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大動員基層清零疫情 反傷習長期治理政策

  • 時間:2022-06-17 19:43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外交家雜誌、洛杉磯時報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中國大動員基層清零疫情 反傷習長期治理政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AFP)

在中國嚴格的疫情清零路線下,傳出許多過當的防疫作法,一部分的原因是,實際執行措施的是名義上非官方的基層城市管理單位,以及中共地方黨員和志願者。觀察人士分析,這樣群眾大動員的作法,時常引發社會衝突,反傷害中國的國家治理政策。

清零仰賴大動員群眾 恐傷及政府治理

在北京嚴格的疫情清零政策下,就算只出現少數病例也恐引發頻繁的大規模檢測和行動限制,工廠也面臨停工令,外資已有眾多的不滿,許多企業更已經出走中國或將生產線轉移到其他國家,為中國經濟投下隱憂。

不僅企業有所不滿,先前上海封城期間傳出許多過當的防疫作法,像是無人照顧的寵物被活活打死,嬰兒被集中隔離等,加上人們被迫坐困家中卻面臨物資不足,引爆了強烈的民怨。

即便如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表示,中國將堅持清零策略來應對疫情,線上媒體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分析,實際上,北京清零政策的貫徹,仰賴的是「群眾大動員」,猶如重回毛澤東時代,而這對習近平的官僚治理恐將產生負面影響。

外交家雜誌指出,中國的疫情清零政策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從上而下的中央政策。然而,對於政策的實際執行和解釋則是落在地方政府身上。這促使許多想展現政治忠誠的地方官員重振群眾動員的策略,來實施各項封控措施。

動員模式恐被運用在犯台

外交家雜誌指出,在毛時代的群眾運動後,現代中國持續動員基層中共幹部和人民;不過,和過去目的在重塑人們意識形態的目的不同,如今的基層動員目的在控制社會。在對抗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主要是透過基層大動員來執行大規模病毒檢測和其他封控措施。

位在北京清零政策前線的,是中共地方黨員和志願者,以及中國城市的最基層管理組織–居住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名義上這些組織並不屬於官方,而是民眾自發性的組織,不過,官方極仰賴他們執行政策。

外交家指出,這樣的基層動員恐被運用在軍事上。根據一項外洩的廣東省軍事會議紀錄,會上提議,要把對抗疫情的基層動員方式,運用在未來與台灣的戰爭。

群眾動員非長久治理之計

外交家雜誌並指出,雖然對基層大動員在危機中可能有用,但這不是能夠長久為之的治理策略,無限期大動員來對抗疫情,並不利於實現好的治理。

外交家分析,北京重回透過大動員來進行社會治理,這意味著,中國偏離了「後毛澤東時代」以來的理性官僚主義。

對於習近平決心貫徹嚴格的清零路線,在中國較低級別的政府單位中,有許多地方官員受到激勵,「加碼」作出回應,但這並非出於公共衛生考量,而是為了展示對中央的政治忠誠。

在實際的清零政策執行中,地方官員有很大的解釋權力,這引發許多過於嚴厲的措施,像是設置路障、亂噴消毒水、撲殺無人照看的寵物,有些居委會並違反官方方針,自行擴大封鎖範圍。

居委會過當作為 恐導致國家權威受質疑

這些過度的作法引發了社會騷亂,導致官方隨後進行「維穩」,來消除異議聲音。

這時候,居委會名義上的「非官方」角色又顯現作用。幾名上海市政府官員在6月1日該市恢復正常運作後,否認上海曾宣布封城,並稱封控措施完全是居民自治的結果,而非政府的指令。

地方官員藉由「甩鍋」給居委會,來平息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凸顯了居委會在中國社會中的特殊角色。不過,這卻也可能產生新的治理問題,並可能讓中國這個「威權國家的權威受到質疑」,長期來說可能對政權的穩定造成不明影響。

嚴格清零影響經濟成長 恐威脅習連任後權威

專家並指出,下半年對習近平而言,可說再重要不過。預計在11月舉行的中共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二十大),攸關習近平是否能打破慣例連三任國家主席。在2018年,中國人大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為習近平繼續掌權到2027年掃除障礙。

在這之前,習近平將努力確保掃除異議之聲,包括對他的清零路線的反對者。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 University of Toronto)政治系副教授戴安娜·傅(Diana Fu)告訴「洛杉磯時報」(LA Times),「在習近平預期的第三個任期前,他不會容忍內部出現任何分歧。」她補充說, 在二十大之前,「呈現出一個統一執政陣線的政治工作至關重要」。

不過,在堅守清零下,對中國社會造成動盪,並衝擊經濟成長,可能對連任後的習近平造成傷害。

「洛杉磯時報」(LA Times)分析,習近平本質上是一名官僚,任內藉由強大的軍事實力、穩健的經濟和對全球事務的自信參與來體現一個「新中國」,基本上,任何危機都不太可能破壞他連任第三個任期的雄心。不過,若是失誤則可能產生政治後果,恐削弱習近平在未來5年於中共黨內的影響力。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說,「他(習近平)對政治官僚體系的權力如此之大,這並不是他是否會連任的問題。而是,屆時他的政治議程會受到多少損傷。」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