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右輿論 中國擴大控制海外華文媒體

  • 時間:2023-01-13 11: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楊明娟
左右輿論 中國擴大控制海外華文媒體
過去10年間,中國國內變得更加專制,對外則尋求在其他國家內部發揮影響力。(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共產黨正尋求加強在海外的影響力,在亞洲、澳洲、北美和歐洲世界各地收編當地的華人媒體,投入巨資支持這些媒體,目的就是在國際舞台「講好中國的故事」,「發出中國的聲音」。

控制華文媒體 塑造形象

過去10年間,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統治下,中國國內變得更加專制,對外則尋求在其他國家內部發揮影響力。在許多方面,中國已經取代俄羅斯,成為最致力於干涉其他國家的外國勢力。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格蘭奇克(Joshua Kurlantzick)指出,北京這場全球影響力攻勢始於亞太地區,現在已擴大到北美、歐洲和世界其他富裕自由民主國家。中國希望藉此讓其他國家的公眾和意見領袖,對中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有更正面的看法,為中國在國際上發揮更大角色鋪路。

然後,北京可以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世界:宣傳北京的威權資本主義思想,以及一種封閉的、嚴格審查的網路和媒體環境。

北京使用的最大工具之一是,加強對世界各地華文媒體的控制。在美國,有大量講華語的人,親北京的老闆幾乎接管了所有的華文媒體,除了像新唐人電視台少數幾家較小的媒體之外,觀眾和讀者幾乎無法得到對中國的獨立報導。

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大多數民主國家也有類似情況,親北京的擁有者已經接管了大多數華文媒體。

加拿大是世界上人均華語移民的首選目的地之一。格蘭奇克表示,為數不多的獨立華文媒體受到來自北京的巨大壓力,面臨廣告商流失等各種威脅。

例如,加拿大最大的華文媒體星島日報,已經從對中國的更獨立報導,轉向親北京的報導。加拿大星島日報的記者向來敢於批評中國,但如今這些人不是被排斥,就是最終被趕走或退休,例如前總編輯何良懋。


敢於批評中國當局的媒體人或被排斥,或被趕走或退休,例如星島日報前總編輯何良懋。(擷自廣傳媒YT)


星島日報已轉向親北京的報導。

星島日報並非唯一,加拿大大多數華文電視、網路和印刷媒體,現在都遵循親北京的路線。

勢力進入校園 改變對中國論述

此外,中國也正在加強對外國校園的總體影響力。北京對許多中國學生團體,影響力變得強大,這個趨勢在加拿大、澳洲、美國、歐洲和東南亞都出現。

例如,加拿大香港聯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 ACHK)在2021年發佈的報告證實,北京在加拿大校園建立了廣泛的影響力行動,以壓制對中國政策的異議,騷擾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對北京批評者,並與加拿大大學建立夥伴關係或資助加拿大大學,藉此改變對中國的論述。

北京也在主要社群媒體平台上發揮更大的作用,在其他國家傳播越來越複雜、關於政治和社會的虛假資訊。

中國正效法莫斯科採用的分裂、兩極分化策略,對於克里姆林宮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等遙遠地方破壞選舉和煽動虛假資訊的成功,印象深刻。

這兩個專制大國似乎比過去更加團結,試圖從內部破壞民主社會,並在歐盟、美國和加拿大等其他重要民主國家內部,播下分裂的種子。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仿效莫斯科的強項,用協調一致、破壞性和虛假的敘述淹沒社群媒體平台,而不再是限制社群媒體平台的使用,例如審查北京不想要的資訊。

散播假訊息 左右輿論

中國也鎖定自由民主國家的部份政治人物,從國會知名議員到地方和省級官員。這些人往往對中國的影響力運作知之甚少。例如澳洲就曾爆發了幾次醜聞,參議員和其他知名政客被發現從親北京的主要捐助者接受禮物和現金。中國對政治的明顯干預,是導致澳洲通過嚴厲的外國干涉法的主要因素。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Organization)的民意調查,隨著中國建立影響力的計畫逐漸曝光,以及中國採取支持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侵略戰爭等外交政策,中國的國際形象,直線下滑。

日益負面的形象、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在亞洲的軍事集結、對蒲亭的支持,是否會削弱中國在全球影響力的行動?

答案或許是肯定的。中國的一些努力,例如擴大中國環球電視網和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等主要官媒,將因北京日益不受歡迎而受到沉重打擊。此外,一些學生協會、公民社會和一些政治人物,可能會對與北京的任何聯繫,變得更加謹慎。

然而,在採取關鍵措施挫敗中國的努力之前,北京仍將擁有許多具影響力管道。格蘭奇克建議,這些國家可以向其他一些自由民主國家學習,例如芬蘭或台灣,提高公民的數位素養,部分方法是將更多的數位素養計畫納入學校課程。

他們也可以做出更廣泛的努力,教育地方和國家級的政治候選人,瞭解外國影響力的努力以及如何阻止;也可以制定嚴格的外國干涉法律,這些都是面對北京擴大影響力的最佳回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