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共霸業與國師(一)誰的「天下」?服務了誰?

  • 時間:2022-01-10 16:2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霸業與國師(一)誰的「天下」?服務了誰?
趙汀陽 (網路圖片/berggruen.org)

近十幾年來,「天下」、「天下一家」、「天下之大業」成為中共官媒和影視的熱門詞彙。社科院和高校等以「天下」建構的政治文化觀念和理論列入了「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專案」,用以「變革西方中心主義佔主導地位的世界主義思想」,將「天下」話語作為解決世界問題的方案。那麼這種「天下」話語的實質意涵是什麼?

「天下」源於古漢語,是華夏族群定義自己文化和政治的詞彙,「天下」逐漸演化為界定自我與他者的關係,即「我」與「他」、「內」與「外」、「華」「夷」,也就是「中國」與「四方」的關係。

「天下」如何轉化為打破現有世界秩序、解決世界問題的方案?趙汀陽2011年出版的《天下體系》和他隨後相關文章提供了這種方案的主要論述。這本書主張「天下比西方的世界有更多的含義」,「天下」「至少是地理、心理和社會制度三者合一的『世界』」,「天下體系」超越了西方民主和人權的框架,超越的方法是以「民心」代替「民主」。

「天下」是「精英」才能決定

「民心」如何度量?趙汀陽鑒定了多數人「盲從、自私自利、不負責任、愚蠢、庸俗」的人性之惡,因此只有「勤勞、智慧、勇敢、慷慨和見義勇為」等「美德」的精英們才能決定「有利於人類普遍利益和幸福」。實現這種人類普遍福祉的「天下要義」是秩序高於自由。趙汀陽在另一篇《天下秩序的未來性》文中稱,現在世界是以主權國家體系為基礎的帝國時代,「帝國主義的本質就是把世界所有地方都理解為可以任意掠奪的公地⋯⋯美帝國主義有兩項超越主權國家體系世界格局的發明,一個是金融霸權,另一個是高於主權的人權策略。帝國主義雖有統治世界的雄心,卻沒有一個以世界利益為準的世界觀而只有國家觀」。他主張「聯合國或其他類似的各種國際組織都沒有也不可能超越民族/國家框架⋯⋯而天下體系不屬於某個國家,而只能是所有國家(或權力)共有共用的世界權力。」

趙汀陽所貶低的多數人一點都不缺乏他所定義少數精英的美德,而他所說多數人的人性之惡,精英們一點都不少,而且更有危害。精英們往往不擇手段、無休止牟取權力和財富,利用他們佔據的優勢地位更可能損害人類的普遍福祉。精英們控制的「天下體系」實際比趙汀陽批評的美帝國更缺乏人道。其原因首先是,「天下體系」不具有民主的基本功能,只能是專制精英之間的合謀或個別精英掌握絕對的權力。趙汀陽的精英集團替人民確定「人類普遍利益和幸福」是沒有人民授權的替民做主,與歷代皇帝所稱奉天之命統治天下萬民的家天下、以及與中共自稱「代表人民」和「民心所向」的党天下沒有任何區別。精英集團也一樣掌握著不受制約權力,剝奪了公民權利並禁止人民表達,「人類普遍利益和幸福」只是由精英集團壟斷的話語,這與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口號一樣偽善。

趙汀陽認為「人權高於主權」是「虛偽的美帝國策略」。不過民主制度至少具有「天下體系」不具備的原則,自下監督甚至問責權力,權力之間可以制衡,民間可以發動社會運動反抗帝國戰爭和金融霸權。而「天下體系」下並更難形成民間社會運動,任何地方的批評都將快速被精英集團消聲。

天下體系保障菁英 民主則服務公民福祉

其次,趙汀陽對民主的認識僅限於代議制與資本主義結合的形式。人類已經實踐的民主不僅僅是這一種形式,還包括直接和參與民主以及其他形式的民主探索。民主起源不是趙汀陽所不以為意西方的發明。有史記載最早的民主實踐在美索不達米亞以及臨近地區(現在的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在西元2500年前,公民參加集會決定公共事務。這種形式的民眾自治後來向東傳到了南亞次大陸,在西元前1500年,由公民集會管理的共和國很普遍。這種民主形式向西傳播,在2千年後的西元前5世紀才傳到雅典。

民主不是僅存於趙汀陽所說的「同質」文化圈內,在不同的文化圈中都有這種實踐。在趙汀陽推崇「天下」詞語的發源地,如果不是中共70多年一直殘酷鎮壓民主運動,中國完全可能實踐民主。比「天下」發源地更東處於「同質」文化圈內的臺灣、日本和南韓正在實踐和發展民主。實踐民主區域的公民比「天下」的臣民更不容易被精英集團任意宰割,更可能通過有保障的自由公共辯論、公民自治以及對權力的制約實現人類普遍的福祉。因此,是否可以實現人類普遍福祉,不存在趙汀陽所稱的「東方」和「西方」的對立方案,專制或天下體系只保障獨裁和精英集團的權力和利益,與人類普遍福祉只會越行越遠。解決聯合國的問題,也不是趙汀陽提出的「天下體系」方案,而是使現在民主向更符合正義的方向發展,組成世界民主聯盟,消除全球範圍的專制。

國師們為黨國體制包裝

趙汀陽提出了「《中國可以說不》和中華崛起這種新興民族主義情緒採用了西方的達爾文主義的強硬邏輯」,這是他書文中唯一批評中國現實的語句。然而,這種批評是服務於他的「西方思想可以思考衝突,但只有中國思想才能夠思考和諧。」以及「政治上非法的霸道大國而不是具有政治合法性的王道帝國」,他所說「非法的霸道大國」所指是羅馬帝國、大英帝國和美帝國,而「王道帝國」是『天下體系』。歷史上統治目前中國領土的帝國以及中共帝國從來都是以王道為表、霸道為裡,與他批評的「非法霸道大國」相比沒有本質區別,在許多方面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近20多年來中國與許多國家的大量貿易盈餘,是以強迫奴工或大幅壓低勞工標準以及操控人民幣而實現的,其後果是這些國家甚至連維持自己基本生計的生產線都成為奢侈品,從而喪失了對未來發展的控制,不得不依賴中共帝國,中共帝國創造了比朝貢體系更不平等的天下帝國體系。

趙汀陽的「天下體系」和其他相關言說反映了六四後中共黨國體制與學而則仕或充當黨國智囊知識人之間的關係。一方面,黨國專制的穩定需要這類知識人以古為今用和洋為黨用的辯護密碼和話語,這種粉飾話語也形成了中共軟實力的包裝;另一方面,國師們從中國專制故紙堆以現代釋義偽裝成解決霸權問題的方案,這也為希望尋找解決代議、資本和帝國制度結合導致缺乏公正問題的知識人製造了幻覺。

 延伸閱讀 

→香港公共場域再現八九民運的民間表達 急抹去只是讓反抗轉地下
→打造軍事帝國 中國正修法加速創新戰爭讓專制正當化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