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毯那端/同性婚姻上路 情與法難題待解

  • 時間:2019-05-24 10: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台灣允許同婚合法化之後,儘管對社會傳統價值觀造成衝擊,但學者認為也是推動社會進步觀念的重要一步。(江昭倫 攝)

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同志可以如願共組家庭,但不代表能從此幸福圓滿,面對傳統觀念的束縛與要求,同志將在家庭中面臨另一種挑戰。而在法律層面,開放跨國同婚並未納入這次修法,依據現行法規,伴侶若來自其他未開放同婚的國家,仍被排除在婚姻的門外,這些都是台灣在成為「亞洲第一」後,要繼續努力的目標。(央廣記者江昭倫、歐陽夢萍採訪報導)

同婚家庭性平意識高 拒落入既定角色

蓓婕與楊珣這對女同志伴侶,2015年在雙方父母以及親友見證下,以簡單儀式宣示兩人結婚,儘管當時法律還未允許,但兩人已經過著如同異性戀的婚姻生活。

4年多來,蓓婕與楊珣的婚姻生活大小事情都是透過討論決定,兩人之間並不定義誰是老公或老婆,也不希望落入傳統「女婿」或「媳婦」腳本,但觸及到家族,有時還是免不了。蓓婕:『(原音)反正就是他們以為的性別認知,就把當成我⋯安置在媳婦角色,所以有些倫理方面他們就會覺得怪怪。例如説今年我就把她帶回我們家掃墓,然後她也説ok啊,我們就要去,她就跟她媽媽說她要跟我回去掃墓,她媽媽就覺得為什麼?這樣好嗎?人家有要給你掃嗎?我有督促她去問她媽媽的疑慮到底是哪一點?所以是覺得不能掃媳婦(家)的墓還是怎麼樣?我還去google一番,不過我們當天我們家族所有人還會一直問我說,你有沒有跟祖先介紹這是誰這樣。』

另外,像是過農曆年時,究竟該回誰的家吃年夜飯,對蓓婕與楊珣來說,也都需要沙盤推演。蓓婕:『(原音)沒辦法避免的,絕對不可能避免的。我從來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吵架,反正就是會覺得有點累,(楊珣:哎,今年的安排。)又要在那邊沙盤推演一下這樣子。(楊珣:因為一般最重視就是年夜飯,譬如年夜飯在她家吃的話,剩下的日子就要回我家,年夜飯在我家吃的話,就要找一天去她家拜訪。)就是要顧慮一下兩邊的平衡感這樣。』

蓓婕(右)與楊珣(左)共組同婚家庭,坦言生活中無可避免會面對來自既有社會婚嫁習俗的挑戰,但兩人有共識,盡量避免落入傳統角色設定。(蓓婕 提供)

台灣目前至少有超過100多對育有小孩的同婚家庭,他們面對的問題又更複雜。Corrine與Vivian這對女同志透過人工受孕,目前擁有一個4歲小孩,除了農曆年要花時間安排何時回對方的家之外,小孩可能面對外界的異樣眼光與刻板印象,也讓兩人對於小孩的性別平等教育格外重視。Corrine:『(原音)老師一邊講說,明天有活動要叫爸爸、媽媽來喔,像這種事情我們都是一再發生,但是從他還不會說話開始,我們基本上就教育他說,這世界上的家庭有很多樣貌,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兩個媽媽兩個爸爸,有人只有一個爸爸或只有一個媽媽,或是有些小孩沒有爸爸媽媽,生活在育幼或是跟阿公阿嬤生活在一起,我們也會帶他去認識這些小朋友,譬如說認識單親家庭,認識同性家庭的小朋友,所以基本上他知道世界上大部分都是異性家庭,但是其實也有很多人跟他一樣都是同性家庭,他不只知道這件事情也都看到,所以他會覺得這件事情很普通、很正常。』 

Jovi與另一半也是同婚家庭,兩人透過試管嬰兒,育有一名6歲女兒。Jovi説,他們有高度性平意識,且從家庭做起,他們的小孩子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家庭組合,一點也不覺得奇怪。Jovi:『(原音)小朋友就會問說,誒!某某你是外國人嗎?你是英國人嗎?你是美國人嗎?他就說不是,我是台灣人,然後他說可是你看起來就是外國人,他說不是,我有兩個媽媽,她們到國外做試管嬰兒,我的精子捐贈者⋯她是非常完整講完我的精子捐贈人是丹麥人,所以我是混血兒,但是我在台灣出生,所以我的國籍是台灣人。』


