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四與反送中的一線之隔

  • 時間:2022-06-08 00:1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六四與反送中的一線之隔
香港市民於維多利亞公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2020年6月4日/資料照/中央社)

記得當年考完公開試後到大學面試,新聞系的教授問覺得近日有甚麼新聞大事值得說上嘴,我回答了學界杯葛六四集會。

當年很多人常說杯葛六四,是因為「中國關我撚事」。誠然多年以來六四燭光晚會已經同支聯會綑綁,所以自然亦會和民主黨再綁,然後自然就會想到「入錢入錢」。一切一切都是本土派唾棄維園六四晚會的理由,但那一年作為本土派,我依然選擇去維園。

因為我只單純地覺得,我去是為悼念六四,僅此而已。至於之後甚麼訴求,甚至最卑微的「平反六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那就更枉論「結束一黨專政」。我點起那絲毫燭光時,我只想告訴世人有人會記得暴政作過如此屠殺。

我記得我當年到外國留學,大半年中最期待的是六四的來臨。因為那是最可能去證明民主路上從不孤單的一日,不分國籍。在大學裡會有中國學生公開叫罵,在課堂裡會有中國學生借題發揮。坦白說,我亦認同「中國有無民主關我撚事」,但我更認同是世上幾乎沒有人不配有民主,而爭取民主的偉大、美好時刻理應被紀念。

至於其他有的沒的訴求,從來都不是活動的主旨。同樣放到外國(香港同中國),其實不大會有人去管紀念背後的理念是甚麼,紀念從來十分直接。只是香港人甚至華人很奇怪,每次搞一個活動總喜歡弄一個主題,就如今日的五大訴求一樣。這樣想回來其實五大訴求和六四晚會的思路如出一轍,暴動定性vs平反六四、雙普選vs結束專政、屠城責任vs警暴,所以想來由提出五大訴求的一刻,反送中運動就如多年追求平反六四一樣註定失敗……

所以在2019年後的香港,就更有悼念六四的必要。因為六四和反送中其實只是一線之別、一念之差,如果那天理大圍城失心瘋,如果荃灣的一槍向左靠三公分。33年前發生的,其實只是3年前發生的亞種,除了鮮血流得較多外,是毫無差別的。(無錯連捉鬼都有)

幾十年後或者會有人會認為自己開歷史倒車,就如今日仍有人會認為多年來的燭光集會一樣。所以當李卓人、何俊仁甚至何秀蘭都入獄時,說得難聽一點他們也已為這個駕駛不當付出代價。但要轉向,要令車走向唯一出路,總得調頭,而非甚麼都不做…儘管在高壓之下,能作之事不多,但我相信事在人為。

作者》布寒野  前香港網媒編輯,飄洋來台後繼續心繫家園。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