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佩瑜首出「輯」 回應十年沈寂之謎

  • 時間:2022-11-18 22:0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洪佩瑜首出「輯」  回應十年沈寂之謎
2010年參加電視選秀歌唱節目一鳴驚人後,洪佩瑜沈潛十年,直到今年才發行個人首張專輯《明室》。(其後音樂提供)

洪佩瑜是大二那年參加選秀歌唱比賽,歌聲一鳴驚人,比賽過程長達8個月,最終摘下亞軍,隨後發行單曲〈踮起腳尖愛〉也廣為人所知,許多人到現在都還記憶深刻,卻也總會問:「怎麼人後來不見了?」如今帶著首張個人專輯《明室》面對大眾,洪佩瑜也給出了答案。

選秀節目走紅後陷迷惘

洪佩瑜其實是舞蹈專科畢業,因緣際會參加了選秀歌唱節目,「我當初就真的只是單純愛唱歌而已,但節目的設定與我想的有差距,跟我的價值觀不同,我也似乎迷失自己⋯⋯。」

結束這段神奇歌唱之旅後,洪佩瑜沒有像一般劇本該有的發展,發片當歌手,她反而回到學校繼續完成課業,回到舞蹈專業,之後加入了知名編舞家周書毅當時成立的「周先生與舞者們」舞團,到不同地方跳舞。

那段時間,洪佩瑜不再開口唱歌,連媽媽都感到奇怪,「平時很常聽你哼哼唱唱,怎麼現在不唱了?」這個變化帶來了影響,原比她想像還要大,首先身體很誠實告訴了她,「我在與舞者一起創作即興時,他們都發現我好像什麼地方卡住了」。

2016年,周書毅的舞團解散後,洪佩瑜繼續選擇當自由舞者,當時接了編舞家林素蓮的一個舞作〈福吉三街〉,編舞家要求舞者邊跳邊唱,「表演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想起來,唱歌這件事情其實讓我很開心。」

洪佩瑜也才回頭檢視並意識到,雖然跳舞時不會用到聲音,但聲音與喉嚨都是身體的一部分,「當我有意識把身體某個東西關掉的時候,我身體的自由度也跟著被限縮了。」

赴日度假打工 找回自我認同

2018年底,洪佩瑜決定換換環境,選擇到日本打工度假,當時因為不停要和新朋友與面試負責人介紹自己是誰,以前做過什麼事,「我在過程中好像慢慢又意識到,對啊,我是一個跳舞的人,我是一個表演的人,我是一個唱歌的人,知道我可以、也會擅長做一些事情,就慢慢找到自我認同。」

也是那段日本的感受經歷,讓洪佩瑜下定決心不要再繼續打工生活,「當時想要做一件不會被取代的事情的念頭蠻強烈的!」洪佩瑜說。


洪佩瑜期待首張專輯《明室》,重新讓歌迷再一次認識她。(其後音樂提供)

重拾音樂之路  陳建騏是最後一塊拼圖

走過十年沈澱過程中,洪佩瑜不是完全沒有接觸到演出,但能堅持到發行首張專輯,知名音樂人製作人陳建騏始終一路默默關注,更是促成她發片的「最後一塊拼圖」。

陳建騏在洪佩瑜歌唱選秀時就聽到她的聲音,而且記住了,有一回《地下鐵》音樂劇重演,擔任音樂總監陳建騏找了她參與某個角色演出,後來陳建騏在SONY唱片當音樂總監期間,也兩度問過她是否有發片當歌手想法,之後也因為陳建騏牽線,演唱了電視插曲、影集配樂等,平時有機會遇到了陳建騏時不時都會「佛系關切」。

相較於時下流行音樂人自己寫歌自己唱,洪佩瑜在首張專輯多數仍是唱別人的歌,僅參與部分歌詞創作,陳建騏則以演奏家總是演奏古典音樂為例,強調演奏也是一種創作,歌唱同樣可以有很精彩的詮釋。

對音樂有獨到見解的陳建騏尤其在意文字與演唱是否咬合,「不是說技術,而是情感要能表達,可以技術很不好,可是一唱就會觸動某些事情,佩瑜在這個部分我覺得是很足夠的,也會跟現在市場歌手有很大的區隔,她的特色就在這裡。」陳建騏說。

洪佩瑜透露,她平時有寫日記的習慣,喜歡看書,看到喜歡的文字會抄寫下來,不是自己寫的歌詞也會多抄幾遍,讓自己熟悉,已經成為某種儀式感。陳建騏也提到,幾年前他幫陳奕迅製作〈我們〉這首歌時,發現原來陳奕迅也是習慣抄寫歌詞,抄到自己有所感受理解為止,「認真的歌手,總是會提前做好準備」。

談到發行首張專輯契機,則是2020年底,參與了另一位創作人王小苗詩集概念專輯以及小型演出,當時夥伴們一起工作的感覺很不賴,就覺得好像可以試試看,但似乎還少了什麼,就邀請陳建騏一起加入,補齊音樂最後一塊拼圖,最後經過討論,大家決定一起成立公司並展開製作專輯籌備工作,同時爭得文化部補助,首張《明室》專輯就這樣在千呼萬喚中誕生了。

《明室》專輯中歌詞文字相當程度反映了洪佩瑜這個人不同面向,愛哭的洪佩瑜也笑說,整張專輯都是在淚水中完成,錄製過程有因情緒被觸動而哭,也有因崩潰而哭,她希望專輯能作為一個再出發,讓大家重新認識洪佩瑜的「開口」,未來除了音樂之路,在其他表演領域,她也都希望盡可能嘗試,勇敢踏出每一步!


洪佩瑜(左)決定發行專輯時,知名音樂人陳建騏(右)加入團隊讓成為最後一塊拼圖。(其後音樂提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