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專題報導

華人作家報導:

影像紀錄報導

經濟瞭望報導

國際視窗報導

人物專訪報導 

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E-Mail: lulu@rti.org.tw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20-04-09
心怡
經濟瞭望...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4-02
心怡

武漢四月八日正式全面解封,中國自復工後,官方言未有大爆發疫情,鍾南山說: 隱形病患不多; 相反歐美疫情急轉嚴峻,這解封後對疫情擴散性及全球經濟變化如何? 訪問香港時評 趙博分析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3-26
心怡

香港獨立聯盟 陳家駒: ( 眾志早前將其黨章由自決改為民主進步, 這做法是進步或是退步呢?)首先很遺憾黃之峰在上次區議會選舉中參與資格被褫奪, 周庭, 黃之峰等眾志人馬是牢牢被釘著,如果他們去參與立法會選舉的話, (都是一樣),是, 他們改黨章的做法是希望可以參與立法會選舉, 從而降低自己一些要求, 嘗試看政府是否會給機會他們參與. 對於我們獨派來說, 這做法是有些離棄我們, 眾志在2016參與立法會選舉,他們設立民主自決的理念是想包容各個人的政治取向, 包括泛民, 支持永續基本法的本土, 梁天琦及陳浩天的香港獨立等, 取得各派平衡, 在立法會可取得巿民支持, 很可惜, 當梁天琦, 陳浩天被DQ後, 青年新政也都不能完成立法會議員職務, 在這四年間, 獨派及本土派處低迷, 我們是沒辦法在不同地方表逹我們訴求, 也不知道要從哪個合法途徑去宣揚我們的主張, 去年陳浩天民族黨也被取締, 現在被抹黑成一個黑社會組織似, 眾志的做法是可以理解, 因為在去年的運動中有很多注視投射在眾志身上, 但我相信政府是絕對不會就此放過眾志, (就算改了黨章,選舉主任仍會篩他們出局?)沒錯, 曾幾何時補選立法會議席, 曾經屬自決派的劉小麗在補選時改投入工黨成為民主派人士並放棄自決理念, 最後選舉主任也是篩她出局了, 這顯示港府是有心掉難目標人物, 港府一直採強硬姿態, 看不到有任何理由需要妥協, 讓被釘牌者可參與選舉. 香港主權移交後, 對民主的想象是很糢糊, 2007-2008講雙普選, 2012提雙普選, 2017我要真普選, 我們的時間一直被中共拖延 , 中共給香港人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即再等一等就有普選了, (為何要拖延時間呢?) 拖延時間的原因是要不斷輸入中國移民進香港, 每日有150位中國移民來香港, 再加上中國專才移入香港是無限量, 中共要的票數很快會逹至飽和, 六四黃金比例就沒有了, 當講普通話的人口多過講香港語的人口, 就是這時中共真的會給香港一個民主選舉, 從而中共會很貼貼服服告訴香港人, 就算選舉親中派會穩勝, (中共早有策略對約五百萬總人口的香港滲入中國人口, 讓總人口數基數變大, 當真正實行普選時, 親中派仍是佔多數勝選) 九七後中國移入香港移民不斷增加, 曾陰權特首期間曾經說:香港是可以容納一千萬人口, 香港總人口不斷上升, 用不同的理由不斷輸入中國大陸人, 只是用廣東省番版放入香港使用, 將原本講香港語的香港人慢慢消除我們的文化, 消除我們的語言, 而輸入一些本身有接受過共產黨教育過的人, 移居香港, 再用不同的利益收買這些新香港人, 最後他們派來親共的新香港人大概二十年或三十年左右, 人數會足夠超越原港人數, 相反本土香港人生育率低, 生活環境差, 沒有這麼多福利令原港人的生育率極低, 這人口清洗策略大概在2023年, 到時中國移民香港的票數, 再加上收買建制派的票數, 已經可以超越原本支持民主派人士, 他們就是要拖延到這個時候, 才跟港人探討普選問題, (香港的媒體是否曾經探討及披露這消息的可能性呢?) 無線新聞曾經有分析過這問題, 但有良心的記者都已經離職居多, 之後我也沒有發覺有研究可以找得到, 以前可能還有港大研究, 慢慢地受到打壓排斥下, 最後講人口問題的組織變得好少好少,....(大概了解人口清洗政策是用中國人移民香港,倍增香港人口總數,未來在2023年中國移民會超原本香港人數,雙普選就冇問題) 不單只用中國移民人口數來突破本土香港民主派人口數, 中共還用移民香港的新香港人壟斷香港上層職位, 上流人士圈子, 早五年前, 我們看過一些研究指出, 所有的香港碩士學位佔八成多學位是中國學生就讀, 有十多個百份比是國際學生, 剩下幾個百份比才是香港人就讀, 他們不斷說香港有錢人可到外國讀碩士或博士, 一般香港家庭學生是很用心讀大學學位, 他是否有能力在香港讀碩士呢? 變相留在香港讀碩博士的中國學生留港做較高職位工作, 同時他們也會聘請同聲同氣的中國人, 慢慢地整個上流的渠道, 香港人很難爬上去, 而中國人很輕易就侵佔了上層地位, 我們看到現在在中環聽到講普通話多過英文, 這是很恐佈的事, 恒生指數很多成份都是紅籌股, (這是社會結構問題, 變成本土香港人只能困在中下層, 不滿情緒一定存在, 既看不到職涯前景, 就連公共屋村都沒辦法申請入住, 香港青年又怎能不憤怒呢? 因為中共對香港人口結構及政經組織結構早就有規劃地佔據. 我們回頭看香港各政黨過去又為香港人爭取或規劃了什麼呢? )......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3-19
心怡

