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鄧聿文:西安封城亂象  點中極權政權死穴

  • 時間:2022-01-06 15:29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鄧聿文:西安封城亂象  點中極權政權死穴
西安封城後民生物資改由專人配發,不少人家中幾乎斷糧。有網友發現網上歌頌政府免費配送蔬菜的貼文,家裏的地磚都是同一款。(微博)

繼武漢後,西安也因疫情封城引發民怨。中國旅美政治評論員鄧聿文認為,中共的舉國動員體制確能高效穩住局勢,但強力控制的表象下,掩蓋的卻是政府對社會治理低下的現實。

鄧聿文直指,中國各級政府管理理念和指導思想都還處於「前現代」,迷信權力、監控和強制。至於西安,封城後許多方面做得甚至不如武漢,可謂處處漏洞,說明西安基層各部門「條塊分割、互不相通」,一線情況「無人下決斷、無人勇於擔責」。

這篇以「西安亂象點中了極權政權的死穴」為題、在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發表的文章指出,西安封城讓人想起當初武漢封城。但西安封城有了武漢的前車之鑑,且全中國已抗疫2年,北京、上海、南京等地也曾定點封控的經驗下,再出現種種防疫亂象,造成嚴重次生災害而被詬病,就非常讓人意外。

鄧聿文指出,事實上,在武漢封城時,西安也曾封城一段時間,也出現配套措施混亂,只是當時各界都關注武漢,對其他地方的防疫災難沒有重視罷了。

他指出,西安耗費近1個月未能有效控制住疫情,一是對疫情的流行調查「根本就是一筆糊塗帳」,二是緊急應變與組織協調工作不到位。其中,病毒到底是從防疫旅館傳播到社區,還是從入境時就從機場傳播出去,到現在都還不清楚。精準防控要建立在精確疫調結果上,但西安沒能做到這一點。

用一筆糊塗賬完成清零任務

鄧聿文說,西安是個千萬人口大城市,與上海擁有約3000人的疫調隊伍相比,至少需要1000名專業疫調人員。然而,西安從各醫院臨時抽調的疫調人數僅有300人,這就是西安在城市管理上和上海的差距,也是這次疫情失控的關鍵因素。

他批評,西安獨創這種強制「社會面清零」及「一人陽性全區拉走」的作法,是非常野蠻的作法,引發了輿論有關「刻意操作隔離」,以達到「帳面上的防疫成功」的質疑。西安這波疫情的混亂,不是由每天100多起的感染病例引起,而是由「政府的過度防控」導致。

鄧聿文直言,採用野蠻手段強制人們配合和服從,給整個社會人為製造了心理壓力,超過了疫情本身帶給人們的壓力,這還不包括過度防控對基本人權的壓制。而西安疫情讓人再次反思,中國當局的「動態清零」防疫策略是否適當。

他分析,中國政府無法像西方國家那樣能承受死亡幾十、上百萬人的代價,鑑於中國年長居民中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很多,他們不大可能接受歐美「與病毒共存」的作法。加上中國政府無法打消民眾對病毒變種削弱疫苗效用的恐懼,使「清零」是當下最被中國民眾接受的「沒得選」作法。

野蠻強制手段給人們造成的壓力超過疫情本身

鄧聿文認為,中國政府不願調整「動態清零」政策,除考量到春節和北京冬奧的到來及Omicron變種病毒的高傳染性外,也是為了要證明「中國政府比西方國家政府更尊重人的健康、生命」,中國體制比西方優越;此外,中國或許在演練一種「半軍事化的戰時管制」,為今後社會出現動亂等極端情況應變。

他表示,中國當局未必料到的是,地方政府在執行中央防疫策略時,必然會碰到當局的「死穴」。在中國剛性的維穩機制下,要保證執行效果,必須依賴專政工具的強制力,手段和措施的粗暴就不可避免,且地方政府、尤其基層政府在社會治理上,本就能力低下。

鄧聿文認為,儘管有大數據支持,但中國各級政府的管理理念和指導思想都還處於「前現代」,迷信權力、監控和強制。在已經開化和半開化的民意面前,這一定會產生矛盾和衝突,製造民怨和民憤,以至於在社會層面削弱當局的防疫效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