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土水〈甘露水〉百年後終見客 守護者張氏家族見證歷史一刻

  • 時間:2021-12-17 18:1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黃土水〈甘露水〉百年後終見客  守護者張氏家族見證歷史一刻
文化部長李永得(右前)17日出席北師美術館「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開幕典禮,欣賞黃土水的經典雕塑作品〈甘露水〉。(江昭倫 攝)

紀念台灣文化協會創立100週年而策劃的「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明天(18日)起於北師美術館開展,台灣前輩藝術家黃土水的經典作品〈甘露水〉,也在歷經100年後,重新出現在國人眼前,加上300多件同時期藝術家的作品,見證百年前台灣知識份子如何在黑暗時代中懷抱勇氣向前奔馳!

一尊少女軀幹健碩的挺立於蚌殼中,微微昂首向上,表情嚴肅而專注,雙手向下伸展,彷彿接受天地的精華,等待天降甘霖。

這是台灣重要前輩藝術家黃土水1921年10月入選日本第三回帝國美術展覽會的大理石雕像作品〈甘露水〉,被視為是開啟台灣新美術時代里程碑。

台灣前輩藝術家黃土水大理石雕塑作品〈甘露水〉,百年後終於重現天日。(江昭倫 攝)

國民政府來台後,該作品一度被棄置在舊台中火車站街頭,雕像下腹部和大腿處甚至被民眾惡意潑灑墨水。捨不得〈甘露水〉遭任意丟棄,在台中火車站旁開業的外科醫師張鴻標將她搬運到自家診所保管看顧,卻因為仍處於白色恐怖時期,張氏家族決定將〈甘露水〉封藏,沒想到卻因為今年北師美術館策劃「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在總統府與許多人幫忙下,意外促使這件塵封長達近半世紀的作品得以重見天日,經過修復後,12月18日起將於北師美術館正式與國人見面。

17日開幕典禮上,張氏家族也出席見證歷史的一刻。張鴻標的兒子張士文致詞時指出,〈甘露水〉是在他國小一年級時被搬到家裡來,當時媽媽總是會提醒他,吃完飯要寫作業,不然「姊姊」會生氣,但他卻始終不知道「姊姊」的名字。張士文:『(原音)我一直都不知道姊姊的名字 ,但是高中三年級的時看到在雄獅美術讀到一篇報導中,才知道姊姊名字叫〈甘露水〉,雜誌上竟然還說姊姊下落不明。』

張士文回憶爸爸生前曾說,當本省人懂得外省人,外省人也知道必須尊重台灣人的時候,就是把〈甘露水〉歸還給國家的時候,他認為今天正逢其時。張士文:『(原音)爸爸強調〈甘露水〉不可以捐給國家,〈甘露水〉必須用謙卑的心情歸還給國家,今天望著亭亭玉立的你,我也知道我們已經不能再稱呼你「姊姊」了。你已經是台灣最珍貴的文化資產!再會了,我們心中永遠的〈甘露水〉姊姊!』

〈甘露水〉能夠重現在國人面前,連受邀出席文化部長李永得也強調意義重大。李永得:『(原音)這的確好像,台灣主體性要建構的最後一個拼圖出來了,而且是有點像命運的安排。』

北師美術館「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透過300多件台灣前輩藝術家的作品,見證100年前台灣知識份子如何在黑暗時代中懷抱勇氣向前奔馳的信心與勇氣!(江昭倫 攝)

除了黃土水的〈甘露水〉,「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還展出1920至1940年代時期台灣藝術家代表作品,如台灣文協重要參與成員、同時也是畫家的陳植棋的七件作品,另外陳進的膠彩作品〈繡裙〉為首度公開展出;藍蔭鼎的〈夜晚的麵攤〉、〈南國之夜〉與林之助的〈取景〉也都難得展出。李石樵1936年所繪的一幅〈橫臥裸婦〉,當年甚至被禁展出,這次也在展覽中大方亮相。

展覽同時放映由黃邦銓與林君昵執導的〈甘露水〉紀錄片,另外,策展團隊也放映國影中心最新數位修復的鄧南光的攝影作品與老照片,並透過文學、戲劇等文獻史料,讓參觀者感受在台灣文化協會引領的狂飆年代,台灣文協青年如何在各種文藝領域賣力向前奔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