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特攻隊(一) 事實查核中心讓假新聞無所遁形

  • 時間:2018-08-15 09: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查核員透過各項求證技術,揪出假新聞。(詹婉如攝)

什麼!這是假的?在有心人士的刻意操作下,網路訊息有時真假難辨,特別是台灣年底選舉將至,從行政體系到各政黨亦擔憂假新聞亂竄,無不嚴陣以待;很多不實訊息,在未被戳破前,常被以假亂真,甚至被廣為轉發,不知不覺中,民眾成了散佈幫兇,國外甚至將傳播假資訊視為一種羞恥行為。醞釀了四年,台灣第一個與國際規範接軌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Taiwan FactCheck Center)今年7月31日成立,成為全球149個事實查核計畫組織的一員;「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除了主動出擊,執行虛假訊息的事實查核外,並接受民眾申訴,同時也招募查核員與志工,告訴大家,我們不是玩「假」的!

◎四位查核員聯手揪出假新聞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諮議委員、中正大學傳播系胡元輝教授說:『(原音)這裡是緊縮的空間,不過很溫馨。』
記者說:『(原音)辦公室真的好小。』
胡元輝教授說:『(原音)非營利組織在意的是如何把事情做好,倒不在意我們的工作條件一定要如何美倫美奐,呵!』
在「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重要推手、中正大學胡元輝教授的帶領下,我們進入一個3坪大的辦公室,裡頭坐了四位查核員,桌上的電腦,是他們揪出假新聞的重要武器。

