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一星期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無條件地支持

  • 時間:2021-07-19 10: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一星期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無條件地支持
香港大學收回學生會會址前先清除學生會文宣。圖:取材自立場新聞

一個星期前,我寫了一篇關於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因為在7月7日通過悼念「7.1 刺警案」涉案人士梁健輝的議案(議案:「評議會對梁健輝先生逝世深表悲痛; 向他的家人和朋友表示同情和慰問; 感激他為香港所作出的犧牲」),引來政府及親中組織狙擊後,學生會成員在受壓後被迫宣佈集體總辭的文章。

那時候寫了他們向所有港大選民、學生會前人及廣大市民再次作出致歉而暫時再結,但事件實際上完全沒有平息下來,而且是已經更加惡化。

先是前天(15日)香港大學校方下令要學生會遷出學生會大樓,及後香港警察的國安處昨日(16 日)在已得港大校方許可之下,進入港大學生會辦事處、學苑及校園電視會室共 3 個地方搜證。而警方之搜查令稱正要調查一宗涉嫌違反國安法第 27 條「宣揚恐怖主義、煽動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刑事罪行條例第 9 條的「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的案件。

昨天的行動中,香港大學學生會之學生報——「學苑」的總編輯被問話 3 個半小時並被帶走其手提電話,同時學生報與校園電視之電腦主機亦被警方帶走,具體學生會會受到什麼程度的對待與控罪暫時仍未清楚。

「當所有如果,都沒有如果。」

不論是什麼事件發生之後,有時候我們會看到一些意見指出,現在這樣是學生會的學生是太衝動才招來這樣的後果類似這樣的論調,但就港大學生會這次被政權針對的事件來看,這恐怕不是一件不做就可以避免的事,港大學生會既然作為香港學生運動圈子的龍頭,是必然會遭到攻擊的。

如同之前提到的對中大學生會「斬首」式行動,今次對付港大學生會的行動同樣迅雷不及掩耳,而且政權在今次事件上使用之力道更是比之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中更有之而無不及,為何會這樣?因為共產黨就是一個把自己的合法性建立在批鬥對像上的政權,一日他認定學生力量為影響其政權之不穩定因素,加上如同「八加九」般的所謂「戰狼」好勇鬥狠的管治邏輯,中共政權使用之行徑只會愈來愈粗暴,因為其根本毫無退路或是認為不需要退路。

其實香港的大學學生會素來都有為社會事件發聲明的習慣,寫聲明對學生會來說可以說是一種必修課,以示大學生作為社會良心的一種政治表態。自從反送中運動以降,加速主義正在香港瘋狂加速,香港正以一種19年前無法想像的速度全方位的崩解。作為擁有強大號召力的學生會定必如中共眼中釘的專業界別一樣欲除之而後快,所以即使香港大學學生會今次沒有通過是次議案都好,只要有任何的一點機會紅色的敵人都不會放過。

我們可以做什麼

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如果,置身於加速世界之中,往常的習慣、文化都以非比尋常的速度消亡中。那些仍在不同崗位堅持的人,他們都是好不容易,而且勇冠三軍之人,既然我們不在其位,就只能好好的繼續無條件的支持。

無條件支持所有堅持的人。

延伸閱讀

寫在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時—— 在獨裁面前 我們都是飽歷風雨的同路人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