對建商放款。就廠商追求利潤極大的角度而言,商業銀行的做法看似合理。然而,銀行對於建商資金的實際用途與授信約定用途的貸後管理是否落實是我們所應關心的,此外,在許多建商建築所需的購料或營造多由上游母公司廠商提供的情況下,週轉金訂約即使有約定明確用途,在實務上,母子公司間的內部訂價也難以判斷其資金是用有合理使用或有高估的可能。因此,土建融的貸後管理是否確實,有賴金管會擴大金融檢查的規模。

政府應對於土建融授信加強監理以降低外部性

 就政府的角度而言,當金融機構增加對於不動產的授信時,若不動產的授信無助於增加國家的生產力或就業,則表示其無法為社會帶來額外的正向效果或外部性。相反的,若建商只要支付低廉資金成本就可獲得大量的土地與預期的土地利益時,則在土地供給固定的情況下,土地的擁有者將會對於土地的價格有很大的影響力,此時,有實際投資生產需求的生產者將被迫付出更高的成本才可以取得土地,進而排擠雇用人員、購買先進機器與研發的費用,換言之,沒有受到管控或無法做好貸後管理的不動產授信將對國家的生產帶來負的外部性。再者,近期台灣的金融機構業者為了因應銀行法第72-2條的管制上限而要限縮消費者住宅貸款的做法將產生另一個資源配置的扭曲,這在「為了增加建商的土地融資而犧牲消費者貸款 將傷害社會的生產力」一文中已有說明,在上述不動產授信對於社會所產生的負的外部性下,政府部門確實有對於金融機構加強監理的必要。


行政院長蘇貞昌(前中)於立院答詢時明白表示,房屋不能當作一般商品炒作,政府對房價不合理漲跌要拿出手段。學者認為,相關主管機關央行、財政部、及金管會必須密切合作。圖前右為財政部長蘇建榮、前左為央行總裁楊金龍;立者後右為金管會主委黃天牧。

財政部與金管會對金融機構的監理具互補性

在財政部長公開要求公股金融機構須注意土建融的授信業務後,公股金融機構對於建商不動產的授信業務必然會降低,在不動產授信需求不變下,公股金融機構減少的不動產業務必然會流向民營金融機構,換句話說,不動產授信所產生的負向外部性並未減少,在財政部對民營金融機構沒有政策工具的情況下,金管會拉高不動產授信風險權數來增加銀行從事不動產授信的資本成本就顯得格外重要,此外,對於不動產授信的承作量與業務成長率加強金檢,將可以較有效減少不動產業務往民營金融行庫集中,增加不動產授信監理政策的有效性。

矯正負向外部性最直接工具就是央行選擇性信用管制

由上述討論可以知道,政府對於房地產市場的監管並非干預市場,而是矯正不動產授信所產生的負向外部性,這也是從事都市更新這類有助於提高生產力的不動產授信不會受到管制的原因。最後,就減少負向外部性而言,除了財政部與金管會的參與外,最直接的政策工具仍是對於不動產放款授信條件與授信用途的選擇性信用管制,例如,調降土建融的融資成數與嚴禁建商在具生產性工業區的土地借款,若央行可以正視此一外部性對社會的傷害,則採取嚴格的選擇性信用管制,除了可以降低財政部與金管會的監理負擔外,也是矯正不動產市場失靈與活絡國內經濟的有效政策。
 

作者》蔡明芳 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與經濟系合聘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