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俄下令關閉人權組織「紀念」 政治自由沒有明天

  • 時間:2021-12-28 21:01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Foreign policy
  • 撰稿編輯:黃啟霖
俄下令關閉人權組織「紀念」 政治自由沒有明天
俄羅斯最高法院12月28日下令,關閉境內最知名的人權團體「紀念國際」(Memorial International)。(路透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最高法院12月28日下令,關閉境內最知名的人權團體「紀念國際」(Memorial International)。分析指出,自從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執政以來,持續壓制境內反對派人士與人權團體,現在又關閉「紀念」,象徵俄羅斯的政治自由已經消失殆盡。

為前蘇聯死難者發聲「紀念」成俄自由象徵

俄羅斯最高法院12月28日依檢察官提出的要求,以「違反外國代理人法(foreign agent law)」的名義,下令關閉境內最知名的人權組織「紀念國際」(Memorial International)及其分支機構。分析家指出,這是俄羅斯總統蒲亭對異議人士與人權團體持續打壓的最新一波動作,也象徵俄羅斯最後的政治自由正在消逝。

「紀念(Memorial)」組織是在1989年1月,由197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蘇聯異議人士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等多位維權人士共同成立,不但是1991年蘇聯瓦解後異議人士獲得自由的象徵,同時也在日益升高鎮壓的後蘇聯俄羅斯時代,成為異議人士為保留這些自由而奮鬥的象徵。

「紀念」為前蘇聯時代遇害的260多萬人建立資料庫,確認了前蘇聯時代政治犯罪的元兇,也為侵犯人權和政治鎮壓的受害者辯護。

外國代理人與極端主義 鎮壓標籤滿天飛

過去5年來,俄羅斯政府將「紀念」貼上「外國代理人」的標籤,要求他們每次發表公開評論時都要標示這項身份,同時向當局提交財務報告。此外,「紀念」也遭到各種抹黑、警察臨檢,以及涉及違反外國代理人法的8萬2,460美元罰款。

今年11月間,檢察官以「紀念」未依法在出版物上標示外國代理人身份,以及所謂「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等理由,要求解散「紀念」及其姊妹組織「紀念人權中心」(Memorial Human Rights Center)。

維權和異議人士都指出,這些指控毫無根據,具有政治動機,而關閉紀念則是俄羅斯政府決心剷除殘餘的異議聲音,並粉飾前蘇聯時代暴行另一個的跡象。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駐莫斯科的歐洲和中亞部門副主任拉柯辛納(Tanya Lokshina)向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表示,「(俄國)政府正在清楚表明,他們不希望他們的行動受到任何批評,正如他們不希望有任何人提起過去的錯誤。」

俄出現新型態政府 更強硬、更保守

俄羅斯監督政治迫害並提供法律協助的獨立組織OVD Info創始人之一奧科亭(Grigory Okhotin)表示,多年來,克里姆林宮試圖透過監視、騷擾和迫害手段以控制批評的言論,現在他們更試圖全面消除不同的意見。今年,有許多人權團體被關閉,數十名政治活躍人士和記者遭到逮捕,並被迫離開俄羅斯。OVD Info也已經遭到俄國當局封閉。

分析家指出,俄羅斯正走向完全專制。政治分析機構R.Politik創辦人、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學者史塔諾瓦亞(Tatiana Stanovaya)表示,「自從2020年以來,已經出現了一種新型態的俄羅斯政府,它更具意識型態、更保守,也更強硬。」

史塔諾瓦亞指出,此種新型態政府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6年,當時蒲亭開始賦予安全部門大權,以處理更多國內政策,而他則更投入外交政策,包括敘利亞和烏克蘭。

到了2020年,俄羅斯的安全部門已在負責控制非系統性的反對派,也就是真正的反對派,比方反對親克里姆林宮的政黨和組織。

史塔諾瓦亞指出,「非系統性的反對派被視為國家安全的威脅」,「而對反對派開戰儼然成為克里姆林宮執法單位與安保大軍的生存之道,以證明他們自己有用。」

民調下滑 蒲亭加強壓制異議

在此種運作下,俄羅斯大規模逮捕或驅逐反對派人士。

以俄羅斯最敢於批評克里姆林宮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為例。他在遭人毒害前往德國治療後,一返國就被捕,並在2月間被關進流放地監獄。他的反貪腐基金會(FBK)6月間被貼上「極端主義」標籤後形同遭到查禁。納瓦尼及其助理管理的將近50個網站也被關閉,位於數十個地區的辦公室也被關閉。納瓦尼團隊的許多成員與盟友不是被捕就是流亡海外。

分析指出,蒲亭的舉措反映了他對輿論的畏懼。

OVD Info創始人之一奧科亭表示,自2017年以來,由於人民生活水準下降,以及2018年極不受歡迎的年金改革,使得蒲亭的民望明顯下滑,而對「紀念」的最新一波打壓,就是蒲亭對此種情況的反應。

根據全球商業數據平台Statista的統計,2017年1月,蒲亭的支持率高達85%;但是到2021年10月則下滑到67%。而根據國營的「全俄羅斯民調研究中心」(Russian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Center),蒲亭的團結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今年的支持率創下歷來新低。

奧科亭表示,俄國人民擔心的是糧食價格上揚、貧窮以及貪腐,但將批評者噤聲,並不會讓這些問題消失。

然而,奧科亭也指出,「紀念」一案是俄羅斯未來言論自由的測試,對「紀念」的攻擊就是對整個俄羅斯公民團體的攻擊。現在看來,前景極為悲觀。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