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三)我們的未婚妻去哪裡了?

  • 時間:2020-04-23 17:5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三)我們的未婚妻去哪裡了?(示意圖取自維基)

這是一個正在被遺忘,但還在進行中的悲劇…

2004年的一天,我偶然從網上看到一個奇怪的消息:200名新疆姑娘在廣東東莞的一個私營企業打工。由於她們來自遙遠的邊疆,當地政府部門盡其所能為這些遠道而來的女工們提供舒適的生活環境等等…

這是個好消息呀,政府在切實的為解決就業問題想辦法呀!嗯,是很好,可為什麼是廣東?從新疆?女工?

我設法找到了一位從內地工廠逃跑回新疆的一個女工,並同她通了幾次電話,以下就是根據她的故事整理的。

招工廣告許諾美麗未來

肉孜買買提.土耳遜(Rozimemet Tursun) ,23歲,他跟別的祖祖輩輩住在這塊土地上千千萬萬維吾爾人一樣,也是農民,家中的兩畝地根本不能夠養活他的父母和兩個妹妹。

南疆是一塊乾枯,從不下雨的土地,人們喝的都是崑崙山上留下來的雪水,就連這個雪水也已經被住在上游,內地來的漢人截流得沒剩多少了。

作為新疆大學的畢業生,肉孜用了四年時間學習經營管理,打算以後在家鄉開一家公司或是一間工廠。但是,當他畢業回到家鄉,發現已經毫無機會。因為,這些機會都被內地來的漢族人佔光了。同時,鄉幹部,村幹部都是漢族人,有機會他們都會從自己的家鄉叫人來,根本輪不到當地維族人。正因為是維族人,所以永遠留在第二波候用人員行列,第一波是漢族人,而漢族人有用不完的人力資源。那麼你維族人就別想了!

但是,作為長子,肉孜必須承擔起撫養全家的的重擔。他的父母已經沒有那個精力了。

尼斯拜提古麗.馬木提(Nisbetgul Mamut) 剛滿20歲,住在同村另一頭,肉孜的戀人。貧窮使得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去組建自己的家庭,只好在家裡依靠父母。

2008 年8月的一天,村裡來了幾個鄉幹部,召集村裡人開了一個會,會上鄉幹部們說自治區政府為了解決南疆的就業問題,要在當地招募女工,被選中的人要去內地的工廠工作。據說工資很高。

肉孜和他的戀人聽說過這些事,但是,他不想把他心愛的女人送到遠方,因為這會讓他很沒面子,別人會說他養不起自己的未婚妻。

但是,殘酷的現實使得他們不得不重新思考。經過幾天痛苦的利弊權衡,他們終於決定去報名。在報名之前,他們必須假裝不是戀人。因為,根據鄉幹部公佈的章程,已婚,或已經定親的女人是不在招工之列的。誰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是上面的條例,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要不然就別去。

報名表上說:凡是獲得錄取的人要去內地工作。當然,坐火車是免費的,而且,住宿也是免費的。到了內地,每個月的工資不少於人民幣2000圓。這足以使不少女人動心。

9月1日,也就是尼斯拜提古麗報名之後兩星期,她接到通知說要去村中央大廳集合。到了大廳,可以看到大約50名姑娘。她們有的是本村的,有的是鄰村的。也有從較遠的村子裡來的。年齡介於16歲到25歲之間,這也是招工標準之一。有些女孩子顯得很高興,有些很激動,更多的是臉上毫無表情地站在那裡。用迷茫的眼神注視着天空,想像著她們的未來,她們的命運會把她們帶向何方…。

在稍遠處,聚集了一大群人,其中不少是年輕人,也就是那些即將遠行的女孩的情人。他們的表情更加沈重,默默低著頭注視地面,為沒能保護自己的女人感到羞辱。由於他們的無能,女孩們必須離鄉背井賺錢去養活男人。對於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來說,這是萬萬不能接受的,但,現實是那麼的無情,使得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他們甚至不敢和心愛的女孩眼光相遇,不敢正視即將遠去的戀人。還有更多的人甚至不敢來送行,他們怕哭出來,男人是不能掉淚的。

作為維族人,再加上是穆斯林,讓女人出去打工是對這個家庭,這個家族,這個民族的恥辱。而這個恥辱沒有人能說什麼,沒有人能做什麼,只好牙齒掉了往肚裡吞。

去內地打工不是什麼新鮮事。很多村民們從其他村子聽到不少傳說。有的說,她們的女兒寄回來了很多的錢;還有人說根本就沒有寄錢回來過;更有人說,他們的女兒被賣到妓院了。即使如此,這些傳說也沒能阻止更多的女孩迫於現實接受政府的號召去內地打工。

維族女孩打工夢碎  進退兩難

道別了父母, 尼斯拜提古麗坐進了大轎車,離開了她從小長大的村子,也離開了她的男友,把共建一個甜蜜小家庭的夢想留給了他。三天後,來到烏魯木齊市,住進了一個很乾淨的賓館。政府的人說她們要在這裡住上幾天。因為,還要等候新疆其他地區來的女孩們。

姑娘們暫時忘記了離別的痛苦,開始小聲地談論將來的生活。

總共有200名女孩從新疆各地來到了這個賓館,9月5日,在烏魯木齊火車站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祝儀式,慶祝250名新疆女工接受政府號召初次離家遠行。她們被教導說:要保持笑容,這樣就會有更多的人參加這個政府參與的工程。

尼斯拜提古麗後來被安排到天津曙光紡織廠工作。她每天工作十小時,每週六天,生產毛衣。食堂的伙食令人噁心,遠比家鄉差多了。雖說家裡很窮,但吃的絕不比這裡差。在這裡,每天吃的是幾片蔬菜和一碗米飯。

