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馬祭出口禁令 糧食民族主義引憂

  • 時間:2022-06-07 21:03
  • 新聞引據:採訪、Nikkei Aaia;BBC
  • 撰稿編輯:黃啟霖
印馬祭出口禁令 糧食民族主義引憂
糧食危機。(圖:Pixabay)

全球糧食系統在經歷COVID疫情、能源價格飇漲,以及氣候變遷等因素的衝擊之後,現在更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而惡化,導致印度和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祭出岀口禁令,試圖保護本國的供應與物價平穩,卻引發對「糧食民族主義」的憂慮。專家指出,這些政策引發通貨膨脹進一步加劇,以及將糧食供應作為武器的擔憂,更可能破壞全球化的努力。

為保國內物價與供應穩定 印馬祭出口禁令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國際糧食價格進一步飇升,糧食危機浮現,而為了確保自己國内的消費與供應穩定,從4月以來,印尼、印度以及馬來西亞等國,陸續對重要糧食產品實施出口禁令,已經引發對糧食民族主義的憂慮。

印尼在4月初對棕櫚油下達出口禁令,雖然已在5月23日解除,但仍非毫無限制的解禁。

印度在5月中旬禁止小麥出口,隨後又從6月1日起,規定印度貿易商需要取得政府的特別許可,才能向國外出口原糖、精糖和白糖。這項命令將實施到10月31日,或直到政府進一步通知為止。

印度不但是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也是2020年僅次於巴西的全球第二大蔗糖生產國,同時也是世界最大的精製糖出口國,禁止小麥與糖的出口,對國際市場影響重大。

馬來西亞也從6月1日起,停止每月出口360萬隻活雞,直到「國內價格和生產穩定」。這項禁令尚未訂定恢復正常的時間。

糧食保護主義加重漲價壓力 貧窮國家尤受衝擊

印度和馬來西亞採取這些行動之際,全球糧食通貨膨脹正持續加劇。世界糧農組織(FAO)的4月糧食價格指數(Food Price Index)觸及158.5點,比去年同期上升了將近30%,主要因為烏克蘭戰爭以及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造成供應與物流斷鏈。

英國雜誌經濟學人(Economist)分析指出,這類禁止出口的政策推高了全球食品價格,卻可能無助於穩定本地市場。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經濟學家基肖爾(Priyanka Kishore)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表示,「岀口禁令加重了糧食價格上行的壓力,並對直接貿易夥伴造成更明顯的影響。」

新加坡三分之一的雞肉進口仰賴馬來西亞,在馬來西亞政府宣布出口禁令之後,新加坡消費者衝到市場搶購新鮮雞肉。

對開發中國家和低收入家庭來說,糧食價格上漲的趨勢特別令人憂慮。紐約外匯經紀商安達(Oanda)的資深市場分析師海利(Jeffrey Halley)警告說,「糧食的稀少性,或者價格的高不可攀,尤其會對貧窮國家,造成遠比油價上揚更快速的通貨膨脹上升和引發社會動亂」,「我們今年可能會見到更多糧食民族主義。」

富國也曾有疫苗民族主義

其實,在俄羅斯和烏克蘭這兩大糧食生產國開戰之前,糧食民族主義已在COVID-19危機期間蠢蠢欲動。比方越南,就曾在疫情初期暫停稻米出口,以確保他們的國內供應。

而由COVID危機引發的保護主義並不僅限於糧食,也包括其他生活必需品。有些國家優先為他們的國民保住新冠疫苗,導致各國的未接種率出現嚴重落差,並讓許多較貧窮國家的國民在疫情下更加脆弱。

當時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曾警告富裕國家的「疫苗民族主義」。

全球化面臨挑戰

日本東京自然資源研究所(Natural Resource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柴田明夫(Akio Shibata)向日經亞洲表示,糧食的供應鏈先前就一直在全球化,其基本模式為:在低成本國家生產糧食,並以低廉的價格運送到各消費國。

然而,柴田明夫指出,此種趨勢已在最近幾年因為多種因素而逆轉,包括像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消費升高、氣候變遷,以及最近的供應斷鏈,所有這些因素都在推升糧食價格。

柴田明夫表示,「隨著糧價上揚,各國改變了立場,優先考慮國內保護和國內供應,行有餘力才會出口」,「過去的觀念是:我們越全球化,越致力於國際市場,我們就越能對糧食安全做出貢獻;但現在,這種觀念正在改變。」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助理教授阿克特(Sonia Akter)向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參考2007至2008年糧食危機的經驗,可以預期更多國家將加以仿效,將讓這項(糧食)危機與食品價格飆漲情況惡化。」

糧食化為戰爭武器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已有人指控俄羅斯利用他國的饑餓作為武器,並竊取俄軍占領區的烏克蘭穀物。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署長畢斯利(David Beasley)指出,俄羅斯不讓烏克蘭糧食出口,是「向全球食品安全宣戰」。

柴田明夫也警告說,擁有大批存糧的糧食生產大國,比方俄羅斯和中國,他們下達的出口禁令,可能在較廣泛的地緣政治爭鬥中成為武器。

柴田表示:「如果糧食生產大國將某些國家劃歸為『友好』或『具有敵意』的國家,就像俄羅斯的作法,而且又表明將『只』對友好國家提供援助;那麼,他們終將會以糧食作為武器。」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