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調下的驚人意外!這個社會怎麼了?中國「最辛苦打工人」連「躺平」機會都沒有

  • 時間:2022-01-21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疫調下的驚人意外!這個社會怎麼了?中國「最辛苦打工人」連「躺平」機會都沒有
體力勞動者、需要接觸不清潔環境的人、工作時間長的人更容易被感染,普通的疫調背後,道盡了人生的辛苦和努力。(示意圖/John Salvino/Unsplash)

春節、冬奧臨近,北京的疫情卻仍未止步。1月19日,北京又發現了5名本土新增感染者,5人全是冷庫裝卸工,其中4人在同一家單位,另一人為同住密切接觸者,2人出現了咳嗽症狀,自服藥物未就醫。

尤其令人震憾的是其中的一份疫調。

疫調的對象是極小的群體  折射的卻是很多底層人的生活

1月19日,北京朝陽區公佈了一份疫調,被疫調人叫老岳,44歲,是住在朝陽的一名裝修材料搬運工。他的疫調報告,讓所有人流淚痛哭。老岳,名叫岳榮貴,住在朝陽區平房鄉石各莊村,主要從事裝修材料的搬運工作。

他的疫調是從元旦深夜23:30開始的。舉國歡慶的深夜,他在一家酒店工作到深冬的黎明4點43分。14天內,他去了28地打零工,幾乎每天都工作到清晨,在艱辛的勞動中,沒有一天休息。工作時間、地點都不固定,勞力活熬大夜班。北京很大,他穿梭在各個角落,從南到北,這14天裡,他只有一次就餐記錄,也是僅有的一個與工作無關的地點。

其實,很多地方的疫調報告裡,都藏著努力打拼連軸轉的打工族。但沒有最拼,只有更拼。這個被病毒擊中的男人,14天輾轉28地打工,太努力了,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而且,背後還藏著很多不易:不僅兒子走丟未找回,父親癱瘓在床,母親也在最近摔斷了胳膊;他的妻子和小兒子,目前都在山東威海,妻子收入微薄,小兒子還在上初中。看到這樣的背景,想必沒有人不動容。

《活著》 真實故事更令人動容

「最辛苦打工人」看哭很多中國網友,感動很多群眾,堪比現實版《活著》,從老岳的經歷來看,雖未必具代表性,但絕對有震撼性。不過,作為「最辛苦打工人」通過疫情調查被發現,在某種意義上對他本人來說,可能隱私得到洩露,這段意外的插曲肯定使人們對他的遭遇關注有加。


1994年的中國電影《活著》劇照。圖:取自網路

對整個中國社會來說,通過這個現實的《活著》,讓更多人知道並認識發現一些不為人知的部分真實,瞭解並意識到共同富裕的中國,在某個角落存在,促進全社會共同努力去消除「最辛苦打工人」、減小差距,讓更多人看到希望,這才是進步。

老岳的生活困境,是多重困境構成的,兒子失聯是一方面,家人的疾病與生活的負擔是另一方面。他一個人養了全家六口人,其中每個月得給父母2000塊人民幣左右,兩位老人不是低保戶,都有心臟病、高血壓等疾病,吃藥都花很多錢。

而他能賺多少錢呢?從新聞裡可知,他在北京沒有正式工作,平時待在招工平臺的微信群裡,看到老闆發佈的幾百袋沙子、水泥需要扛,就去問價格。一般一袋水泥或者沙子,不上樓是1塊人民幣,要是上樓就加錢,比如3樓,一袋就是3塊人民幣。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一次能賺200元到300元人民幣,他40多天掙了約1萬塊人民幣。

城市內掙扎  賺錢多不容易

從改革開發以來,農民工已經進入大城市打工了,很多人都進入工地,從事各種工地上的工作。一說到農民工,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灰頭土臉的模樣,每天幹的都是髒活和累活。

現在雖然很多工人的工資都得到了提升,但是通貨膨脹卻相當嚴重,物價狂飆。但是依舊做著很辛苦的工作,很多人離開自己的家人,在外打工。而現在中國社會也給予農民工很多的關注,許多人知道他們一直在這個行業辛苦勞動,默默地奮鬥著。農民工所處的環境真的很艱辛,看著漫天的灰塵,每一個民工的臉上也佈滿了灰塵,可想而知這個環境是怎麼樣的。


雖然很多工人的工資提高,但物價狂飆吃掉所得,讓他們依舊做著很辛苦的工作。示意圖。圖:pixabay

眾所周知,他們的辛苦只是為了讓家人生活的更好,他們每天都想著幹活,不願意歇下來,因為他們知道,只要自己一放鬆,自己家人的生活就會變差。全中國的情況都是這樣,體力勞動者、需要接觸不清潔環境的人、工作時間長的人更容易被感染,普通的疫調背後,道盡了人生的辛苦和努力。

 延伸閱讀 

→ 水這麼深的國難財 「金域醫學」傳放毒牟利打破中國普篩效率神話
→ 盤點中國2021 辭舊歲迎向苦日子?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