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五)對維族文明的另類思考:野蠻VS.現代

  • 時間:2020-05-13 17: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海外維吾爾人展開「#我也是維吾爾人#我也是東突厥斯坦人」集會,抗議中國在新疆推動集中營、結對認親與漢化等不人道政策。

我的家鄉從古至今發生很多事情,以至於沒有辦法一一分析,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看我們所面臨的困境。

我的朋友給我一份富人排行榜,我在上面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於是我知道自己是個窮人,我認識到自己是個失敗者,至少是在經濟上。

這個朋友又給我一份名單,這次是國家名單,我在上面沒有找到我的國家的名字,我知道我們的國家被另一個國家的名字給壓住了,至少是在地圖上看不到了,我知道了我們失去了我們的國家,我的國家是一個失敗的國家;

沒有國家的民族 失敗的民族

這個朋友又給了我一份名單,這次是一份世界上的發達民族的名單,我又沒有找到我民族的名字。這令我很難過,因為,這就是說,我的民族是一個失敗的民族。

在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上,沒有看到你的名字,就說明你正在走向滅亡。不管你高興與否,不管你同意與否,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也是骯髒的。因為我們生活在別人的文明之中。目前世界上的這個文明不是我們創造的,是別人的,是西方人創造的。而我們的文明消失了,就說明什麼地方出問題了。

這至少說明我們以前的指導思想,追隨的理念,處事方式統統都是錯的,至少是過時的,如果不是錯的,不過時的,那我們的名字就一定會在這個地球上出現。

我們在那裡走錯路了?看看左右,我們與任何一個外人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四肢健全,五官端正,頭也在肩膀的正中間上。如果從外表看不出什麼來,那就要從裡面來看了。有人會說,「自我反省?那是萬萬不可以的!因為,我們才是最完整的人群,我們看任何一個外人都覺得他們不值得一看…」但卻忘了,時代在向前走,而我們的輝煌仍留在近一千年前…

千年前的輝煌不能保證今天的強盛

我們知道祖先在東征西戰的時候忙於打仗,忘了把歷史寫下來,而漢族人祖祖輩輩生活在一個地方,他們的歷史就以書面的方式記了下來。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們只能猜想過去,或是要靠漢語資料來瞭解自己的歷史。

由於經常遭到胡人侵略,為了擺脫這些胡人,他們發展出以夷制夷的戰略方針,給每個部落起名,挑起內鬥,然後成功地讓我們自己打敗自己(北方少數民族)。這就是為什麼在看史書時,你會發現,匈奴這個名詞突然消失,然後,隨之而起的是無數的北方少數民族。

我們祖先的軍隊曾經橫掃歐亞大陸,所謂頭腦簡單,由於體格魁梧,全民皆兵,擅長騎馬和靈活沒有約束,實實在在威風了很一陣。這個時候草原文明在與其他定居民族文明的衝突中占盡上風。當年,蒙古騎兵來到中原,要農民毀掉蔬菜,種草給他的馬吃。農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就稱他們為野蠻人;而當時的蒙古騎兵也納悶:中原人為什麼要吃草?人是應該吃肉的。那是在冷兵器時代。冷兵器時代要的是近距離格鬥。

經過長年被侵略,中原人逐漸發現這些胡人頭腦簡單,很容易上當,更容易被挑動。同時,胡人不只對抗外族心狠手辣,在自相殘殺時也毫不留情;於是,「遠交近攻、以夷制夷、兵不厭詐」等富有智慧的戰略兵法就應運而生。最後,草原遊牧文明終究不敵歐洲文明和中原農耕文明。智慧顯示了她的威力。

向現代文明看齊 迎頭趕上

以研究中亞和東亞歷史聞名的法國學者勒內 ·格魯塞在他的《草原帝國》一書結尾寫道:「乾隆皇帝對伊犁河流域和喀什噶爾的吞併,標誌著中國自班超時代以來18世紀亞洲政策所追隨的目標,即定居民族對遊牧民族、農耕地區對草原的還擊,已經實現。」

這段話記載的是我們的家園被清朝佔領的歷史事件,從此文中可以看出我們維吾爾人,是被列入野蠻文明之列的。而對他們的征服是現代文明戰勝野蠻文明的標誌。

這就是說,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後殘留的野人,野蠻民族。至少,這個世界是這樣看我們的,不管我們高不高興。那麼,我們要不要接受這個現實,從零開始向現代文明學習,並迎頭趕上?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延伸閱讀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一)做賊的喊捉賊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二)「我看到了真主!」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三)我們的未婚妻去哪裡了?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四) 和你們不一樣,不是我們的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五)對維族文明的另類思考:野蠻VS.現代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