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屬於你和我的《非遊記》

  • 時間:2022-06-21 09:4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屬於你和我的《非遊記》
「非遊記」特展場館一隅被設計成台北車站候車大廳,許多移工假日就在此聚集。(圖:夏治平攝)

說起遊記你會想起什麼?

會想起未知國度的見聞嗎?還是身處異國與外國人的相處經過?

說起來我都好想再去日本,甚至我亦曾經寫過幾次不同地方的遊記。從2019年開始到2020年的武漢肺炎疫情,香港人與旅遊和遊記之間的距離變得愈來愈遠,我與日本都相距愈來愈遠了。

留在台灣的我們漸漸對遊記變得陌生,但卻有另一方面的生活記事出現——「非遊記」——一種既不屬於寫意的行旅文類,也沒有浪漫的遊蹤剪影的生活記事。走進台北當代藝術館,看到的不只是台灣泰國之間的歷史與移工之間的對話,還看到一眾經過三年時間洗禮後的離鄉者群像——一幕幕屬於香港人的「非遊記」。

「非遊記」展覽呈現台灣與東南亞的勞動文化在政治、經濟、社會、種族等議題下各種面向的寫照。(圖片來源:台北當代藝術館)

「非遊記」展覽透過來自台灣及泰國的11組藝術家/團隊,用了他們各自的獨特視角,深刻呈現台灣與東南亞的勞動文化在政治、經濟、社會、種族等議題下各種面向的寫照,可以說是一場跨時代、跨國界勞動者遷移軌跡的紀實。

策展人提到這個展覽是一種「非官方」的記實,我覺得這也是一種一眾隱形於社會的群體用血與淚交纖而成的一眾族群群像。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與《寶島生存指南》的共鳴感,對從香港來的人而言是最強烈的。

《寶島生存指南》伴隨著四種顏色仿似便利貼的動態時間軸與幾組互相對比的生活語句反映著來台移工的處境,「誰誰誰,來幫忙?」;「問天問地問自己」,「去去去,去寶島!」;「不是想去就能去」,「拚拚拚,拚下去!」;「一不小心就GG」,「待多久,賺多少?」;「寶島玉島奴工島」等等不同呼聲都同時映照著我們,香港人現在也不是想去就可以去台灣;流亡到台灣亦只能靠自己來幫忙自己的同時,卻面對著低薪與學生工作時數限制,令這些想靠自己拚下去的人也很容易誤墮法網,「一不小心就GG」。

《寶島生存指南》伴隨著四種顏色仿似便利貼的動態時間軸與幾組互相對比的生活語句,反映著來台移工的處境。(圖片來源:本文作者)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身分問題總會成為來台抗爭者的一大未來隱憂,很多不同流亡手足的採訪都有提到剛剛到埗時的困境——沒有合法身份。在展區當中有一個是來台移工們在壞老闆底下工作的時候所記錄下的一字一句心底話,文字的情感強烈但卻是教人閱之心酸。其中一個投稿移工叫作「海女」,海女寫到「現在的我是非法的,沒有任何援助,也許也不該得到任何幫助。但當我的身份合法時,又何曾享有合法的權利呢?」。即便是合法的居留身分,卻是有很多地方都沒有能夠享有相應的權利,更何況是沒有合法身分的來台抗爭者們,遭受無良僱主們的扼扣工資、無理拖糧、甚至是更嚴重的犯罪也無路可訴,沒有身分連公平審訊的機會都沒有,比二等公民更二等,是一個沒有任何權利的存在。

#他們就是我們,對來台抗爭者而言,#回頭就是深淵。在逃跑日常之下掛念香港一切的事物都是常態,因為這些生活日常東西是被港共政權所剝奪的。在寶島之下生存,或許真的需要指南。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身分問題總會成為來台香港抗爭者的一大未來隱憂。(圖片來源:本文作者)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