資深評論 鄭宇碩教授:從深層次宏觀的角度來看是中美矛盾激化,近幾年中美關係轉差,美國視中國為競爭對手,中國對美國的威脅不僅是經濟貿易層次,更延伸到戰略軍事,以致意識形態的層次。首先是美國於去年對中國駐美媒體視之為中國國家組織, 從事遊說及宣傳活動,因此美要求中方駐美媒體另一種申報方法;現在中國要求五家美國媒體駐華分社向中方申報在中國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 經營,所擁有不動產信息等書面材料, 並且要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年底前記者證到期的美籍記者,從即日起四天內向中國外交部新聞司申報名單,並於10天內交還記者證,今後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繼續從事記者工作。中國這種做法對美方是不公平,眾所周知中國媒體是黨媒,這些中國媒體對中國內也宣稱向黨效忠,向習近平總書記效忠。現在中方對美方獨立私營媒體進行制裁的行為是讓人覺得很難認同。這明顯是將中美關係提升到媒宣及意識形態的鬥爭,這又牽涉到發簽証問題,可見雙方是非常重視對方如何報導自己,來影响自己的形象,這類鬥爭不限於政府層面,必定會滲入外交及民間層面,相互間是中國國民看美國,美國國民看中國,相互間印象會一路走下坡,長遠會影响到兩國關係。(過往香港是自由言論地方,也是世界各國媒體以香港為根據地,是次事情對香港影响很大)從兩方面來看,其一,今日香港泛民議員回應此舉會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甚者如毛孟靜議員說這代表一國兩制已死。中國這次措施確是將手伸進香港處理外國記者來港採訪權限,過去外國記者來港採訪是不用經過中國當局批准,應該是由港府相關部門發簽証給外國記者即可,現在中國對美五大媒體制裁是不能在中國採訪,也不能在港澳採訪,變相中方直接伸手管治香港事務。如果中方很不喜歡某外媒記者,如2018年《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發簽証,都是透過港府通知並執行不讓他入境,至少程序上是中國通知港府公告並出面執行,現在是不用經港府而由北京直逹命令執行,此確實引起香港震驚,一國兩制越來越不被尊重,日後中央是否就可以單方面隨意將一國兩制範籌縮細.  其二,是否很嚴格限制外國媒體,特別是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報導呢?一般國外媒體都會設兩個據點,一個是在中國現場報導,另一個是在香港設據點,香港言論很自由並可取得中國內不能取得的資訊,如果國外媒體有足夠資源都會在中港各設據點來報導中國消息。現在新限制措施讓國外媒體對中國報導更為收緊限縮,控制更加嚴密,近年曾經有中東半島電視台得罪了中國,故中方暫時不發簽証,半島電視台記者就退駐香港報導中國。中國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對西方媒體報導中國事務更加收緊,這是對西方媒體的箝制,。。。。。。(近是否因Covid-19源頭互相指責下,一方說Covid-19源自中國,另一方指Covid-19源自美軍輸入中國,因此中國對外媒在中國進行調查存有疑慮,所以趁機拒發外媒簽証,阻斷事實真相披露,保衛政權,這有可能嗎?)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3-12
心怡

