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幣國際化能搭俄烏戰爭的順風車嗎?

  • 時間:2022-04-01 09:4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人民幣國際化能搭俄烏戰爭的順風車嗎?
人民幣 (圖:AFP)

近期俄烏衝突成為國際議題的大熱門,也對地緣政治局勢產生重大的變化,民主同盟與獨裁威權兩邊對抗態勢更加明確,歐美各國對於俄羅斯的制裁,更是從經濟層面加大到金融、能源、科技、軍事、其他等相關領域。

「一個國家的死路,或許就是另一個國家的出路」除了上述歐美國家對於俄羅斯的強力制裁外,眾所矚目的另一大焦點,則是歐美將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部分銀行逐出(能源銀行除外)環球銀行金融通信協會(SWIFT),俄羅斯多家銀行宣布將加入中國CIP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盧布能否遁入中國人民幣而與之接合,形成另一個足以抗衡美元霸權的新系統,去美元化是否能成真?人民幣邁向國際化這條路是無限蔓延的黑暗,還是已能看到隧道出口處的微光,值得細細探討。

不穩定的雙邊與多邊政治關係易造成人民幣波動

依SWIFT去(2021)年12月所公布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已超越日元以3.2%結算比例,成為全球第四大國際支付貨幣(前三名為:美元、歐元、英鎊),而去年中國外匯存底也來到了3.25萬億美元,GDP亦達到17.7萬億美元,雖低於美國與歐盟,對於人民幣來說,是有些許足夠的底氣;但由於人民幣計價國際債券餘額大幅萎縮,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比例仍低,不穩定的波動造成人民幣國際化的阻力與問題。

此外,中國與其他國家間的政治關係,更關係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是否順暢。以目前美中之間的對抗、俄烏戰爭,再加上「印太版北約」可能成形的情形下,中國與歐盟、東南亞、中東、以及非洲國家的關係維繫顯著更加艱困,在當前歐美國家極力施壓中國須對俄羅斯勸和促談的壓力下,人民幣能否挾帶著盧布暫時的剩餘價值向前推進一小步,非常值得後續關注。

中國CIPS或有小幅成果+巨大製造業支撐

目前的CIPS全球約有178個國家和地區參與,含括3600多家法人銀行機構,雖與現今通用的SWIFT(200多個國家與地區參與,含括1.1萬家法人銀行機構)尚有不小差距,即便眾多國家對著中國敦促與施壓,但中國CIPS已有小幅成果或是不爭的事實,這也是俄羅斯一被SWIFT封鎖後,便立即轉向中國CIPS的最大原因。

此外,歐美國家能將俄羅斯踢出SWIFT,是否會用相同的手段對付中國?這恐亦是一般外界的疑問。基本上來說,歐美國家與中國的經貿往來極為密切,不僅貢獻世界GDP以及對外貿易份額達到一定高程度的比例,更是世界最大製造工廠,從日前美國拜登政府對中國三百多項產品的關稅豁免再度延期至2022年底,就可看出,美國面對國內創紀錄的通膨壓力,必須做出的斷然應處。

即便如此,人民幣如何破除美元對國際金融及貨幣體系的禁錮以及排他性,畢竟美元在全球跨境支付比例仍居於首位(約40%,人民幣僅有約2.2%),而中國內部金融體系的未完善、國際貨幣的使用慣性、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與資本項目的封閉,都是人民幣國際化可能必須克服的問題。

一帶一路+RCEP的拓展讓更多國家愛用人民幣

俄烏戰爭是中國以人民幣捆綁自己陣營國家的利器之一。以目前中國所採取的方略即是先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基礎建設投資,促進人民幣在對外投資規模占比,即便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受到部分歐洲及東南亞國家的反彈,但已經遭綁定的國家,短時間內無法脫困。此外,RCEP在今年1月1日起對6個東協國家(新加坡、泰國、越南、柬埔寨、寮國、汶萊)、4個非東協國家(中國、日本、澳洲、紐西蘭);2月1日起韓國;3月18日起對馬來西亞,已有12個家生效。估計這些由中國主導的政策未來皆有可能逐步擴大人民幣的勢力範圍。

再者,亦有訊息指出,阿烏地阿拉伯為反應對美國中東政策的不滿,以及進一步表現將與中國在多個領域擴大合作,亦考慮以人民幣向中國出售石油;加上,印度向俄羅斯購買原油數量持續增加,以及俄羅斯與伊朗亦正開發SWIFT的替代方案,都顯示中國與俄羅斯正積極拉攏相近盟友試圖改變、鞏固與突破美元圍堵的現況,加速去美元化的歷程。

人民幣國際化真能搭載俄烏戰爭而加速腳步嗎?在歐洲國家因為天然氣問題而一片慘澹的此時,歐洲資本流向美國,美元霸權仍舊強勢,雖有稍微被撬動,但短期內不致崩潰,人民幣走向國際化可能還有頗長一段路要走。

延伸閱讀

--以人民幣作為石油交易的基礎不會影響美元的地位
--中國地緣經濟學的一堂課 看烏克蘭戰爭與一帶一路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