如何把事情做到最好,辦公室裡有許多討論。查核員黃泓瑜指著電腦說,7月31日「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官網正式上線後,除了公布第一批查核報告,也接受公眾有關假新聞或假訊息的申訴,原則上,與公共事務越密切、對大眾產生影響越大的疑似虛假訊息,就會吸引他們的目光。
◎點選假新聞 當心個資被竊
查核員黃泓瑜說:『(原音)一開始是從質疑消息來源出自哪裡。』
記者說:『(原音)你從這個網址就看到www.coco為首就能判斷內容存疑?』
查核員黃泓瑜說:『(原音)那裡是大家很愛傳佈的內容農場,我們會去看這是內容農場出來的後,再查這個內容如何產出?因為內容農場最明顯是它没有編輯和記者,也很少寫消息來源在哪裡,那我們要去在內容中去找尋消息來源;有些是來自中國的內容農場的話就有點危險,這是資安的問題,民眾一點進去之後,有可能會被盜帳號,或你的資料會外洩或者按旁邊的廣告就有個資外洩情況,很多時候假新聞的目的是要竊取這些資料,才騙取你去點閱它。』
好的標題能吸引許多網友注意,特別是很多人看到保健的訊息都會主動點進去瞧,當然,秉持著所謂「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理念的熱心民眾,更會將信以為真實的資訊廣發親友,於是在不知不覺中,上了內容農場的當,被騙取點閱率之外,更讓人擔心的是個資外洩。
◎假的!踮腳尖防中風是謠言
黃泓瑜指著一則手機裡的訊息說:『(原音)其實我有要求朋友多傳這些東西給我,讓我去查核;像這則很明顯用誇大的語氣啊!譽如說,常見世界上最簡單的事情開場,不可能有這樣的單一根據去做,像踮腳尖就可防中風、痴呆、降血糖?像這種誇張的語法大多是內容農場製造,我們當然要去懷疑有没有科學根據在。』
假新聞的傳播不是現在才開始,消弭它也非一朝一夕,只是在社群傳播的年代,讓這一切如山洪爆發、氾濫成災,假新聞內容配上聳動的標題糖衣包裹,比真實的新聞更容易被人注意。
◎假新聞氾濫嚴重 危害民主發展
對於新興「社會公害」,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諮議委員胡元輝教授語重心長地說,不實訊息傳播,小到干擾民眾生活,大到可以影響國家社會發展。他說:『(原音)假設我們對於一些政治立場的判斷或公共議題的討論都是建立在錯誤的事實上,那我們很可能就會加深彼此仇恨,這種仇恨其實是民主化的敵人;我們看到歐洲也很在意這個問題,像他們對Hate speech就非常在意,因為像他們有難民和移民的問題,如果這些問題不斷地再被政黨或政治力量運作為不正常的發酵,那就很容易造成民情的激憤和社會的極端。』
極端言論傳播有多恐怖?還記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嗎?假新聞在大選期間氾濫到動搖選情地步,但也拜這場全球矚目的選舉之賜,讓它成了人人關注的重要詞彙。
2016年,曾赴美參與選後媒體論壇的政治大學新聞系徐美苓教授,談到她在「後事實」此刻的觀察。她說:『(原音)我們一直強調什麼是Fact?什麼是真實?可是美國選民碰到一個極端化選戰的時候,他們是要去找同溫層的,選擇在twitter或新聞平台上去看候選人資訊時,他們不定想看事實的部份,而是要去看合乎心目中價值觀的部份;所以,這個時候,某候選人講的話是否為歧視?是否未經查證都不是重點,因為現在所謂後事實年代,很多閱聽人他們要的是尋求符合他們情緒的訊息。』
數位時代,民眾可以輕易地篩選自己想要的訊息,形成一股強大的網路同溫層,而候選人也能針對社群平台受眾作精準鎖定,若偏頗的訊息足以撼動選民思考,那麼,我們是否要擔心台灣年底選舉將至,不實且煽動性報導的負面效應,也有影響選舉可能性?
胡元輝教授說:『(原音)現在兩岸訊息傳播是非常快速的,微博微信訊息很快地轉為在Line或臉書上面的消息,那這樣的傳播若是健康的交流是可以的,但此刻有人擔心,以及我們的政府也發現這樣的現象,就是中共政府有計劃的操作之下產生的假新聞訊息,如果是這樣,它就會扭曲兩岸正常的資訊交流,那到了選舉這樣操作,它就會扭曲選舉的意涵。』
◎人類認知缺陷 假訊息大量散播
假新聞,甚至會強化接收者的既有錯誤認知,特別兩岸訊息交流頻繁,訊息的正確性與否,不可不慎!當然,假訊息傳播的過程,我們也不能忽略散怖者的人性!胡元輝說:『(原音)我們現在假新聞或訊息最大的土壤就是來自人類認知上的缺陷,比如我們面對新的事務的時候,我們通常是根據舊有的框架來看待它,一旦它跟我們的認知不太一樣的時候,我們就先把它排除;或者倒過來講,我們想吸收新知的時候,我們會先去找根原有框架一致的訊息,這類在心理學的研究上是非常清楚的,但也因為有這樣的認知缺陷,所以我們也很容易被假新聞或訊息吸引到,在這樣不斷自我強化的過程中,就常把假的當成真的。』
◎打假動起來 全球149個事實查核計畫
事實查核已在全球受到廣泛重視,儘管第一個獨立的政治言論事實查核組織21世紀之初即成立,不過,由於假新聞與病毒式傳播等的影響,事實查核網站約在2010年之後,才在全球出現快速成長。
胡元輝教授指出,根據杜克記者實驗室(Duke Reporters’Lab)的調查,截至2018年2月,全球已有149個活躍的事實查核計畫,亞洲佔22個。
為何事實查核工作在近年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胡元輝教授點出問題,他說:『(原音)如果媒體角色扮演的很好,政府人物也不亂來,就不會有事實查核了!所以你就能發現,當政治人物言不由衷,當媒體不能夠傳遞真相的時候,事實查核機制被期待,它就跑出來了,因為它要解決失落的那個部份,那個部份很簡單就是呈現事實;媒體不就是呈現事實?傳遞真相?你會發現這個部份是媒體没有善盡職責,當然這不是只有台灣啦!全球都是。』
◎源自民間捐款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力求客觀中立
為追求公正與獨立,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排除政府資金溢助,是捐款成立的民間組織,屬非營利性質。查核中心所有的查核項目,經由會議討論後決定,而且最終報告於公布前至少得經過3位查核人員確認後才能在官網公布。
從2015年開始的思索、醞釀,最終,在台灣媒體教育觀察基金會與優質新聞發展協會一群學者專家的共同努力下,2018年7月31日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上線,並接受民眾申訴,同時與國際規範接軌,至今已產出八則查核報告。
◎打擊假新聞 各國發展脈絡不同
全球事實查核計畫近年來已展開跨國合作,在波因特學院(Poynter Institute)的推動下,2014年起,每年舉辦全球事實查核領導人會議。黃泓瑜於今年6月赴羅馬參加年會,他說:『(原音)去了年會才發現到在事實查核這樣的一個組織上真的已發展非常成熟了,舉個例子,像我看到泰國就有一個事實查核的節目,針對謠言在節目上闢謠,其實泰國已經努力好多年了,然後現在才能呈現。』
曾有人這麼形容,東南亞部份國家是假新聞重災區,特別是多數的假新聞由政府刻意釋出,若以民主與媒體發展程度來分野,雖各國對假新聞喊打,但發展背景有著極大的不同。胡元輝教授說:『(原音)像美國的事實查核運動,基本上被視為一個新聞改革運動,那在不同國家會有不同脈絡;的確,在東南亞有些國家民主發展比較低,所以基本上這些國家政府壓抑上比較高,所以事實查核基本會呈現對政治的不滿,對政府假訊息的闢謠。』
◎這是真的嗎?閱聽人得多驗證
生活在一個真假難辨的世界,怎麼辦?如何避免亂象滿天?除了現有督促社群平台承擔社會責任,並接受民眾檢舉外,看到訊息時,大家若能多問一句「這是真的嗎?」很多時候,閱聽人自己的一個驗證也可見真章。
政治大學新聞系徐美苓教授說:『(原音)我們就把訊息轉貼到谷歌上,稍稍搜尋一下;其實我自己也常做這樣的事情,就會發現,其實早就有人證實這是一個假新聞,所以我們閱聽眾也能負一下這種責任,多管其下,這個問題就不會像我們現在看到這樣嚴重。』
◎謹慎分享 傳播假資訊被視為恥
多一份查證,少一個假消息傳播,胡元輝教授認為,從人性的角度出發,或許也是一個減少假新聞的方式。胡元輝教授說:『(原音)當你在分享一個資訊的時候,同時你也會出現一個責任,就是你分享的是正確資訊,所以,國外已經開始有人在倡導,要把傳播錯誤資訊當成是一個羞恥,那你可能就會想,我在傳播前就要謹慎一點,我想這就是國外在談羞恥的原因。』
看見真實,才能打造美好的台灣!為了深化公眾的資訊與媒體素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持續招募志工與特約查核員,也想成為打「假」特攻隊一員?您可以加入8月25日志工培訓行列。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