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政治犯到聯合國人權高專 北京陰影壟罩巴舍萊的政治遺產

  • 時間:2022-09-02 21:28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外交家雜誌
  • 撰稿編輯:張雅涵
從政治犯到聯合國人權高專 北京陰影壟罩巴舍萊的政治遺產
政治犯出身,在兩度擔任智利總統任內推動眾多人權政策的巴舍萊,過去4年在聯合國的政治生涯因被批評屈服於北京而蒙上陰影。(路透社/達志影像)

前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8月底任期屆滿離任,政治犯出身,在兩度擔任智利總統任內推動眾多人權政策的巴舍萊,過去4年在聯合國的政治生涯因被批評屈服於北京而蒙上陰影。

最後一刻發布新疆人權報告 巴舍萊黯然卸任 

前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巴舍萊在她的任期於8月31日正式結束的幾分鐘前,壓線發布延宕已久的新疆人權報告,儘管明確指出新疆存在嚴重侵犯人權行為,但巴舍萊在留下這份40多頁的報告後即卸任,沒有人主責捍衛這份代表聯合國對新疆議題官方立場的報告,進一步向迫害維吾爾人的北京施壓,更讓巴舍萊過去4年被批屈服北京壓力,對新疆人權議題讓步的人權高專生涯再蒙上陰影。

曾任聯合國溝通專家,目前任教日本關西外國語大學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的教授柯根(Mark S. Cogan)在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撰文指出,新疆議題定義了巴舍萊在聯合國留下的政治遺產,面對近年來北京對聯合國的掌控增強,對照的是巴舍萊任內的大部分時間,與曾任葡萄牙總理的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在面對北京時,對於新疆人權議題選擇沉默。

從政治犯到智利第一位女總統

回顧巴舍萊的政治生涯,一路從政治犯到成為智利第一位女總統,再進入聯合國,挺身對抗極權,為被壓迫者發聲的形象鮮明。

巴舍萊在2005年及2013年兩次當選智利總統,政治犯出身的她在任內積極推動多項人權政策,其中最具里程碑意義的是在第一個總統任期中,設立了紀錄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侵犯人權行為的「智利記憶與人權博物館」(Museo de la Memoria y los Derechos Humanos)。

巴舍萊一家人就是皮諾契特16年統治期間,受到迫害的成千上萬人之一,她官拜空軍將軍的父親因為反對皮諾契特發動政變奪權而被捕,最終死在獄中;巴舍萊也在23歲時被捕,成為皮諾契特統治下的政治犯。

巴舍萊後來在智利進入民主化時期結束流亡返國,開啟政治生涯,一路晉升至左翼社會黨的高層,並在2005年成為智利第一位女總統。她在任內推動轉型正義、改善國內基礎設施,以及推出窮人可受惠的基本退休金政策。在擔任2010年成立的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的第一任執行主任後,巴舍萊回到智利出任第二任總統任期。

人權高專挑戰 中國影響力滲透施壓

巴舍萊對抗獨裁者的人生經驗,以及在執政期間積極推動社會正義政策,讓她在2017年被提名,以及後來成功出任聯合國人權高專時受到廣泛讚譽。但她也面臨到國際政壇的挑戰與右翼政治人物的訕笑,像是巴西右翼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公開嘲笑她,並稱讚獨裁者皮諾契特。

另一方面,在美國前總統川普任內「美國優先」的政策下,不重視國際組織 ,更讓美國退出聯合國的人權理事會(UNHRC),一直要到3年後,拜登政府才重新加入,然而與此同時,北京在這段期間趁著美國退出,在人權理事會趁機擴大影響力。

儘管如此,最終定義巴舍萊在聯合國留下的政治遺產,就是她如何在這個北京加強掌控的機構,應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的鎮壓政策。

新疆議題決定巴舍萊政治遺產

2017年,北京以打擊極端主義為由對新疆加強掌控,當時開始有越來越多被揭露的證據指出,維吾爾人遭集體不法拘留、虐待和強迫勞動,以及維族婦女被強迫節育和絕育,這些殘酷行徑使新疆人權議題在國際上開始受到更多關注。在當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也就是各會員國輪流接受其他成員國對其人權狀況進行審議,在當年輪到中國,在這項審議期間,包括新疆地區的中國人權問題被廣泛引述。

大約從這段時間起,新疆人權議題開始於國際上延燒,聯合國的立場也受到關注。在2018年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會上,當時剛出任人權高專的巴舍萊承認,中國的人權紀錄不斷惡化,並稱維族人被任意拘留的情況「令人深感不安」(deeply disturbing),她並展現出要在這項議題上,和中國當局加強接觸的決心。

日本關西外國語大學教授柯根指出,但對巴舍萊來說不幸的是,她在任期之初表達的決心,在後來的4年任期內越走下坡,多數的時間都對中國人權議題保持沉默。甚至在專家提議作出其他作為時,例如任命一個新疆問題報告員(Special Rapport),或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命一個專家小組,巴舍萊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都漠視這些提議。

再加上巴舍萊今年5月爭議的新疆行,全程受到北京看管與嚴密安排,淪為北京的政治宣傳,這都已永久損害她的聲譽並有損人權高專辦公室(OHCHR)的專業度。最後,延遲一年公布的新疆人權報告,在她卸任的幾分鐘前才公布,這是「不尋常,也可說是不專業」的行為,因為她不再在場回應問題, 她的辦公室將沒有足夠的權力和資源來應對後續發酵的效應。

巴舍萊在任期屆滿黯然卸任,批評人士指出,巴舍萊過去4年大部分時間的沉默將永久銘刻在她的政治遺產上,她的繼任者不能重蹈她的覆轍。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