五個月來,天天如此。尼斯拜提古麗已經厭倦了這裡的生活。他們告訴她說將來的生活是豪華的,是有錢人的生活。但是,這一切的到來好像遙遙無期。

這還不算,她的工資呢?她來到這個工廠時,工廠主管親口說每個月至少一千塊。但是,到現在,她還沒有領過一次全額工資。更別說,工資從最早說的兩千變成了一千,連免費三頓飯和免費住宿都沒個影,更別說寄錢回家了。

雖說有這麼多的不順心,但尼斯拜提古麗還算比較走運的女孩。因為,那些被當地人和廠裡主管認為長得漂亮的女孩,週末都會有特殊活動,不去是不行的。是什麼特殊活動呢?那就是要參加廠裡和當地政府聯合舉辦的聯誼會,名義是聯誼會,實際上是和當地人一起喝酒跳舞。

廠裡的主管經常來到她們中間宣傳說,看看這個城市,要比你們的農村好太多了,但是,你們卻享受不到這個城市的福利,因為你們不是這裡的戶口。想要這裡的戶口嗎?那就要經常去參加週末特殊活動,說穿了,就是要和當地人結婚,結了婚,你就有這個城市戶口,有了戶口你就可以享受這一切了。有的姑娘同意了,就找人結婚,出去了。有的姑娘拒絕了,就被強姦,甚至就在這個女孩自己的宿舍裡。

但是,女孩是不可以隨便離開的,也不能回家,必須在這裡待着。因為,女孩如果回家,那她的家庭就會面臨懲罰。根據自治區的規定:如果女孩擅自跑回家,就要交五千元罰款,如果交不出罰款,就會把水源切斷。農民離開了水還還能活嗎?善良的維吾爾農民不明白,為什麼要被罰款五千元?就是因為家裡有一個女兒嗎?家裡有女兒是罪嗎?

尼斯拜提古麗和她的幾個朋友還是決定逃跑。

維族在自己的土地成了異鄉人

2009年三月的一天,她們藉故溜了出來,透過當地做買賣的維吾爾族人的幫助,她們終於在15天之後來到了烏魯木齊。尼斯拜提古麗給家裡打電話,家裡人非常荒張地告訴她千萬千萬不要回家,因為,政府已經有人來過了,說她們的女兒破壞合同擅自逃跑,並要求她的家人立刻把她送回天津。尼斯拜提古麗無奈了。

肉孜自從尼斯拜提古麗離開後,就一致不停地觀注並鼓勵尼斯拜提古麗堅持下去,還說一切對會好起來的,但現在他知道他和尼斯拜提古麗的夢想徹底底被粉碎了。

無可奈何,肉孜五月來到烏魯木齊,想在這裡的建築工地打工。但是,迎接他的是滿街漢族、維吾爾族的無業人員。人人都在找工作。儘管職業介紹所表示只要懂漢語的人,肉孜也說的一口流利的漢語,但沒有工作給他。建築工地裡都是不懂漢語的維吾爾人。肉孜的口袋沒幾天就空了,只好流落街頭。

2009年6月26日,廣東韶關發生了一起慘案。幾千名當地人圍住一個工廠的宿舍,據說有100多名維吾爾人被打死。這起慘案的影片出現在網上。肉孜對此感受很深,他想,為什麼他這麼的無望,為什麼那麼多的漢人在新疆工作,而那麼大的內地卻容不下幾個打工的維族人?為什麼他的戀人忍受不了折磨,還回不了家?為什麼他無法保護自己的未婚妻?為什麼他在自己的土地上越來越像一個陌生人?

終於,2009年7月5日,在烏魯木齊爆發了流血慘案。成千上百的維吾爾年輕人為了反抗這種無望的生活,反對政府在韶關慘案中的無能,上街遊行示威要求政府進行改革。為首的一群年輕人甚高舉中國國旗,就是想表明一種態度:「我們不是分裂分子!」但是,這場和平的遊行最終變成了漢維兩族之間的仇殺。而政府遲遲不出動武力制止,反而放任事態擴大,導致上千人死亡。據內部可靠消息透露:在這場流血衝突中至少有三千人死亡。

七五慘案發生背景並未消失

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是1957年由人口學家馬寅初首次提出,於1970年經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並在全國實行。

中國悠久的文化傳統,深深地影響了每一個中國人。由於缺乏社會保障體系,為了老年生活有保障,每家每戶,或者每一個男人的重要職責之一就是生個兒子!養兒防老,這句成語不是憑空而來的。也因此,女孩在這個社會地位低賤,被當做繁殖後代的工具,甚至有的女孩兒出生之後直接被扔進茅坑。因為,女人是不會把自己的姓氏延續下去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這樣在這個社會就出現了空前數量的男人。2007年的一項統計顯示:中國大陸的男人比女人多了五千萬,也就是說有五千萬個中國男人找不到老婆,因為沒有女人可找。這就成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必須解決,於是,政府就想出了這個餿主意,把維吾爾女人引進來。因為,維吾爾人就像沒有主人的一群狗,誰想打就可以打,這樣,替漢族人生兒育女的任務就落在了我們的姑娘身上。

然而,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危險的賭博。「士可殺,不可辱!」只要看看動物世界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每當到了獅子的交配季節,兩個雄獅子就會殺個沒完,那麼,如果我們維吾爾男人發現她們的未婚妻被迫當了漢族人的老婆,你想會出什麼事?7.5 烏魯木齊事件變得那麼血醒,不就是一個警告嗎?

作者》安華托帝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延伸閱讀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一)做賊的喊捉賊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二)「我看到了真主!」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三)我們的未婚妻去哪裡了?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四) 和你們不一樣,不是我們的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五)對維族文明的另類思考:野蠻VS.現代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