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洲大選政黨輪替 女性成氣候與誠信的新政治勢力

  • 時間:2022-05-24 21: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澳洲大選政黨輪替 女性成氣候與誠信的新政治勢力
澳洲大選政黨輪替,勞工黨領袖艾班尼斯(中)成為澳洲新總理。(臉書)

澳洲在5月21日舉行大選。選舉結果由在野的勞工黨(Labor)拿下勝利,相隔9年後,重新取得執政權。在這次大選,關注氣候變遷的選民和職業婦女,成為重要的第三股力量,促成了這次政黨輪替。

澳洲變天 勞工黨重回執政

澳洲在5月21日舉行國會大選,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領導勞工黨,擊敗由前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領導的自由黨/國家黨(Liberal-National party)聯盟,取得執政權。保守派9年的執政劃下句點,但勞工黨雖然勝選,許多獨立人士所獲得的選票大增,分析認為,這反映出不滿政府處理氣候變遷和性別問題的職場女性與選民,在這次大選中發揮了第三勢力的力量。

在這次大選,由於溫和派選民放棄了莫里森政府,那些離開商業、醫學和媒體成功事業、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的女性,在富裕的都市中心地區,贏走了原本是莫里森自由黨的5個席次。

根據選舉結果,在151席國會中,獨立候選人或小黨綠黨(Greens party)的候選人,拿下16席。

中間派是導致這次澳洲政治變化的主要力量,其中以女性為主,這些人並未組成政黨,由於選舉的代表顏色,而被稱為「藍綠色」候選人,他們鎖定搶攻莫里森保守派政黨的席次。

在談到由女性志工發起的藍綠色選戰活動時,專門研究選民行為的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教授賈克曼(Simon Jackman)指出,「突然出現一場選舉行動,而且獲得熱烈反應,這過去在澳洲政界很少見。」

藍綠色運動 衝擊兩大陣營

坎培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政治歷史學教授華勒斯(Chris Wallace)認為,這次選舉顯示女性不滿莫里森,以及政府對氣候變遷的無所作為;另外還有「讓問責制回歸澳洲政壇的強烈渴望」的支撐。

華勒斯說:「不滿政府的女性,以及希望採行氣候政策的選民,有很大部分的重疊。」

她說,在這次選舉,動員起來的女性人數前所未見,其中包括富裕的中產階級職業婦女,她們身穿藍綠色T恤,搶走聯合政府多個安全席次。

獨立候選人斯坎普斯(Sophie Scamps)搶下自由黨在雪梨已掌握70年的席次。身為醫生的斯坎普斯告訴天空新聞(Sky News):「麥凱勒選區(Mackellar)有很多人說:『我一輩子都投自由黨,但現在他們不能再代表我了。』」

在墨爾本選區打敗財政部長佛萊登柏格(Josh Frydenberg)的兒童神經科醫師萊恩(Monique Ryan)表示,男女同工不同酬以及女性承受暴力,是這次大選的關鍵議題。

賈克曼認為,氣候變遷引起選民最大的共鳴。賈克曼和環保組織「Climate 200」合作追蹤民調數據。這個組織是由一位自由黨前金主資助,對大約20名獨立候選人捐款。

賈克曼指出,高教育水準的選民也不滿政府的誠信問題,包括如何處理國會裡的性別攻擊與性侵指控。在澳洲大部份的職場中,這些行為都是無法被容忍的。

氣候變遷 澳洲選民最關注

賈克曼說,「女性的動力十足」。同時,男性也開始認為「自由黨已成為過去,澳洲已經往前邁進。在氣候問題、性別平等上前進」。

自由黨前財政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莫里森政府原本應擁抱更雄心勃勃的2030年減排目標。選舉結果也顯示,自由黨需要更具包容性。

伯明翰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尤其是今天受過高等教育的澳洲女性,這是一個我們顯然未能有足夠代表數量的群體」。

賈克曼舉例指出,以獨立身份贏得自由黨雪梨富裕選區溫特沃斯(Wentworth)席次的女商人史賓德(Allegra Spender),原本該是自由黨的忠誠成員。她的父親曾擔任自由黨議員10年;70年前,她的祖父在擔任外交部長時,與美國、紐西蘭談判達成了美澳紐防衛公約(ANZUS),成為實現澳洲國家安全利益最重要的支柱。

但賈克曼說,相反的,溫特沃斯成為案例研究,說明了解氣候科學的溫和自由黨選民,以及想要投資更環保技術的企業家,是如何放棄自由黨的。

近幾年來,澳洲環境問題日益嚴重,除了2019年的森林大火,今年澳洲東部遭嚴重水災肆虐。氣候變遷成為這次大選的主要議題之一。

在昆士蘭省布里斯本市(Brisbane)受洪災重創的兩個選區和國會選區(Brisbane electorate),綠黨奪下勝利。綠黨領袖班特(Adam Bandt)表示,自由黨和勞工黨選票都流失,投給綠黨的選民創下紀錄新高,「這個結果是選民的授權,必須就氣候、平等議題採取立即行動」。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