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憲高門檻 朝野須有新思維方能開花結果

  • 時間:2020-10-08 10: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韋婷
立法院修憲委員會正式開始運作。圖為立法院院會。(資料照片/蕭照平攝)

立法修憲工程正式啟動,在目前已經交付審查的17項修憲提案中,朝野有交集的提案不多,且立院通過後能否獲得公民複決的支持也還在未定之天。學者認為,修憲不是一般的政治動員,必須創造極大的朝野和社會共識,主要政黨都應該在高門檻的限制下,努力營造修憲過程的公民討論,試圖讓國家體制更好。

17修憲案付委 18歲公民權朝野共識高

立法院修憲委員會正式開始運作,目前已經交付修憲委員會等待審查的共有17項提案,其中16項是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修正草案、1項是中華民國憲法本文的修正草案。17項修憲提案的議題多元,包括公民權下修至18歲、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擴充人權清單、恢復立院閣揆同意權等。

修憲工程正式啟動,但我國修憲門檻極高,需經過立法委員4分之1提議,4分之3出席,出席委員4分之3同意,公告半年之後,再經過全體選舉人過半數同意才算通過。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表示,在這樣高門檻的嚴苛條件下,又缺乏修憲動能,他對最後能否有實質進展感到不樂觀。廖元豪說:『(原音)我自己會覺得很難有進展,因為修憲門檻這麼高,通常要有很清楚的必要性,你才有可能立法院4分之3、才可能全國有900多萬票出來支持這個案。可是考試院、監察院那麼急著要廢或改嗎?好像大家也沒覺得很急迫。中央政府體制,是大家覺得有一點問題,但是要怎麼改其實也沒討論好。好像只剩下18歲投票權,但是坦白說,18歲投票權對大部分政治人物、對大部分老百姓來講,好像也不急。』

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董思齊也表示,18歲公民權和廢考監看來較有朝野共識,但是民意支持度卻沒有這麼高,不一定能在公民複決時過關。董思齊說:『(原音)之前有一些不同機構的民意調查裡面,我們發現到民意完全支持度並沒有想像中這麼高。18歲公民權比較重要一點是,如何說服比18歲年紀更長的人,他們認為這很重要,要出來投票,這件事情是很關鍵的。』

修憲雷聲大雨點小? 朝野應達成大妥協

修憲門檻嚴苛,朝野互信低,修憲委員會的討論預料將摻雜許多政治考量與攻防,讓這次修憲能否開花結果引發疑慮。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表示,修憲是高難度的政治操作,需要良好的政治領導和議程管理,儘管目前朝野有交集的修憲案不多,但「共識可以創造」,在修憲委員會動態的討論過程中,說不定可以開創新的政治互動模式,就其他修憲議題進一步達成共識。

他表示,單一議題就算獲得朝野共識,在公民複決階段仍難以過關;若是包裹處理修憲議題,朝野之間就比較容易達成「大妥協」(great compromise),公民支持的意願也會增加。蘇彥圖說:『(原音)他是很多議題放在一起,政黨之間可能會形成「大妥協」,great compromise,就是合在一起,牽涉議題比較多、改革效果比較大,可能公民願意支持的可能性也比較高。』

正國會提案觸敏感神經 修憲過程添變數

修憲門檻一關難過一關,正當朝野對諸多政治制度修憲提案各持己見之際,正國會提出修改憲法增修條文,刪除「國家統一」、「固有疆域」等文字,觸動統獨敏感神經,為修憲工程增添變數。

廖元豪表示,正國會的提案可能會給國民黨在修憲委員會製造「不玩了」的下台階,連帶衝擊其他修憲提案的討論進度,增加凝聚朝野修憲共識的難度。他說:『(原音)但是他有可能有一個負面作用,就是他不只是自己不會過,而是他提這個案讓國民黨有下台階,就是原來你要玩這個,不玩了,不是把其他案一起弄死嗎?變成你要把這個案跟其他案切割,要花費一些心力。說實在話,理論這個案跟18歲公民權沒關係、跟考監廢止也沒有關係,可是這個案已經爆炸性、敏感到,你出來我就不想談。』

不過,董思齊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修憲本身就是非常政治性的議題,正國會的提案可以看出憲法與現實的差距。董思齊表示,這次修憲並非設定要通過特定的提案,在公民溝通的過程中,每一項提案都值得討論,藉由這樣的過程找出憲法、國家制度需要改變或補強之處。董思齊說:『(原音)修憲就是政治題,他不是一般事務的討論,他就是政治事務的討論。而這個政治事務的討論所反映的並不是統獨、並不是兩岸關係。他要反映的是,對於我們憲法所及的國民,對憲政未來、對台灣將來、對中華民國將來是怎麼的想法,我們要凝聚的是這方面的政治共識。』

蘇彥圖也表示,有這樣的提案就代表社會有人希望改變,雖然有些議題爭議性很高;但是每個政黨都有否決權,最後達成共識的修憲案也不會是有爭議的提案,所以修憲也不因為單一提案觸礁。

再遇憲法時刻 朝野應創造新互動模式

中華民國憲法歷經7次修改,如今又走到了憲法時刻,但是立法院本會期任務吃重,除了要審議中央政府總預算、前瞻特別預算和紓困特別預算之外,朝野針對擴大開放美豬、美牛展開激烈攻防;在這樣的背景下,修憲委員會能專注討論的時間有限。

蘇彥圖坦言,朝野「大妥協」非常不容易,如果想成功修憲,考驗主要政黨的政治智慧、領導能力,同時也考驗著台灣社會是否能營造更多關注修憲議題的空間。蘇彥圖表示,朝野應跳脫傳統政治對抗的思維,嘗試新的政治互動模式,思考如何讓國家治理變得更好、創造新的政治文化,以及要為台灣留下什麼樣的政治遺產,實現憲改政治合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