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二十大日期敲定,中國人心卻惶惶然

  • 時間:2022-09-01 11:3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二十大日期敲定,中國人心卻惶惶然
中共二十大日期敲定,中國人心卻惶惶然。(路透社/達志影像)

本週,中共二十大的會期終於公佈,將在十月十六日舉行。對很多人來說,這就算是一個懸念的終止。意味著,在中國內部,似乎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止或者提早召開這次大會,習近平的連任幾乎就是定局。儘管如此,北京乃至全國的氣氛卻是空前詭異,人心並沒有得到安撫。

人心惶惶 三十年首見

這種人心惶惶的狀況大概是過去十年乃至三十年裏僅有的。一方面,連續近三年的新冠疫情和嚴厲的「動態清零」政策造成普遍的民生凋敝和民怨沸騰,中國大陸溫馴人民的忍耐達到一個臨界點;而且,就在宣佈二十大會期當天,大陸全境的所謂高風險區突增至1600餘個,讓人懷疑這不過是二十大前夕以防控為名的緊急狀態。

另一方面,當連任成為即將到來的現實,大陸菁英最後殘存的一點幻想——對中共體制的自我糾正能力的迷思——也破滅了。在過去十年,儘管眼看著中國公民社會的消失、自由的萎縮和個人崇拜與集權的強化,感受著閉關鎖國的慢慢到來,但是對大多數沈默的菁英來說,他們總是幻想在二十大前夕可能發生最後的奇蹟,以為在經歷了三年疫情之後還將重演1962年「七千人大會」的情景。

北戴河會議前後 政治流言滿天飛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八月份,也是中共例行的北戴河會議前後,沉寂已久的中國政壇又一次充斥了各種政治流言,特別是河北邯鄲的三位黨員董洪義、馬貴全和田奇莊發出的公開信,要求修改黨章,廢除有關黨領導一切和個人崇拜的條款。在經歷了十年連續清洗之後的中共黨內,仍然有基層黨員敢於發聲阻止二十大議程,不能不說,這種抗議在今日中共確實極其罕見,需要相當的勇氣,他們被民間稱作「三勇士」並不過分。


董洪義、馬貴全和田奇莊發出的公開信,要求修改黨章,廢除有關黨領導一切和個人崇拜的條款。(網路圖片)

雖然現實地說,這種來自基層老黨員的抗議,在一片死水的中國或許不會引發多少漣漪,公開信的行文修辭以及基層黨員的身份本身遠不如2018年修憲之後分別發表萬言書的任志強和許章潤,但是,其中政治意義仍然不可忽視。

三勇士公開信 政治意義不容小覷

其一,三位基層老黨員的抗議本身,相對九千萬黨員而言,頗具代表性,即中共黨內經歷過改革開放的老黨員們並不滿意二十大上即將通過的總書記連任。對這些老黨員們來說,雖然已經太晚,卻終於意識到了中共領袖的個人集權和對改革開放路線的放棄,正在顛覆1979年以來鄧小平所主導的集體領導和開放路線,不啻為對這些老黨員的背叛。而這些老黨員們,從此時此刻流連北戴河的元老們到廣大基層黨員,他們的心聲並不是容易忽視的。

其二,更大範圍的,這種老黨員的心聲還代表著中國民眾主體對新文革正在到來的不安。換言之,對殘酷文革的社會記憶並未消失,也是中共內部歷史理性的來源和政治正當性的最後防線,仍然限制著中共去年所通過的新歷史決議文可能的背棄。猶如溫家寶十年前離任之際痛陳警惕文革復辟的危險,這種對文革痛苦的反思記憶完全可能在二十大前夕凝聚起雖不足以反對、但是足以牽制的政治力量。

李克強南巡 中共黨內角力已有斬獲

最後,8月中旬北戴河第一階段會議結束之後,李克強南下深圳拜祭鄧小平、並且說出改革開放不會停止的豪言壯語,在在顯示中共黨內最後的改革派似乎取得了某種成功,譬如在人事佈局和權力分配方面有所斬獲。這意味著,在二十大上,並沒有什麼可見的力量能夠阻止一個新的「人民領袖」的誕生,但是在權力分配上或許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十九大體制,例如改革派對總理位置的控制。

二十大日期敲定 矛盾紛陳的中國前景仍不明

這意味著,中共黨內的某種路線妥協和人事交易已經達成,畢竟對中國政治而言,如果沒有事先達成協議,這種黨的大會根本不可能召開;與此同時,過去十年中共在政治與經濟之間的矛盾,並未因為總書記的連任、人民領袖稱號的加持有所緩解,反而將「帶病」延續到未來,並且可能趨向公開化,如同今年四月以來動態清零與拯救經濟兩個政策的並行,至少在二十大之後的五年內、在一個超級領袖統治下,維持閉關鎖國與堅持開放的共存、軍國主義化與對美緩和共存、新毛主義領袖與儒家官僚共治的局面,儘管這種共存共治或許維持不了多久。

作者》白信  北京政治觀察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