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暖化重要指標 喜馬拉雅山綠化引爭議

  • 時間:2022-08-18 10:47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全球暖化重要指標 喜馬拉雅山綠化引爭議
喜馬拉雅山脈主峰珠穆朗瑪峰,又叫做聖母峰。(圖取自維基百科)

喜馬拉雅山(Himalayan)是地球暖化的指標之一,隨著環保團體鼓吹種樹來對抗氣候變遷,居住在拉達克(Ladakh)寒漠(cold desert)地區的村民展開植樹計畫,希望增加生物多樣性並且創造收入。不過生態專家警告,在樹木無法自然生長的地區盲目造林,帶來的可能會是傷害。

喜馬拉雅山融冰具指標重要性

喜馬拉雅山是世界的屋脊,擁有包括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Mt. Everest)在內的著名山嶽,不但是人類的寶貴資產,它的融雪也是孕育生命之母。然而,喜馬拉雅山是氣候變遷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全球暖化正在無時無刻的影響這片氣候敏感區。科學家們透過衛星觀察和現場探勘,發現冰河快速消融、水資源不斷流失;冰蝕湖面積也變得更大。自本世紀初以來,冰川融化的速度已增加1倍,40多來年整體冰雪消融超過了四分之一。

瓦迪亞喜瑪拉雅地質研究所(Wadia Institute of Himalayan Geology)專家梅塔(Manish Mehta)表示,1990年代中期以來氣候日益暖化,冰河的加速消融可能和全球升溫有關,而喜瑪拉雅山地區的冰河退縮似乎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都快。

在拉達克寒漠這種沒有夏天只有酷寒冬季的地方、以及南亞的其他地區,氣候變遷正在打亂耕作計畫並擴大洪水風險。印度氣象部門專家阿邁德(Mukhtar Ahmad)表示,冰川正在快速融化,降雨和下雪的模式也發生變化,像是暴雨等極端氣事件的發生變得更為頻繁。

鼓勵造林環保又經濟

為了對抗氣候變遷的威脅,政府、環保團體和企業鼓勵植樹造林,這是因為森林能從空氣中吸收導致氣候暖化的碳排,在土壤中汲取並儲存水分,還能為農作物和牲畜提供遮蔭。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的拉達克寒漠地區的楚舒勒(Chushul)村落,年降雨量不到10公分,超過4千公尺海拔有著極端的季節性溫度波動,其實不利樹木生長。

儘管如此,這並未阻止村民對這片光禿禿的寒漠種植15萬棵樹,其中大多是柳樹和沙棘,希望能藉此對抗空氣汙染,促進生物多樣性,並為傳統上依賴家畜的當地人創造新的收入來源。推動這個項目的非營利組織「Go Green Go Organic」副主席辛雷(Gyan Thinlay)表示,這周圍都是荒山,人們現在期待看到綠色植物,這些樹還能為牲畜提供飼料。

造林計畫對於拉達克寒漠社群來說是相當新鮮的事。楚舒勒議員斯坦津(Konchok Stanzin)說,藏傳佛教領袖直貢噶舉仁波切(Drikung Kyabgon Chetsang Rinpoche)在6年前開始鼓勵人們種樹,並從融化的冰川儲水,以協助遏制這個地區因旅遊業增加所造成的碳排放,並透過向營造業提供木材來營生。一旦這些樹木長成,村民們希望除了提供綠色植物外,這片森林還能成為綿羊、山羊和其他牲畜飼料的重要來源。

造林利弊引發爭議

然而,部份生態專家警告,在一個樹木無法自然生長的地區「盲目」造林,可能會破壞當地脆弱且獨特的生態系統。位於印度的阿育王生態與環境研究信託基金(ATREE)專家瓦納克(Abi Tamim Vanak)認為,在沙漠中種樹可能跟在森林中砍樹同樣有害,像是拉達克著名的雪豹和藍羊這些野生動物,並不適應森林生態系統。打造人造森林、特別是在人們不居住的地區,可能會傷害原生棲息地並使野生動物無法適應。

瓦納克表示,種植樹木需要大量的水,因此在不適合生長的環境中造林會使原本已飽受缺水之苦的地區更加乾燥。事實上,在不合適的地方種植的樹木,它們會從適應沙漠的灌木和草本植物中「偷水」,而且在競爭過程中更勝一籌。一群歐洲科學家5月在「自然」(Nature)期刊發表報告指出,雖然大規模的樹木覆蓋擴張,可望在某些地區增加多達6%可用水量,但可能會導致其他地區的供水量下降近40%。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專家弗萊施曼(Forrest Fleischman)表示,除了可能從牲畜和野生動物用水上奪取水份、並因此減少人們獲得的食物供應外,在沙漠生態系統中種樹甚至可能加劇氣候變遷。弗萊施曼認為,避免森林砍伐、改善森林管理,以及保護草原、泥炭地和灌木叢帶被轉換土地利用,才是應該要考慮的優先事項。

不過,對於這個問題的看法仍是見仁見智。除了楚舒勒的居民樂於看到生活環境出現綠色,仍舊悉心照顧種下的樹木之外,印度環境部官員達克帕(Jigmet Takpa)也認為,對沙漠綠化的擔憂被誇大了。他表示,如果在5萬7千平方公里大的地方,種植1、2平方公里的樹木,是不會對沙漠造成傷害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