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亡者之歌--反共者的自由之路何其艱辛 只是為了過我們這樣的美好民主生活

  • 時間:2022-01-24 15:5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逃亡者之歌--反共者的自由之路何其艱辛 只是為了過我們這樣的美好民主生活
成都「秋雨之福」教會信徒廖強與女兒任瑞婷一家六人初抵美國,與「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牧師(左三)在機場合影 。(資料照/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提供)

早在預備逃出中國以前,我們最先考慮的就是辦理美國簽證,但因為有明顯的庇護傾向,不符合「旅遊簽證」的定義,所以簽證官拒絕簽發旅遊簽證。同時美國領事館的官員也建議我們前往泰國或韓國,原因是這兩個國家都設有聯合國難民署,可以申請難民身份,再等待救援。

逃到泰國、韓國還是台灣?

回到家以後,我們仔細評估了泰國和韓國的優缺點。前往泰國的優點是中文在泰國的普及度高、生活成本低,我們在申請難民身份期間很容易維持生計。前往韓國的優點是,韓國是一個基督教非常普通的國家,教會可以為我們提供很多幫助,對於我們這樣因宗教逼迫出逃的人來說是很友好的。

不管是逃到泰國還是逃到韓國都有對應的缺點。前往韓國需要簽證,等待簽證需要時間、金錢,還面臨被拒的風險。當時泰國對於中國遊客是落地簽,不存在等待簽證的問題和風險,但泰國一向被中國滲透嚴重,有可能我們沒等到難民身份,就直接被中國警察秘密抓捕回國。評估兩個國家的優缺點以後,我和先生還是決定先到泰國探路,在泰國,我們聯繫到美國人權機構 China Aid,機構負責人傅希秋牧師才告訴我們,逃到台灣!

現在回想當初的種種,每一個過程都環環相扣,身處其中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我們是很幸運的,我們一家是2019年7月初入境台灣,不久後中國方面取消了中國居民台灣自由行,到2019年底武漢肺炎爆發,直到現在疫情危機還在延續,台灣一直嚴守邊境,連留學生和外籍勞工都限制進入。這也是為什麼,在我們家以後沒有再聽說台灣接收到其他合法入境的中國難民。


武漢肺炎疫情危機還在延續,台灣一直嚴守邊境,作者沒有再聽說台灣接收到其他合法入境的中國難民。 (示意圖/Li Lin/Unsplash)

相對於我們一家合法入境台灣,合法延長居住時間,順利等來赴美簽證,聖道教會赴韓尋求庇護的60人就沒那麼幸運。

從深圳到香港再到濟州島

聖道教會位於深圳,離香港只有一河之隔。帶領人潘牧師說,在香港反送中之前,雖然他每個月都會被國保請去「喝茶」,但並不影響教會以及教會學校運作。反送中之後,教會聚會愈發困難,先是牧師出門有人跟蹤,到後來竟然發現自己租不到房子住——這是中國警察常用的手段,通過威脅房東禁止其租房給基督徒,如此就可以把信徒趕出城市,趕出警察負責的轄區。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聖道教會決定出逃,對中國護照落地簽的濟州島就成為首選。

抵達濟州島以後,他們多次向韓國移民局提出庇護申請,但每個人都被拒絕過至少一次。為了拖延合法留在韓國的時間,保證在拿到赴美簽證以前不被遣返,他們只能在被拒絕後一次又一次提交申請,每次的申請費用是一人400美金,對於大家是不小的經濟壓力。而他們都知道這樣的申請是不可能通過的,潘牧師說律師告訴他,南韓的庇護政策只開放給「脫北者」,據首爾的難民權利中心 Nancen 的數據,韓國2020年審核的近1.2萬份難民申請中,僅有0.4%正式獲得了難民身份。聖道教會有60人留在濟州島等待庇護,要通過是不可能的。

韓國待不了 結局恐仍遣返中國

按照當地法規,留韓半年後就可以開始工作,但是留給外國人的工作機會很少,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更難找工作。為了減少開支,他們都住在鄉下,鄉下的工作都以農活為主,讓習慣坐辦公室的白領下地拔蘿蔔,工作一天卻要休息好幾天才能緩過氣。目前大部分人都以摘高麗菜和橘子維持生計,此外就要依靠別的教會救濟。

只是留給他們住在韓國的時間不多了。經過律師一系列努力,1月26號再十四天後,他們就算為非法停留,屆時他們將無法工作,甚至被遣返回中國。而真正被遣返回中國的人都被算為「叛國者」,不會有好下場。


被遣返回中國的人將被算為「叛國者」,不會有好下場。 (圖:Alicia Quan/Unsplash)

對於生活在逼迫中的人來說,常常把出逃想像成「脫離困難」,而「脫離困難」幾乎等同於「擁抱美好」。現實只會給人一盆冷水,出逃是一個漫長又困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沒有國籍、沒有身份,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地上的寄居者。前路不明,家鄉回不去,人如浮萍!正如我也是逃到台灣以後,才知道台灣只是逃亡路上的中轉站,並非終點。等我好不容易到了美國,發現在美國又有新的挑戰。

逃亡意味經歷所有的苦 才能擁抱美好生活

逃亡並不是離開中國而已,直到在一個全新的國家定居,就普通居民一樣生活,否則逃亡之旅就沒有結束。逃亡意味著要經歷過所有的辛苦,才能真正擁抱新的美好生活。

聖道教會的小朋友們到了韓國以後,也並沒有去公立學校上學,不僅是因為教會本身就開辦學堂,也因為家長們認為,韓國是一個留不下來的地方,他們又何須花時間精力讓孩子辛苦學韓語呢?這個答案讓我覺得有點心酸,只希望他們也能如我一樣幸運。

 延伸閱讀 

→中國人權與香港局勢的惡化 台灣恐不得不多思考難民議題
→只能變城市流浪者!打壓秋雨教會 警察、鄰居輪番騷擾到屋主連給借住都不敢
→不一樣的美國夢!對難民來說 美國有自由但也是生離和死別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曾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