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晚舟戴電子腳銬是「奇恥大辱」 八孩母身上鎖鍊官方卻視而不見

  • 時間:2022-02-22 17: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孟晚舟戴電子腳銬是「奇恥大辱」  八孩母身上鎖鍊官方卻視而不見
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近三年後,去年9月底乘坐包機抵達深圳,受到英雄式熱烈歡迎。(資料照/AFP)

徐州八孩媽媽的恐怖事件已經討論有很長一段時間,徐州當地官方發了4、5個官方通告,但因為前後事實不符,被網友當做「皇帝的新衣」,根本不予理睬。中國的各大官媒紛紛噤聲不討論此事,連中國國內所謂的知識份子們也集體被迫或主動噤聲。我一直持續關注這件事,也在我的文章、平台上從不同角度質疑過,只有一件事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當地政府要維護、甚至默許當地的人口拐賣事件?

人口拐賣不可能瞞過地方政府

中國山區人口拐賣不是孤立個案,有時甚至是全村一起作案,在一些小地方,基本上每家每戶都沾親帶故,家裡突然多了一個孩子、多了一個媳婦,根本不可能不被發現,這些事對於政府沒有任何好處,但他們就是放任不管。中國具有嚴苛的戶籍管理制度,男女即便是自願結為夫妻,也需要拿到戶口本才能在政府完成登記,成為所謂合法夫妻。被拐婦女沒有戶口本,根本不可能和買方正常登記結婚。

登記結婚是很重要的,只有合法夫妻,才能辦理所謂的「准生證」去生孩子,達到這些人買妻生子的心願。「准生證」的意思是,政府確認這對夫妻有資格生育,才會頒發准生證。有了准生證醫院才會接受產婦。超生的已婚婦女、沒有結婚證的未婚媽媽都無法拿到准生證。對於她們,只有發生危急情況時,醫院才會暫且先收入院,但同時也要報告計劃生育管理部門,讓他們來調查沒有准生證的情況,是否存在非法生育。這個准生證的作用不僅是生孩子,等孩子出生以後,醫院會給孩子一個出生證,證明他的父母、血型、生日等信息,給孩子上戶口的時候,就必須拿著准生證和出生證一起,才能順利上戶口。

話說到這裡就很明白了,在中國嚴苛的戶籍管理制度之下,拐賣來的婦女兒童,要上戶口、要辦結婚證根本不可能瞞過政府。只要政府願意,有很多線索去調查他們的身世,但全中國各地的政府有默契集體不作為。

制度性的縱容人口拐賣

為什麼中國惡性拐賣事件層出不窮?因為中國對於拐賣打擊力度太小,官方不作為。首先,除非有特別精確的證據證明有生命危險,否則人要失蹤24小時才能報案,這就錯過了最佳的救援時間。其次,中國警察都有自己的轄區,他們要跨區辦事,就要爭取該區的合作。例如,一個人在成都被綁架到上海,成都警方會說人在上海,他們管不到那邊。上海警方又會說人是在成都被綁的,應該在成都報案。警察的互相推脫,給了人販子靈活的作案時間。最後,就算抓到了人販,量刑也不會太重,拐賣婦女兒童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買人的一方,一點懲罰都沒有。

拐賣是一個可見的惡果,其根源與中國堅持多年的計劃生育分不開。中國落後地區重男輕女情況嚴重,導致男女比例失調,所以兩種群體被拐賣情節非常嚴重,一是女大學生,二是健康男童。而堅持計劃生育,把孕婦肚子裡活生生胎兒打下來的,就是政府,通常是中央發令,地方政府執行。換句話說,窮困山區的家庭娶不到媳婦、有些家庭沒機會生一個兒子,最終是政府造成的。當年被迫害的這群人,現在正靠著拐賣婦女兒童,緩解政府強加給他們的悲劇。現在地方政府面臨兩個選擇,第一,解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這樣做的回報就是,a) 繼續得罪當地居民,b)需要幫助被拐婦女兒童回家,是額外的工作,c)如果找不到被拐婦兒的家人,就要自掏腰包照顧他們,d)在大張旗鼓幫助他們回家時,需要跟其他同僚合作,會欠下很多人情債,e)拐賣的事情公開後,群眾會開始質疑為什麼拐賣期間其他城市、省份的警察不作為,如此就招來上級和同僚的憤恨。這樣看來,解決婦女兒童對於地方政府並沒有好處。

那再看看第二個選擇,不解救被拐賣的人。他們的回報是,a)安撫了村民的心,拿住了他們的把柄,b)可以藉口收村民一大筆賄賂。當然,一旦事情暴露,就會非常麻煩,但是這麼多年來又有幾次真的引起全國關注呢?就算這次徐州八孩媽媽事件鬧得全球關注,政府成立專案小組之後,第一時間沒有進行調查,而是開始維穩,官官相護到底。兩相對比,便可以理解為什麼地方政府對於拐賣人口根本不作為。

可憐八孩母至今仍消失在黑暗中

徐州地方政府裝模作樣給出幾條前後不一的官方聲明,中央政府一直裝聾作啞,態度很明顯希望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中國的女生,尤其是女大學生都有種兔死狐悲的淒涼感,多個高校的學生聯名簽字,要求政府徹查此事,留出乾淨、自由的空間,讓八孩媽媽自己來說話,把真相還給社會,把自由還給八孩媽媽,結果只是民眾的聲音一再被消音。前幾年華為財務長孟晚舟被軟禁在加拿大,依舊住著自己的豪宅,中國政府對她的關心有目共睹,中國人深以為孟女士腳上的監控是奇恥大辱。而對於一個普通、沒有姓名的山區婦女,中國政府可以對她脖子上的鐵鏈視若無睹,可見中國的強國夢、「安全感」只針對於權貴和有錢人,並不囊括十幾億普通中國人。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因受中國宗教迫害曾來台避難,後獲政治庇護赴美定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