Corrine(右)與Vivian(左)育有一個四歲小孩,兩人表示,同婚家庭或許會面臨社會異樣眼光,但實際生活上與一般異性戀家庭生活狀況不沒有太大差異。(江昭倫 攝)

稱謂不見? 同婚家庭不以為然

即使同婚家庭已準備好面對未來的生活,但在傳統觀念下,對於他們的親友來說,可能只是個簡單的稱謂,都會成為問題,而這也成為許多反同人士攻擊的標的,認為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後,許多姻親稱謂都將消失。Jovi感慨的説,對於同婚家庭來說,這些既有的稱謂確實會有所不同,但這並不影響彼此的關係與感情,若執著於稱謂,卻忽略保障最需要保障的人的權益,才是真正的刻板觀念。Jovi説:『(原音)我媽媽會介紹,這是我的女兒的太太,然後也是我的另一個女兒,我媽媽是用這個角度;我女兒是喊媽媽、媽咪。』

蓓婕也以自己的經驗表示,他們大多是以名字稱呼彼此的家人,對於另一半的媽媽則稱「阿姨」,對方也稱她的爸爸為「叔叔」,至於這樣的情況會不會在正式結婚登記後有所改變,她也不知道,但她認為,每個同婚家庭或許會有各自考量,無論如何,這都與外人無關。

同婚合法  落實親密關係民主化

對於同志進入家庭後可能面對的挑戰,對於性別平等議題有深入研究的海德堡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張逸品認為,過去談性別議題,大家習慣用簡單二分法,導致部分人的權益被犧牲,她認為與其憂心同性婚姻合法化可能破壞傳統價值,還不如正視這樣的改變,其實能為社會帶來不一樣的進步觀念。張逸品:『(原音)大家用過去的格式,男女婚姻,有公婆有小孩這個格式裡面,你不知道這個格式移除那個部分或變更哪個部分,後續會怎麼做,可是我覺得都是可以想辦法的,因為他們過去只是沒已被正視,沒有被納入討論,每個人都有快樂生活,自由基本人權,選擇愛人的權利,這些其實都已經存在,拿出來只是給他們進一步保障,所以並不是我們破除(衝撞)了什麼,而是我們正視以後,肯定了什麼。』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則認為,很多人憂心同性婚姻合法化帶給台灣社會衝擊太大,其實是多慮了。她指出,回顧中華文化,早期大多是一夫一妻多妾,台灣老一輩的人也有很多家庭是這樣的組合,所謂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是在後來透過修法建立的,之後又因為各種文化融合,社會環境的改變,出現了新住民家庭、單親家庭、隔代教養等等,其實台灣的家庭組成本來就很多元。

陳宜倩也依據民法修法變革歷程指出,過去民法是男尊女卑家父長制,後來修法,女性的地位提高了,擁有財產管理使用權,當時就納入夫妻是夥伴關係精神,現在只是把同性夥伴關係的概念放進去。她認為,在同婚法通過後,雖然社會對於同性婚姻的歧視不會很快消失,還需要花時間溝通、了解,但她相信台灣社會對於同性婚姻的態度會遠比大家想像的來得更寬容。陳宜倩:『(原音)我覺得親密關係民主化,這個也是大家一直忽略掉,為什麼台灣會成為第一個,就是以前因為你遵循古法,那當然就沒有民主化,現在就是我們整個在民主化,其中有一部分,親密關係民主化了,所以家庭成員每一個人都要有他的權利來決定事情,所以我覺得每個家庭自己就有他的動能思考他要麼做,它不是標準的,它是有機的。』

台港同性伴侶登記 「我們是來被拒絕的」

5月24日一早的中正戶政事務所擠滿了攝影機,不到1個小時,已有6對同性新人完成登記,在歡欣的氣氛中,一對女生拿著自己精心製作的結婚書約,上面已填妥所有資料,卻沒有走向櫃台,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