香港嶺南大學前政治系主任 王耀宗教授: 中共大外宣是對外宣傳, 這必須看整體策略及中國外交政策是如何. 鄧小平時代是韜光養晦, 但習近平上台後是反覆, 習第一任期的前三年時間推反貪運動, 約在第一任期的第四,五年開始, 中國外交政策開始擴張, 中國經濟實力自覺增長了, 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 , 因此在外交上的話語權自覺地增強, 那時中國外交上開始看到針鋒相對, 此時期的中國外交政策被稱為[戰狼式外交], 最典型戰狠式外交例子是2016年中國外長王毅訪加拿大期間,在記者會上怒斥提問中國人權的加拿大記者, 引起中國國內外媒體關注. 當時加拿大記者只是問些很温和的問題, 根本沒必要斥責加國記者. 但我覺得他們是籍機展示其針鋒相對的戰狼式外交姿態. 總體戰略是針鋒相對, 但對個別不同國家也看該國強弱而定, 像對加拿大, 澳州等國是使用得勢不謠人的態度, 像加拿大孟晚舟被逮捕事件, 中共即時扣押兩位在中國的加拿大人作回應; 澳洲華人勢力及其礦產多依賴中國, 澳洲對中國的外交姿態相對處於軟弱; 在中美關係上, 中方處於劣勢, 中國對美國是最忍氣吞聲; 反之中國對其他國家是以上欺下的態度. 近日駐日中國大使指稱日本爆發武漢肺炎疫情為日本肺炎, 這明顯是針對日本對中國外交弱勢, 安倍首相對今次疫情應付有點柔疑不決, 原因是習近平訪日期程是懸疑不決(現在已決定延期), 所以日本對限制中國人入境日本的措施就比較柔疑不決, 日本處於相對弱勢的這點被中國看穿, 中國對日本是以上欺下的姿態, 中日仍然會處於相當緊張的狀態. 總而言之, 中國外交是擴張性政策, 欺弱怕強. (今次武漢肺炎疫情, WHO言論是褊袒傾斜中國,你看法如何?) 中國過去多年來使用攏略外交手法, 當年中國派香港陳馮富珍任世衛秘書長, 她在世衛幫中國做了很多事, 包括箝制台灣參與世衛, 我相信她做得好成功, 中國在世衛勢力慢慢擴張, 中國推人選時嬴得很多支持, 這位來自埃塞俄比亞的譚德塞從開始到現在都是護著中國, 直到現在譚德塞都沒指出武漢肺炎是大流行疫, 美國CNN早就將武漢肺炎列為大流行疫, 已經超過100個國家有病例, 譚德塞仍然褊袒中國, 譚德塞首先將武漢肺炎的名稱改為Covid-19, 將疫情撇開與中國武漢的相關性, 一步步的策略, 特別是鍾南山說起源未必是中國, 跟著中國變身成為英雄, 中國大外宣未來的宣傳可能說只有中國才能包圍武漢肺炎病毒, 以後中國大外宣的格調有可能是這樣, (中國大外宣顛覆世界, 黑白是非顛倒, 讓一般人產生錯覺.應該怎好呢?) 這真是沒辦法, 中國大外宣是最大根據是自覺經濟實力強,他們有類似納粹式的思考, 謊言說一百次變真理, 即是自已經濟強, 講什麼都有人相信, 因為中國可用金錢來收買其他, 很多時世界格局是以利益優先, 若經濟攏斷使他國獲得利益, 說的話自然地被相信. 站在自由世界, 民主國家的人民應該力辟其非, 盡力抗辯. 當然他們的謊言說了一百遍是否就能變成真理呢? 當然不是, 我們必須要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社會越公開越好, 資訊越多越好, 我們要相信人是理性. (反過來要向中國說多謝?) 這自說自話, 很多歐州人或是亞洲人知道也視為笑話, 這種中國大外宣能宣傳多久呢? 全世界多謝中國什麼呀? 在中國境內武漢肺炎病例數遠遠超過全球其他國家的總數, 這種自說自話, 自我催眼的傳宣有可能是給習近平看的, 一般人民並不相信 ......2022年習近平第三任的總書記是否繼續是個問號, 我相信反對勢力是有, 現時並不構成動搖力量, 中共各派人士反對習的話都希望在2022年第二十大來攤派, (在習近平第二任期間對香港及台灣都)進迫性很強, 其實中共對全世界都採擴張性政策, 除美國採守勢外, 對台港都採擴張性, 就香港而言, 基本上是控制了香港警察, 自從香港反送中條例以來, 香港政治性質改變了. 以前香港政治性質是特首採共識政治, 現在林鄭特首,鄧炳強香港警務處長的管治手法跟中國大外宣一樣, 針鋒相對,台灣方面, 美國最近通過台北法案,增強對台灣的關係, 我認為中共不會對台灣有大動作, 中國對美國正處守勢 (中共是否會用人口政策如對香港一樣,輸出人口, 增大香港人口基數,假以時日, 當中方在港人口倍增並超越原港人口, 此時有雙普選機制, 港人也難在選舉中獲得勝算. 此人口策略是否會用於台灣呢?) ....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64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