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把肛門縫起來一直吃東西!」關於核廢料,他們想說的是…

  • 時間:2018-12-05 13:5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沈聰榮
民進黨提出2025非核家園訴求,也在過去的反核遊行都獲得極大成功,但這次公投仍在以核養綠案中敗下陣來。資料圖片為反核大遊行/邱萬興提供。

台電核一廠1號機運轉40年後,執照在今天(5日)到期,即日起正式成為台灣第一座除役的核電機組。不過,除役後的核一廠仍面對許多難關,不是說除役就除役!根據台電的規劃,就算一切順利,從停機、拆解燃料棒、拆廠到偵測完成,真正除役到回復土地復原狀態,也已經是25年後的事了。

非核之路艱難的還不只這點,特別是在公投第16案、俗稱「以核養綠」(廢除電業法第95條之1案)通過後,核三廠可能延役的議題又再度被提及。但儘管核電再興,核電廠址所在地居民同不同意,不斷產出的核廢料、以及設置核廢料乾式貯存設施都面對強大的反對聲浪……,非核之路不好走,但重啟核電,又談何容易。彷彿,核電存與廢,都有過不去的崁,都是一個難解的習題。

特別是針對核廢料的後續處理部分,央廣專題《核電廠若延役 核廢料問題怎麼解?》曾經訪談台電與學者,詳細整理出三種核廢料的可能處置方式,分別是:境外儲存、境內設集中式儲存廠以及興建第四代反應爐。然而每一種方法都有人為或技術因素,實務上都會碰到困難,不管是擁核或反核者,整理他們對於核廢料處置的說法,所持態度也莫衷一是,有些霸氣回應要「解救蘭嶼人」「不是不能處理」,但似乎有更多迂迴、悲觀或抗拒以對者。

對於核廢料處置的兩方意見,我們重新整理了部分意見領袖的說法,也特別選在表定的核一1號機除役之日,提供給讀者們參考。


核一廠一號機於12月6日起除役,但後續完成作業,就算順利也得持續25年。圖:郭文宏提供。


蘭嶼已經儲存了10萬桶核廢料。圖:民報資料照

核廢料怎麼吃?一定得自己吃?誰願意幫忙吃?

陳藹玲(媽媽監督核廠聯盟):核廢料比核四更嚴重,因為它是現存的!(2013.3.31。與馬英九總統於府內座談表示)

柯文哲(台北市長):「就像把肛門縫起來,告訴你東西好吃,叫他一直吃,怎麼吞得下去?」(2015.12.30。公開受訪)

張善政(時任閣揆):「現在手上並沒有百分之百解決方案,但核廢料去向沒辦法解決,『就得考慮現地存放』。」(2016.3.1。回應媒體詢問)

朱立倫(新北市長):「我們的立場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都非常堅定,就是新北市絕對不可以成為核廢料的處置場。」(2016.3.1。市政會議後接受媒體聯訪表示)

劉黎兒(反核作家):「中低階核廢料蘭嶼有10萬桶,三座核電廠、六個反應爐,按理至少有45萬桶,但現在儲存在三個核電廠的只有10萬5千桶。」(2016.3.5。反核演講)

黃士修(以核養綠公投提案人):「核廢料遷回核電廠。『所有人力物力由我們承擔,我們要解救達悟族(蘭嶼)人。』」(2018.11.12。公投政見會第二輪發言)

王明鉅(台大麻醉科醫師,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核廢料不是不能處理,而是政治人物不想碰這個問題。」(2018.10.19。個人臉書)

李敏(清大原科院院長,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核廢料)為何不能暫時擺到國外去?…既然把鈾礦挖掉了,為何不能把東西擺回去…有沒有可能成功?我覺得會有成功的機會。」(2018.11.29央廣專題)

侯友宜(新北市長當選人):「核廢料這個問題,對新北市來說是一個心裡的痛,放了40幾年。」(2018.11.30。出席永和感恩茶會上表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