她們是台灣的林巧筑以及來自香港的小婷,雖然根據台灣的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因香港未開放同婚,兩人目前仍無法結婚,但她們早就計劃要在台灣開放第一天就來登記,小婷也在前一天飛來台灣,兩人一早就到戶政事務所,來分享喜悅、然後被拒絕。林巧筑:『(原音)我們是來祝福,然後再來被拒絕。所以說心情就是一個像雲霄飛車一樣吧,開心,很開心,就是原來我們同志可以得到婚姻平權,難過的是等等我們就要被拒絕了。』


林巧筑(左)帶著來自香港的女友欲辦結婚登記遭拒,盼台灣早日開放跨國同婚。(歐陽夢萍 攝)

林巧筑與小婷在網路上認識,交往了近3年,這3年來,為了能相聚,她們往返台港兩地,期待有一天能過著和一般情侶相同的生活。林巧筑:『(原音)她待在台灣的時間是有限的,我們一定要經過一個分離,然後我們見面就是也不是這麼的容易,就不像一般的情侶說我們假日可以一起出去,我們很多事情都是要獨立完成,然後我們維繫的方式主要就是靠著手機、網路,我們也想跟一般情侶一樣,可以擁有很多情侶該有的模式吧,我們其實很缺乏這個。』

網路無國界 婚姻也該無國界

林巧筑苦笑地說,大家都說網路無國界,她希望婚姻也應該無國界,她們不會放棄任何爭取的機會。小婷也說,一旦台灣允許她們結婚,她會立刻衝來台灣,第一天就去登記。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簡至潔指出,依照目前通過的同婚專法版本,他們認為還有幾項是未來必須持續努力的,第一個就是跨國伴侶的問題。簡至潔:『(原音)依照現在的法案通過,因為完全沒有配套,所以如果您的伴侶的國家沒有婚姻平權的、不給同性結婚的,台灣政府就不認這樣的婚姻,所以現在我們有認識大概上百對跨國伴侶其實是非常焦急,等待政府能夠盡快有所謂第二條關係的配套修法能夠出來,因為他們也等待,希望能夠趕緊能夠結婚,並且安居樂業的居留在台灣。』

司法院召開諮詢會議 研議是否調整

對於這些跨國伴侶的期盼,司法院民事廳廳長李國增表示,依照目前的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同性伴侶對方母國也必須開放同婚,才能在台灣登記結婚,因此,目前跨國婚姻只限承認同婚的26個國家。為解決這個問題,司法院將召開諮詢會議,邀請學者及實務界一起研議是否做適度的調整,讓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能有不同處理,以保護國人的權益。李國增:『(原音)如果他的國家並沒有承認同婚這個制度的時候,是不是要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予以適度調整規定,來保障我國國民的權益,關於這一點,我們已經預計在下個月初要召開相關法制面的諮詢會議,我們預計這個諮詢會議如果完成以後,就會進行細部的研討。』


同性伴侶若是來自未開放同婚的國家,仍無法一同走上紅毯,甚至時常過著分隔兩地的生活。(蕭照平 攝)

除了跨國婚姻外,繼親收養及婚生推定的問題,也是同運團體下階段努力的目標。根據同婚專法,目前同志只能收養伴侶的親生子女,無法收養伴侶在婚前收養的孩子,也無法在婚後共同收養第三方的孩子,簡至潔表示,這不僅剝奪同志家庭收養的權利,對孩子來說也缺乏保障,加上台灣並未開放代理孕母,男同志幾乎失去有下一代的機會。簡至潔:『(原音)除非他能夠存到非常多的錢,因為代理孕母非常貴,除非他能夠存到,就我們所知,至少他先拿出500萬,然後到其他國家去等於是請代理孕母生小孩,不然的話,男同志幾乎沒有能夠有自己下一代的機會。』

雖然希望讓同婚家庭能獲得完整的權利與保障,但簡至潔也坦言,這些議題在台灣仍有相當大的爭議,要修法非常困難。台灣在爭取同婚這條路上走了數十年,終於獲得成家的權利,但若想達成完全的婚姻平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央廣記者江昭倫、歐陽夢萍採訪報導)

紅毯那端 專題系列報導

系列一/同婚衝撞社會更進步 
系列二/同婚帶來商機有多少 
系列三/同婚出櫃盼與社會對話 
系列四/同婚的價值與政治之爭
系列五/同婚保障也是責任承擔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