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石油還是人權 拜登沙國政策陷兩難

  • 時間:2022-06-16 11:3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衛報,華盛頓郵報
  • 撰稿編輯:鄭景懋
要石油還是人權 拜登沙國政策陷兩難
圖為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郊區的儲油設備。 (AFP)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7月將展開中東之旅,行程預計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外界關注拜登此行將如何在尋求沙國合作降低油價,以緩減通貨膨脹,以及在關切沙國人權議題之間取得平衡。

美國總統拜登將在7月中旬展開4天的中東之旅,計劃訪問以色列及沙烏地阿拉伯。拜登也預計會晤沙烏地阿拉伯的實質領導人、王儲薩爾曼親王(Mohammed bin Salman)。白宮發言人尚皮耶(Karine Jean-Pierre)指出,拜登將與沙國討論葉門問題、擴大區域經濟和安全合作、來自伊朗的威脅、促進人權和確保全球能源與糧食安全等議題。

由於拜登此次的中東訪問,正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全球性的通貨膨脹問題,美國的通膨率近期更來到超過40年的新高,外界關注拜登此行是否會進一步尋求沙烏地阿拉伯增加石油產量,來穩定國際油價。

但另一方面,不少人也擔憂拜登是否會為了達成在石油和其他領域的合作,而犧牲對沙國人權問題的關切。

拜登對沙國政策轉彎

2018年,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內遭到沙國派出的暗殺小組殺害,至今尚未尋獲的遺體據信已遭到肢解。美國情報機構的解密文件顯示,沙國王儲薩爾曼親王下令逮捕或殺害這位異議記者。

拜登曾在競選總統期間,針對惡劣的人權紀錄,批評沙國是「被拋棄的」(pariah)國家,認為其行為背離了國際規範。拜登上台後並一度暫停了對沙國的軍售案。

但拜登政府對沙國的態度隨後逐漸開始軟化。一方面是為了推動已陷於停滯的伊朗核子協議談判能有所進展,美國需要在中東地區確保擁有堅強的夥伴,另一方面是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更加凸顯了沙國在全球石油市場的重要地位。

沙烏地與伊朗分屬伊斯蘭教兩大派系,兩派系在中東競爭而建構出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遜尼派(Sunni)國家集團,其勢力約佔中東國家的80%;其次則是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Shia)國家集團。兩派常見對抗、仇視與武裝衝突。

沙國近來顯然也對西方釋出善意,除了幫助推動石油輸出國組織及其夥伴國(OPEC+)每日增加石油產量64.8萬桶,也協助葉門內戰的參與各方延長停火協議,這些因素都為拜登的這次訪問鋪了路。

伊朗支持的葉門叛軍青年運動(Houthi)在2015年把國際公認的葉門政府趕出首都沙那(Sanaa),支持葉門政府的沙國率領軍事聯盟介入戰事,演變成一場長達7年的內戰。今年4月,交戰各方達成了一項停火協議,並在6月再度延長停火2個月。

沙國戰略重要性難以迴避

華盛頓郵報報導,曾在歐巴馬政府任職的前國防部官員埃克薩姆(Andrew Exum)表示:「不管你喜不喜歡,沙國仍然是地球上的第二大石油生產國,也是全球經濟的重要參與者,而且在烏克蘭戰爭導致能源價格飆升之後更是如此。」埃克薩姆認為,拜登正在犧牲他的價值觀,以實現過去20年中很少見的現實主義政策。

不過一些專家有不同的看法。美國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執行長杜博維茨(Mark Dubowitz)就認為迴避沙國只會適得其反。他認為,對拜登來說,核心戰略利益是要確保沙國政策會繼續傾向美國,而不是讓它為躲避風險而向俄羅斯和中國靠攏。

人權團體憂 沙國人權議題恐遭擱置

但人權倡議者和民主黨黨內都發出警告,如果沒有人權方面的承諾,這趟沙國的訪問等於是向利雅得領導人傳達一個訊息,也就是嚴重侵犯人權不會有任何後果。

沙國人權倡議者杜瑟利(Hala al-Dosari)告訴美聯社,拜登決定會晤沙國王儲是一項「背叛」。他指控拜登政府「將眼前利益,放在比支持阿拉伯國家民主轉型的長期目標更優先的位置上」。

美國民主黨的參議院2號人物杜賓(Dick Durbin)則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表示,儘管拜登負有艱鉅的任務,要解決汽油價格和找尋方法去發掘新的來源和供應,以降低能源部門的通貨膨脹,因此有必要與沙國打交道,但拜登自己對這次的訪問仍有「複雜的感受」,並認為沙國的人權紀錄是令人無法接受的。

從地緣政治及全球面臨通膨高漲問題的角度來看,拜登訪問沙國的拉攏意圖頗為明顯,但在爭取與沙國展開更多合作的同時,拜登政府如何堅守一直以來所標榜的支持人權立場,也將是關注焦點。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